【民心帶路】黃彥勳(海上絲綢之路協會總裁)

「一帶一路」倡議自提出至今已經五年,很多項目從概念到落實,無可避免會遇到具體的困難,我們從「瞭解問題、解決問題」的出發點去探討「一帶一路」的風險與挑戰。

綜合來說,「一帶一路」的風險與挑戰可以分為五大類:(一)地緣政治;(二)債務風險;(三)管理不善;(四)政權輪替;(五)文化壁壘。在地緣政治方面,「一帶一路」相關國家局部衝突,例如中東某些國家互相攻擊,都構成不穩定因素,為投資項目帶來風險。在債務風險方面,許多基建項目都涉及融資,個別國家受到本身的財政狀況及條件限制,可能出現償還債務的困難。

對很多發展中國家來說,管理是個大挑戰。自古以來,我國歷代政權十分著重的,也是「吏治」這個關鍵性的問題。貪污腐敗不是投資的潤滑劑,它帶來的不確定性,是投資者最大的風險。另一個風險是政權輪替後,新的執政者或會全盤否定前任政府的政策,或重新評估一些已經簽訂的投資項目,為投資帶來不明朗因素。文化方面的風險,則反映在國內企業缺乏精通「一帶一路」相關國家語言文化的人才,導致在執行投資項目時產生誤會和矛盾。此外,部分國家的生活條件有待改善,也減低了企業吸引人才前往有關地區的誘因。

面對種種的風險與挑戰,香港作為國家的特別行政區推進「一帶一路」,具備其他省市無可取代的優勢。「一國兩制」的政治創舉在多方面發揮了深層次的特殊意義。香港是國家對外金融及貿易的緩衝區,很多政策與安排都可以在香港先行先試,措施完善之後才在國內推行實施。香港擁有「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特殊權力,甚至擁有自己的貨幣,只要不涉及國家主權,在很多範疇內都可以自由發揮。資本主義和自由貿易的傳統,讓香港的制度保持靈活性,而最重要的一點,是香港為國內的社會主義制度保留灰色地帶,在創意創新方面提供獨特的角色。

香港的優勢,例如一般香港人都具備國際視野、專業人士普遍熟悉普通法、經濟自主、司法獨立等,都是眾所周知,老生常談。不可不提的,就是香港在區域内的中心地位,包括:國際金融中心、國際貿易中心、國際航運中心、國際仲裁中心、及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8年5月14日認可的國際創新及技術中心等。凡此種種,雄辯地說明了香港不但憑藉獨有的歷史條件和發展地位為國家改革開放作出了歷史性貢獻,亦替自身完成了產業轉型,安置了過剩的勞工,並提升了就業人員的素質。

四十年前的改革開放,為香港的長遠發展提供誘因,使香港成功跨過中等收入陷阱成為發達的經濟體。時至今天,「一帶一路」倡議為香港保持長期繁榮穩定提供了新機遇,香港如能積極善用「一國之利、兩制之便」,瞄準國家所需,發揮香港所長、增強創新意識,定能協助國家和企業突破各類風險與挑戰,為「一帶一路」的建設發揮獨特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