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時觀勢】- 王曉泉 (中國社會科學院“一帶一路”研究中心副主任)

美國副總統彭斯10月4日發表講話,對中國進行了全面指責,由於措辭格外強烈,其被已被人稱為“新鐵幕演說”。彭斯講話表面上似乎引起中國大批精英的恐慌,其實這番講話真正暴露出的是美國精英的恐慌心態。中國的掘起即使具有和平和合作性質,也必然嚴重削弱美國的霸權。

美國的國家壟斷利益是主權國家所能獲取的最大暴利,其基礎是對世界經濟秩序的壟斷權,具體表現為對金融、科技等國際產業鏈最高點也是對世界經濟走向最具影響力領域的壟斷。中國已經成為世界頭號製造業大國和第二大經濟體,正在飛速地邁向國際產業鏈高端,在金融和科技等領域對美國壟斷地位的挑戰不斷加大。為維繫霸權,美國必須鏟除中國的金融和科技發展威脅,而中國金融和科技發的核心支柱是中國共產黨的強有力領導。因此,顛覆中國共產黨的政權是美國對華戰略的核心目標。在這一點上,美國的鴿派和鷹派具有高度共識,他們之間僅在策略方面存有差異。

美國鴿派力主通過合作方式對華進行全面滲透與和平演變,也曾取得了巨大成功:經濟自由化思想已然主導中國經濟學界,西方民主價值觀被大批中國精英奉為瑰寶,向西方政治和經濟制度彼岸過渡成為眾多中國精英所期待的改革方向。中國政權內部的腐敗一度觸目驚心,腐敗分子組成的“原罪集團”齊力將中國推向改旗易幟的邪路。然而,這一切亂象在中國共產黨第十八次代表大會之後得到有效治理,中國共產黨的執政基礎更為牢固,中國發展的步伐更為堅實,中國對美國霸權的沖擊越來越強烈。

貿易施壓醉翁之意不在酒

美國鷹派指責鴿派被中國蒙蔽而浪費了時間,給中國發展留下了機會。如今,對華採取強硬施壓政策已成為美國精英的共識。美國向中國施壓平衡對美貿易順差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因為順差中取得的大部分利潤屬於美國公司,美國只有通過貿易逆差才能在世界範圍內維系美元霸權,並且聰明的中國人善於把本國產品包裝成第三國產品繼續出口美國,而貪利的美國公司也非常樂意配合。美國對華打貿易戰的真實目的在於壓中國全面而徹底地開放金融、放棄“中國制造2025”。

如果實現這一訴求,中國對美國的世界經濟制高點壟斷權的威脅變可以大大降低,並且美國將有條件在華製造大規模金融危機,進而製造經濟危機乃至政權危機。可是,鷹派的如意算盤打錯了,效果適得其反。面對美國的強力打壓,中國打起了太極拳:一方面高舉自由貿易旗幟反對美國對華政策,承諾進一步改革開放,特別是加強與發展中國家的合作,因此贏得了國際上的廣泛同情,另一方面加強中央集權,中信改革發展研究基金會孔丹理事長將其總結為“在改革開放2.0版基礎上,催生出應對現在嚴重挑戰的舉國體制3.0版”,其在金融領域表現為全面加強對金融安全的管控,大刀闊斧地改革金融監管體制;在科技領域表現改革科技管理體制,為在“中國制造2025”的基礎之上舉全國之力加快對重大核心技術的攻關。中美博弈過程中,中國國內親美勢力不斷被削弱,“習近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迅速完善,為中國未來發展提供了堅實的思想理論基礎。

美國棋亂中國棋穩 美國“力”強中國“勢”優

中國充分認識到對美博弈是長期而艱巨的歷史性偉大鬥爭,采取了“積小勝為大勝,以空間換時間”的方法。中國對美博弈取勝的關鍵在於贏得時間。美國鷹派不乏主張對華發動“新冷戰”之人,但中國不會接招,因為冷戰是建立在意識形態和陣營對抗基礎上的,中國逼迫他國選邊站,必然使自己陷入孤境。中國將利用美國內政混亂、國力式微、失信寡義等弱點,高舉“合作共贏、共同發展”的旗幟佔領道義制高點,推動經濟全球化,維護聯合國憲章和國際關系準則,維護WTO規則體系,爭取包括西方陣營內部乃至美國國內民眾的同情與支持,不斷蠶食掉不公正、不合理的國際規則。

特朗普的外交政策為中國提供了一手好牌:特朗普將中俄列為頭號對手,實際上推動了中俄建立更緊密的戰略關系;特朗普在對俄政策、中東政策等問題上不斷向歐洲盟友施加壓力,使美歐矛盾日益加深,歐俄在伊核問題上與美國分庭抗禮標誌著美歐分歧達到了臨界程度;韓國總統文在寅對朝鮮的歷史性訪問說明韓國在對朝政策上已脫離美國的戰略軌道;日本的對華態度亦在悄然改變,不斷對華暗送秋波。特朗普試圖拿台灣問題對華施壓,而結果確使台灣在“對外關系”方面更加孤立。台獨步伐邁得越快,中國實現統一的日期就越早。台灣回國祖國意味著中國對領海的安全保障能力乃至對東亞局勢的影響力實現質的飛躍。

 

從今年不斷加劇的中美戰略博弈態勢上看,美國棋亂而中國棋穩,美國“力”強而中國“勢”優,美國制造危機,而中國“危”中尋“機”。雙方各有不少牌可打,但最終獲勝者必然屬於順應歷史潮流的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