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時觀勢】- 王曉泉 (中國社會科學院“一帶一路”研究中心副主任)

2018年9月11日-17日俄羅斯在後貝加爾邊疆區舉行的“東方-2018”戰略演習無論從覆蓋區域面積還是所動用兵力兵器數量而論,都是繼蘇聯1981年“西方-81”演習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其主要看點一是在接近實戰條件下演練巡航導彈集群的密集使用;二是中國派出相當於1個加強旅的強大兵力參演,包括大約3200名官兵、900多件武器裝備、30架固定翼飛機和直升機;三是與在俄羅斯遠東符拉迪沃斯托克市2018年9月11日-13日舉行的第四屆東方經濟論壇完全同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破例親率代表團參加論壇。俄羅斯的戰略重心始終在歐洲,烏克蘭、敘利亞等對俄國家安全至關重要的熱點地區也都在俄羅斯西部,但是此次史上最大規模的軍演卻在中部和東部地區舉行,說明俄羅斯需要靠超大型軍演和超高規格經濟論壇宣示其對外戰略“向東轉”的決心,表明俄羅斯是在亞洲有重要影響力的歐亞大國,將參與亞洲地緣政治、經濟與安全體系構建,為此不會畏懼任何大國的安全與軍事挑釁,並準備與中國進一步深化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系。同時,俄羅斯希望借大規模軍演增加對美戰略牽制的力度,從而降低美國對俄西部的安全壓力。

奉行東西方相對均衡政策乃大勢所趨

俄羅斯對外戰略被力主融入歐洲的大西洋主義思潮長期主導,一直自定義為歐洲國家。但是,俄羅斯近年來逐步加大了融入亞太的力度,奉行東西方相對均衡的對外戰略,並利用自身橫跨歐亞大陸的優勢,通過加強中俄戰略協作和推動歐亞大陸一體化強化大國地位。導致俄羅斯對外戰略轉向的直接原因是烏克蘭事件以及克里米亞脫烏入俄,俄羅斯與西方的關系陷入僵局。深層次原因:一是中國為代表的亞太新興國家正實現群體性崛起,歐洲與亞洲的力量對比即將發生歷史性逆轉,俄羅斯需要搭乘亞太發展快車,抓住亞洲發展機遇。新版《俄聯邦對外政策構想》指出,“世界性力量與發展潛力正在分散化,向亞太地區轉移。”俄羅斯外交和國防政策委員會主席團主席奧多爾•盧基揚諾夫指出,“在21世紀,擁有3/4亞洲領土卻什麽事也不好好地做——這不是錯誤,而是犯罪。但我們的向東轉不會很快或一帆風順。必須改變觀念,習慣俄羅斯既是亞洲國家也是歐洲國家的思維。” 俄羅斯國立高等經濟學院歐洲和國際綜合研究中心研究員德米特里•諾維科夫指出:“若不能使西伯利亞和遠東蓬勃發展,莫斯科對中美關系的任何戰略都註定失敗。將這個廣袤地區納入亞太經濟體系,將使俄羅斯成為該地區最重要的玩家之一,大幅提高其在全球經濟中的分量。”

二是經過長期與西方打交道俄羅斯意識到,一味謀求融入西方不會被西方接納,反而會使自己陷入被動局面。只有加大開拓東方的力度,才能贏得與西方開展博弈的籌碼,並充分利用自身地跨歐亞大陸的地緣經濟優勢獲得更多發展機會。俄羅斯外交和國防政策委員會名譽主席謝爾蓋.卡拉加諾夫指出,“外交政策首先面向整個後蘇聯地區逐漸成為過去。蘇聯解體25年了,繼續懷念往昔毫無意義。世界變了,需要出台新的政策。”謝爾蓋•卡拉加諾夫所指的世界變了,是說俄羅斯已無可能恢復蘇聯或融入歐洲,只能在新的地緣政治環境下重新認知自我。他的建議是,“考慮到新的現實,首先是中國走向西方,俄羅斯應當用面向歐亞的政策代替失敗的向歐洲‘一邊倒’的地緣政策,用大歐亞代替未能建立的大歐洲,在長遠的將來甚至打造從新加坡到里斯本的大歐亞共同體。”“未來俄羅斯理想的外交和經濟地位是:經濟得到發展的大西洋——太平洋大國,在大歐亞共同體以及歐亞經濟、物流和軍事政治一體化中發揮核心作用,國際和平的保障以及歐亞軍事政治穩定的輸出國。”

三是西方發展模式日益明顯地暴露出弊端並開始失去吸引力,促使俄羅斯決心走符合本國國情的發展道路,珍視國家主權以及民族、文化的特質。主張打造“歐亞大陸聯盟體系”的歐亞主義迅速取代大西洋主義成為俄羅斯主流思想,為俄羅斯加強亞太外交提供了強大理論支撐。例如,被美國《外交政策》雜誌稱為“普京的大腦”、“俄羅斯擴張主義意識形態來源”的俄羅斯思想家杜金,繼承俄羅斯的“歐亞主義”傳統,加入新的地緣政治元素,提出了一種被稱為“新歐亞主義”的思想理論。其核心是,針對美國霸權治下不公正國際秩序,著眼於解決俄羅斯面臨的“生存困境”,以國家主權、社會公正、傳統思想作為理論基礎,強化愛國主義和東正教傳統,構建有別於美國主導的單極全球化的多元世界,打造以俄羅斯為中心的“歐亞大陸聯盟體系”,以大陸文明抗衡海洋文明,從而解決俄羅斯作為大陸國家的地緣安全問題。

融入亞洲是全方位、多領域

俄羅斯融入亞洲是全方位、多領域的,遵循經濟與安全並重原則。在東北亞方向,俄羅斯加大了開發遠東及西伯利亞地區的力度,出台了一系列重大優惠政策,設立了遠東發展部,在遠東重鎮符拉迪沃斯托克建立經濟特區和自由港。俄羅斯歷史上曾有過多次遠東大開發,但都未取得明顯成效。俄羅斯此次遠東大開發未必重蹈歷史覆轍,因為其順應了亞洲經濟板塊迅速崛起的地緣經濟格局變化趨勢,能夠帶來持續而巨大的發展動力。當然,俄羅斯遠東地方政府的行政能力尚不能支撐遠東大開發這一宏大世紀工程,營商環境欠佳成為制約遠東大開發的瓶頸。在朝核問題上提出了較為合理的路線圖,與中國在解決朝核問題的思路和方法取得了共識,旗幟鮮明地反對美國在朝鮮半島制造緊張局勢、妄圖生戰生亂的做法,在朝核問題出現重大轉機的情況下積極進行外交斡旋。

在中亞和高加索方向,俄羅斯強化集體安全條約組織和歐亞經濟聯盟的作用,極力將中亞打造為其立足未來多極化世界的戰略依托。同時,俄羅斯註意改善與其關系相對疏遠的獨聯體國家的關系,與格魯吉亞的關系曾一度緩和,與阿塞拜疆的關系得到發展,抓住了烏茲別克斯坦新總統米爾濟約夫加大對外開放的契機,與烏茲別克斯坦的關系發展較為迅速。

在東南亞方向,俄羅斯加強與越南的關系,推動歐亞經濟聯盟與越南建立自貿區,積極發展與東盟的關系,於2016年5月舉行了第三屆“俄羅斯——東盟峰會”,通過了2016至2020年推動東盟與俄羅斯合作的行動計劃,深化雙方在政治安全、經濟、社會文化及發展等領域的合作”。這次峰會通過的《索契宣言》“提出將研究在歐亞經濟聯盟和東盟之間建立自貿區。在南海問題上,宣言主張盡快通過《南海行為準則》。”

在南亞方向,俄羅斯積極與印度發展關系,促成印度加入上合組織,推動歐亞經濟聯盟與印度開展自貿區談判。俄羅斯的對印外交有力地牽制了美國提出的“印太戰略”,並有利於印度與亞洲國家更緊密地開展合作。 

在西亞中東方向,俄羅斯加強與伊朗、敘利亞等國的經濟合作,堅決維護伊核協議,捍衛敘利亞合法政府,武力打擊“伊斯蘭國”,成為與美國主導的國際反恐聯盟平行的國際反恐新體系主導國,從而有效地提升了本國在國際安全體系和中東地區的地位。俄羅斯與沙特打破了數十年的敵對狀態,於2017年10月首次接待了沙特國王,與沙特簽署了壹系列協議,包括巨額武器供應協議。

聯手對付美國將提升中俄關係 

俄羅斯對外戰略“向東轉”並不意味著俄羅斯戰略重心東移到亞洲,而是加大對亞洲的重視,使嚴重失衡的東西雙向戰略力量投入相對均衡。強大而友好的中國將是俄羅斯在東部戰略方向上的最重要夥伴。美國同時將中俄作為最主要戰略對手進行打壓的背景下,俄羅斯在亞洲的力量增強符合中國的戰略利益。中國通過參與“東方—018”軍演和超規格參加第四屆東方經濟論壇的方式認可俄羅斯在亞洲安全與經濟事務中發揮大國作用,並表露出與俄加強戰略協作的堅定決心。

與此同時,受傳統安全戰略思維的影響,俄羅斯試圖在遠東大開發中建立相對均衡的多元化對外經濟合作格局,不希望中國一支獨大,這必然阻礙中俄遠東大開發合作。然而,由於受到美國對俄戰略以及北方四島問題的制約,俄日經濟合作短期內不會出現實質性進展。韓國對俄經濟合作興趣濃厚,但同樣受制於美國對俄戰略且自身投資能力有限,對俄遠東開發的貢獻遠不能及俄方期望。如果遠東地區不能得到有效開發,該地區勞動力外流趨勢必然加劇,本已地廣人稀的遠東將更為空曠。在此情況下,遠東地區不但不會成為俄羅斯經濟發展的新引擎,反而會淪為經濟與安全的沈重負擔。因此,俄羅斯開發遠東的決心不會輕易改變,其將在實踐過程中不斷調整政策,以期更好地吸引中國、日本、韓國等國家參與遠東大開發。只有中國加大參與遠東大開發的力度,才能夠引帶更多的亞洲國家參與其中。隨著中俄戰略協作水平和務實合作水平的提高,兩國將摸索出更符合雙方利益與關切的合作模式。

俄羅斯將以“東方-2018”大規模軍事演習和第四屆東方經濟論壇為契機,繼續推動對外戰略“向東轉”,與中國共同應對威脅與挑戰,共同維護亞洲的和平與穩定,共同促進亞洲的合作與發展。中俄將以上合組織框架下合作和“一帶一路”與歐亞經濟聯盟對接合作為基礎,在歐亞大陸腹地構建和平穩定與共同發展的新型區域安全與經濟新秩序,並以此為後盾在亞洲安全與經濟各領域全面加強戰略協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