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傳媒訊】境外媒體稱,鑒於中國經濟巨大的規模以及韌性強、潛力足,沒有理由對增速有所減緩的中國經濟感到悲觀。

規模大、韌性強

據香港《南華早報》網站8月21日報道,許多分析師和評論人士緊盯中國經濟的減速,卻忽視了中國經濟的巨大規模及其影響。然而要想瞭解中國經濟,就必須先將分析拆解成兩個組成部分:結構性的和週期性的。

報道稱,從結構上講,隨著經濟規模越來越大,中國的經濟自然增長率多年來一直在下降。按照現行美元匯率,中國今年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GDP)必將超過1萬美元。與人均GDP在4萬美元至6萬美元之間的發達經濟體相比,中國的人均收入水平仍然較低。

報道指出,世界銀行對「中等收入」國家的定義是人均GDP在1200美元至1.2萬美元之間。按照這個定義,中國在區間高位。以6%的年增長率,到2023年,中國將進入「高收入」經濟體的行列。到那時,按今天的美元匯率計算,中國的經濟規模將接近18萬億美元。

網絡圖片

潛力足

報道稱,人均GDP表明了一個國家的勞動生產率水平。例如,美國的勞動生產率水平大約是中國的6倍,因為兩國之間的收入差距約為6倍。

這一點很重要。根據收益遞減法則,生產率水平(或人均收入水平)越高,自然增長率越低。日本、韓國的經歷告訴我們,當它們的人均收入達到與當今中國類似的水平時,增長率往往下降到5%至6%左右。

報道指出,與收入水平相當的亞洲鄰國相比,中國的農村地區要大得多,因此潛在增長率可能會稍高於4%至5%。原因在於,對任何一個發展中經濟體來說,農村勞動力的工業化始終是勞動生產率增長的一個重要來源。

報道認為,中國的勞動力距離實現工業化尚有一段路程。在這個過程中,中國將能夠在未來歲月裡使生產率得到進一步提高。

報道稱,農村勞動力的城鎮化將為經濟向前發展帶來可觀的生產率增長,而農村勞動力至今仍占中國總人口的40%。

報道認為,應該合理看待中國的經濟增長:以目前6.2%的經濟增長率,中國經濟今年將新增約9000億美元的產出,超過美國、歐洲和日本。

以今天的名義增長率來衡量,2019年中國GDP將再增加1.16萬億美元。即使中國的經濟增長率跌至6%以下,這種減速其實也沒什麼好擔心的。

內需和創新

另據西班牙中國政策觀察網站8月21日報道,眼下的國際經濟形勢讓人不禁回想起2008年的那場金融危機,這種恐慌情緒隨時可能導致股市震動。

在這種不利的國際經濟環境中,中國經濟呈現強勢反彈的跡象。雖然美國特朗普政府挑起貿易戰製造了諸多不確定性,但出口反而取得了不錯的成績。

報道稱,中國經濟受到的壓力在結構轉型等領域轉化為動力。其中兩個因素尤為突出:內需和創新。內需是中國經濟未來5年的最主要引擎。與此同時,中國創新能力增長迅速,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在《2019年全球創新指數》中也承認了這一點。2017年中國的專利申請量為138.2萬件。根據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的創新指數排名,中國已經在100多個經濟體當中位居第14位。

報道指出,中國還有一項其他經濟體所無法比擬的優勢:宏觀調控,在眼下這種動盪局勢下往往能夠收到良好效果。

何來「中國經濟減速災難論」?

俄羅斯自由媒體網站8月30日發表題為《貿易戰:美國的制裁逗得中國大笑——華盛頓已經不知道如何阻止中國強勁發展》的文章,援引中國國家統計局的數據稱,今年上半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為450933億元,同比增長6.3%。西方搞宣傳的經濟學家立刻大喊起來,有人甚至說這是「災難性減速」。

文章指出,今年上半年俄羅斯經濟增速已不到1%,俄羅斯政府並未得出世界末日到來的結論;美國經濟年均增長2%至3%,也沒有人說減速的事。只要比一比就明白了。中國的經濟增量大於瑞士等國的經濟總量,中國的經濟總量是俄羅斯的約10倍。

令人不解的是,在談減速時,西方經濟學家沒有解釋為什麼如此龐大且正在發展高科技行業的經濟體必須增長得更快。

文章稱,在經濟以年均10%以上的速度增長約40年之後,中國進入了全新發展時期。整個經濟體系正在進行徹底的結構性改革。中國正從世界級出口國轉為進口大國,國內消費和服務業迅速發展。

文章指,美國發起貿易戰的本質是不擇手段地阻止競爭對手,維護作為「美元帝國」基礎的世界霸權。但這會導致什麼後果呢?文章援引路透社的分析稱,貿易戰「對全球增長的前景構成挑戰」。貿易戰可能引發降息潮,越來越多的央行正在採取措施放鬆貨幣信貸政策。本幣貶值的國家不斷增多,這意味著美元將變得相對昂貴,華盛頓指望的出口刺激政策將受到衝擊。

美國經濟學家、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保羅·克魯格曼在《紐約時報》撰文稱:「某些美國人高估了自己損害中國的能力,低估了中國的實力」。克魯格曼指出,到目前為止,中國的行動一直「相對溫和」,更像是在給某些美國人上經濟學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