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傳媒訊】美國《華盛頓郵報》3日刊登一封由100名美國亞洲問題專家聯署並致總統特朗普和美國國會的公開信,指出中美關係惡化不符合美國或全球利益。與此同時,有新加坡學者表示,美國既沒有能力和辦法改變中國,也沒有能力和辦法來圍堵中國。

圖片來源:美聯社

美國《華盛頓郵報》3日刊登一封由100名美國亞洲問題專家聯署並致總統特朗普和美國國會的公開信,表達對中美關係惡化的擔憂,指出這種狀況不符合美國或全球利益。

公開信表示,美國的許多行動導致中美關係「螺旋式下降」,並認為中國不是美國經濟上的敵人,也不相信中國在每個領域都對美國的國家安全構成威脅,中國很清楚與西方開展溫和、務實的合作符合中國利益。

公開信指出,美國敵視中國並試圖將中國與全球經濟脫鈎,這種做法將損害美國的國際角色和地位,傷害所有國家的經濟利益。因此站在維護美國國家利益的角度,最有利的方法是恢復美國在一個發展變化的世界中「有效競爭」的能力,並和其他國家和國際組織展開合作,而不是採取破壞、遏制中國這種「適得其反」的做法。

公開信認為,美國對中國在政治、軍事、外交等領域的擔憂確實存在,但對「中國取代美國成為全球領導者」的擔憂則被誇大,華盛頓並不存在一個「某些人所相信的、同中國全面對抗的共識」。

公開信由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教授傅泰林(M. Taylor Fravel)、美國前駐華大使芮效儉(J. Stapleton Roy)和哈佛大學榮休教授傅高義(Ezra Vogel)以及95位美國學術界、外交界、軍界及商界專家聯合署名。

另據新加坡《聯合早報》網站6月4日發表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教授鄭永年的文章《中美關係的未來》稱,美國既沒有能力和辦法來改變中國,也沒有能力和辦法來圍堵中國,未來的中美關係可能呈現出「一個世界、兩種體系」的局面。

文章指出,如果把今天中美之間的關係僅僅理解為貿易衝突,就會太過於簡單。在今天的中美關係中,至少存在三個「戰場」:一、特朗普及其團隊中的一些貿易官員側重的是中美之間的貿易平衡、貿易公平、規則等;二、美國國會主導的技術冷戰,美國民主與共和兩黨幾乎在所有問題上都有不可彌合的分歧,唯獨在中國問題上具有高度共識;三、安全和軍工系統試圖把中美關係引向傳統意義上的冷戰,即美蘇那樣的冷戰。

文章稱,在兩個深度互相依賴的經濟體之間進行經濟戰,除了兩敗俱傷之外,並不能出現一個明確的贏家。一個孤立的美國打不了「經濟戰」,就是說,如果美國要和中國進行經濟戰,美國就同樣要結成國際聯盟來排斥中國。不過,現實的情況是,美國可以在本土市場以「國家安全」或者「國家利益」的名義來排斥中國,甚至美國的一些同盟因為受美國的壓力也可以排斥中國,但美國沒有任何可能把中國擠出世界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