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宏觀政策要強化逆週期調節,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適時預調微調,穩定總需求。在明年經濟面臨下行壓力的背景下,加強逆週期調節需要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如何發力?對此,中國的經濟學者對2019年的財政、貨幣政策予以解讀。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外部環境複雜嚴峻,經濟面臨下行壓力。會議要求,要增強憂患意識,抓住主要矛盾,有針對性地加以解決。

“面對明年複雜嚴峻的外部環境,穩增長任務很重,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要擔當逆週期調節的重任,創造出流動性鬆緊適度、促進結構優化的發展環境。”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董希淼說。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明年繼續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並提出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鬆緊適度,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

董希淼認為,強化逆週期調節,確保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就需要貨幣政策營造一個適宜的流動性環境,引導貨幣信貸及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但逆週期調節絕不是要搞‘大水漫灌’式的強刺激,而要根據形勢變化相機預調微調、定向調控。”

正如人民銀行行長易綱日前所言:目前貨幣“池子”裡的水很多,但需要讓資金流到“缺水”的民營企業手裡。央行多次表示,要加強貨幣政策工具創新,為經營正常但暫遇困難的微觀市場主體紓困,彌補市場失靈。

其實,貨幣政策的“工具箱”裡還有很多工具,可在激發微觀主體活力方面精准發力。今年以來人民銀行通過降准置換、定向降准、擴大中期借貸便利(MLF)擔保品範圍等政策工具,為市場注入了充裕的流動性。

近期,人民銀行又創設了定向中期借貸便利(TMLF),新增再貸款和再貼現額度1000億元,精准滴灌民營和小微企業。

“紓解民營企業融資難依然是明年逆週期調節的關注點之一,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都會朝著這一領域持續發力。”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表示,要進一步改善貨幣政策傳導機制,提高直接融資比重,解決好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財政政策要加力提效,實施更大規模的減稅降費。

回顧即將過去的2018年,我國實施了較大規模的減稅降費,全年減稅降費規模預計達到1.3萬億元。同時積極調整優化支出結構,加大對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的投入力度,多項積極的財政政策落地見效。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副院長白景明認為,2019年我國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仍有空間,實施更大規模的減稅降費、適度擴張支出也可以起到穩增長、調結構的效果,也有利於更好地應對複雜多變的國際經濟形勢。

會議強調,明年要針對突出問題,打好重點戰役。打好防範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防範金融市場異常波動和共振。

專家表示,防範化解重大風險離不開逆週期調控,宏觀政策必須根據經濟形勢變化靈活適度調整。尤其是在遭遇外部衝擊、經濟下行壓力加大時,財政和貨幣政策要及時出手,穩定市場預期,增強公眾信心。

“貨幣政策是總量政策,財政政策是結構性政策,二者要協同發力。”全國政協常委、財稅專家張連起認為,財政政策要實施“能感知、有溫度”的更大規模減稅,通過加力提效的財政政策穩增長、穩預期,為“鞏固、增強、提升、暢通”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提供有力支撐;通過穩健的貨幣政策把利率穩定在適當水準,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