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常說:“天加福是倒著來的。”上天要賜福於某人,一定會給他挫折。挫折有多大,接下來的福氣就有多大。華為也一樣。2018似乎是對華為的實力進行了一場規模宏大的宣傳,雖然並非華為公司刻意為之,但是宣傳力度之大、程度之深,都是遠遠超出一般的公關策略。

2018所有有關圍堵華為的報道,恰恰變成華為實力的公關宣傳。(圖片來源:互聯網)

對華為而言,從孟晚舟被捕到“華為恐懼”說的蔓延,2018頗有些屋漏偏逢連夜雨的味道。“五眼聯盟”在美國的壓力下圍堵華為,無所不用其極。然而實際的情形剛好相反: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值得西方大國窮追猛打的,一定是最有競爭力的。不僅手機銷售量在8月已經超越了蘋果,整個企業的年收入也預期比大豐收的2017再增30億美元。

現在,華為是全球第一大通訊設備公司、第二大智慧型手機品牌、第二大企業通訊設備商。2017年,華為的電信業務的營業收入達到2,978億元,根據IHS Market統計,華為目前已是全球第一大電信設備供應商,市佔率達28%。在企業通訊產品市場上,佔有率則達25.6%,為全球第二大,僅次於Cisco。

一直以來,世界各國雖然在使用華為的設備,但是卻似乎並沒有留意她的成長。直到特朗普高調呼籲禁用華為時,世界仿佛如夢方醒般“發現”華為原來是巨人。她在華為在5G方面,正是全球領先的,不僅技術領先,價格也有優勢,要不是美國搬出“五眼聯盟”,華為恐怕是澳洲、日本等國的首選。

雖然,德國也被美國施壓放棄使用華為的設備,但是依然有相當一批運營商選擇華為。據彭博社報導,義大利電信繼續將華為列為供應商,直到義大利政府另有建議為止。

義大利電信運營商在回復彭博社的電郵中稱:“華為是義大利電信的商業合作夥伴,我們將繼續保持這種關係,除非政府做出不同的指示。”到目前為止,義大利電信尚未收到政府關於如何管理與供應商關係的任何指示,義大利電信的戰略是使其網路提供商多樣化,以避免依賴於單一網路提供商。

除了義大利電信,沃達豐義大利公司也與華為保持良好合作關係。據路透社報導,12月11日,沃達豐義大利公司CEO比西奧(Aldo Bisio)在一次活動中表示了對華為的行業地位、在5G領域領導能力的認可。比西奧在當天的沃達豐5G論壇上指出,“華為是5G網路的最佳合作夥伴,不僅僅沃達豐(選擇了華為),”他還指出,“我可以保證,從技術先進性和性能的角度來看,華為無疑是最卓越的供應商之一。”

除了義大利市場,華為近日收到了來自印度的5G測試邀請。據《印度時報》18日報導,起初印度政府向全球通信設備商發出5G邀請的時候,中國的華為和中興公司都沒有收到邀請。此舉隨後遭到華為抗議,印度政府隨即軟化態度,在向華為發出邀請時,印度電信部長還讚揚了華為在印度發展電信業務的舉措。

與此同時,雖然有媒體稱德國受制於美國而擬不採用華為的5G設備,但是,12月19日,華為內部通報了5G業務進展,稱在德國的業務一切正常,在日本正積極參與運營商的5G標書答覆和實驗局測試,至於新西蘭,當地運營商正在與政府斡旋,希望繼續與華為合作。

華為稱,公司全球經營整體穩健,希望大家按公司要求,不受外部輿論影響,聚焦工作踏踏實實煉好內功,把5G做得更好,把業務做得更好。

12月18日,華為副董事長兼輪值CEO胡厚崑在深圳總部表示,華為5G在技術和商用上,均處於業界領先,是目前行業內唯一能提供端到端5G全系統的廠商。

另據《香港經濟日報》12月18日報導,華為事件後,不同國家相繼表態拒用華為設備之際,胡厚昆表示,預計今年公司總營收將超過1000億美元,“這將是我們公司歷史上的一個重大里程碑。”華為2017年營收為920億美元。

胡厚崑在發佈會上表示:“儘管一些市場努力製造對華為的恐懼,並利用政治干預行業增長,但我們自豪地說,我們的客戶仍然信任我們。”他還說,當涉及安全指控時,最好是讓事實說話。事實是華為在安全方面的記錄是清白的。

此前,在12月11日,芬蘭國家電視臺引述多家研究機構和運營商的看法,表示並不認為華為技術和產品存在特定風險。而芬蘭正式諾基亞的本部。

儘管14日路透社曾報導稱,法國通信運營商Orange的CEO說不會考慮在5G時代和華為合作。但是,一日前,法國通信運營商Orange的CEO史蒂芬·理查(StéphaneRichard)說:華為本身並不是Orange的核心產品供應商,沒有合作,何來禁止?

據《香港商報》12月13日報導,任正非曾表示:“我們不被個別西方國家認同,不要埋怨。”“美國不認同我們,我們就把5G做得更好,爭取更多的西方客戶。”

據悉,華為目前正計劃斥資20億美元進行安全整改,以解決英國方面的關切。

2018年美國在全球所散播的“華為恐懼”,似乎反而轉變成為一個超級公關牌,正在逐漸將華為塑造成為點亮全球新的通信時代的“華為實力”。塞翁失馬焉知非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