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傳媒訊】中共中央政治局周四(12月14日)召開會議,分析研究2019年經濟工作,繼續“穩”字當頭。《新華社》發文指出,會議傳遞出2019年經濟工作五大信號,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收官打下決定性基礎。

第一個信號是會議強調的“五個堅持”、 “六個穩”,即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堅持新發展理念,堅持推進高質量發展,堅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堅持深化市場化改革、擴大高水平開放,並要求進一步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勾勒出明年經濟工作的方向。

二是辯證看待國際環境和國內條件變化,增強憂患意識,繼續抓住並用好中國發展的重要戰略機遇期。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張軍擴指出,展望明年及未來一個時期的國內外發展環境,總體呈現下行壓力加大、不確定性更多、風險和挑戰更加復雜的局面。

三是要推動製造業高質量發展,推進先進製造業與現代服務業深度融合,指出如今中國製造業大而不強問題依然突出。工信部總經濟師王新哲表示,要進一步深化“放管服”改革,創新行業管理方式,加強事中事後監管,鼓勵大中小企業融通發展;促進完善工業研發、投資和技術改造的政策環境,進一步降低企業稅費負擔;加快人才培養,弘揚勞模精神和工匠精神;大力推動創新驅動發展,努力拓展發展空間。

四是要促進形成強大國內市場,充分發揮消費的基礎性作用和有效投資的關鍵作用。

五是著力解決好人民群眾反映強烈的突出問題。分析指出,把加強保障和改善民生作為明年重點工作之一,意味著2019年就業、教育、醫療、養老、住房、社會保障等民生重點領域將有更多實質性政策出台,切實增加百姓福祉。

(人民銀行行長易綱)

另外,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周四表示,當前中國經濟處於下行周期,需要一個相對寬鬆的貨幣條件,但也不能太寬鬆了,因為如果太寬鬆,利率太低,會影響匯率,指出下一步貨幣政策將考慮四個方面。一是堅持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做好預調微調,把握好度;二是強化政策統籌協調,緩釋信用收縮;三是發揮好“幾家抬”的合力,引導資金流向民營企業、小微金融等重要領域和薄弱環節;四是繼續深化金融改革,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製。

此外,易綱表示,內地貨幣政策正在逐漸從數量調控為主向價格調控為主的轉變,相對過去價格調控越來越重要,但由於基礎和機制,人們的思維習慣,數量的調控目前也沒有放棄,同時貨幣政策要有一些前瞻性的預調和微調。

他指出,價格調控是不管數量,但是對風險高的人利率要高一點,風險低的利率要低一點,整個市場的供給和需求是利率決定的。今年四次降準,以及用中期借貸便利(MLF)提供流動性,都是為了更好地支持實體應該增長,使經濟的周期性所產生的一些收縮得到緩解,以及對地方債進行更好的清理。宏觀審慎主要就是想保持金融穩定,防範系統性的金融風險,同時具有一點逆周期的意思。

交通銀行首席宏觀研究員唐建偉認為,面對國內外需求減弱和不確定性加重的影響,中國經濟下行壓力加大,明年經濟增速可能放緩,穩定經濟增長也就成為首要工作,明年將延續積極財政政策和穩健貨幣政策,認為財政赤字率可能會適度上調。積極財政政策重點支持基建和補短板薄弱領域,地方政府專項債規模可能將擴大。深入開展減稅政策,減輕市場主體稅負,激發經濟增長活力。穩健的貨幣政策要維持市場流動性合理充裕,定向偏鬆可能是明年貨幣政策執行中堅持的主題,具體實現方式可能會根據市場資金需求壓力狀況、期限結構情況而定。

唐建偉認為,明年穩增長的重要著力點在基建補短板,基建項目執行進度會明顯加快。

據了解,今年7月31日的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六個穩”,10月31日的中央政治局會議再次強調“六個穩”,這次會議要求進一步做好 “六個穩”,顯示明年將全面落實“六個穩”工作。

唐建偉認為,“穩外貿”可能是明年的難點工作,當前外貿訂單明顯減少,明年出口增速下行壓力較大。“穩外資”需要進一步擴大對外開放,降低准入限制,實施負面清單管理制度,擴大外商直接投資。“穩投資”的著力點在於促進基建投資恢復性增長,今年基建投資斷崖式下滑是導致投資下行的主要原因,明年基建投資將有明顯回升。“穩預期”就是要提振實體經濟主體的市場信心,特別是解決民營企業、中小企業發展中遇到的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