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金融時報》通過對比中美貿易數據,顯示出中國在貿易戰中取得了一些優勢。報道指出,根據Haver Analytics整理的中國海關資料, 2018年前10個月,中國對美出口增長了12.6%,達創紀錄的3930億美元,按人民幣衡量,增幅將會更大。

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已同意休戰90天、不再升級爭端,儘管在此期間,所有現行關稅都將保持不變。美國給予中國嚴格的要求、並且對時間要求也不客氣,看上去美國佔據優勢,但是,粗略的貿易數字表明,中國正在“贏得”貿易戰,美國消費者和企業則受到損失。

《金融時報》分析說,儘管美國兩次對華貨加徵關稅,但是,截至10月的三個月中,中國對美商品出口同比增長13.5%,與其對世界其他地區的出口增速完全相同。

《金融時報》由此推斷,美國進口商和消費者正在通過承受利潤率降低或價格升高承擔下這些關稅。

另一方面,美國對華的出口下降0.2%,而中國從其他地區的進口額增長五分之一強,達20.6%。凱投宏觀對雙邊貿易流動進行的更詳盡分析表明,雙向的貿易流動模式目前實際上都變得微妙得多。

截至9月的三個月中,美國對受第一波加征關稅影響的1333種產品——從工業機器人和機車到牙科填充物和人體血液——的進口同比下降了約18%,表明25%的關稅正在產生顯著影響。

不過,凱投宏觀的資料分析人員發現,美國對後一份2000億美元清單上的商品的進口激增,9月份同比增長20%。這種累積庫存的做法意味著,無論貿易戰是否有永久性解決方案,這些商品的中國對美出口——甚至可能是中國對美全部出口——在新的一年裡都會顯著減少。

圖表和數據來源:PICTET

凱投宏觀的中國經濟學家劉昌認為,美國對2000億美元清單上商品的進口下降幅度不會像最初500億美元清單上的商品那麼大,因為中國在這些產品上佔有更大市場份額,“所以美國將更難找到替代供應國”。

從美國對華出口明細看,對比更為明顯。中國最初對500億美元美國商品加征關稅的清單主要針對大豆、原油和海產品等大宗商品,凱投宏觀發現,在截至9月的3個月裡,中國對這份清單上的商品的進口同比下降了近60%。

劉昌說,即使剔除大豆,其餘產品的美國對華出口額也同比下降了40%。鑒於大多數大豆種植於特朗普的支持州,大豆是一個高度政治化的商品。

“政府對許多採購決定實施管制,對中國而言是貿易爭端中的一種手段,”威廉姆斯說。“一種影響是,只要關係稍一解凍,都會導致中國進口的轉向比美國進口更快,(因為)在政府的指導下,中國對美國商品的進口可以在一夜之間增加。”

對於後續600億美元清單上的商品,中國今年早些時候的進口曾穩步增加,但現在已開始持平,而對中國尚未加征關稅的商品,中國的進口仍以大約25%的同比增速增長。

影響也不僅僅波及美國和中國,傑哈的資料顯示,整個亞洲新興市場的出口增長開始放緩,截至9月的6個月移動平均增長率為4%,低於一年前的7%。

這種疲軟似乎主要發生在嵌入中國供應鏈的國家的出口上,在中國對美製成品出口開始減弱的幾個月之前,這些國家也許就開始蒙受損失。

花旗(Citi)分析師表示,上周發佈的資料顯示,11月韓國對中國(其最大交易夥伴)的出口同比下降了2.5%,較10月17.6%的增幅大幅下滑,也是自2016年10月以來的首次月度同比收縮。

傑哈說,儘管美中相互加征的關稅大部分在9月份才生效,“但我們已開始看到(整個亞洲)的出口增長開始放緩。”不過,她補充稱,很難區分關稅的影響與更宏觀的全球經濟放緩的影響。

然而,無論驅動因素是什麼,只要這一趨勢延伸下去,對亞洲新興股票市場來說可能都是壞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