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1月實現8個月以來首次月度升值之後,12月第一周,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升值1%,收獲44周以來最大周漲幅。在匯價寬幅波動中,人民幣匯率充分展現出對外部環境的敏感性。市場人士指出,近期外部風險因素有所收斂,而中美利差低位企穩,配合相關部門適時適度逆周期調節,人民幣匯率貶值風險緩解,但仍缺乏持續升值基礎,未來運行趨勢的扭轉有待基本面切實回暖。

  

 

      中間價與即期匯率均反彈

  12月7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設于6.8664元,調低65個基點,但本周人民幣匯率中間價仍上調多達693個基點,上調幅度達1%,創最近44周最大周漲幅。

  人民幣兌美元市場匯率也走出2月以來最淩厲的一波反彈。人民幣即期匯率在本周初兩日上漲超過1000個基點。其中,本周一離岸人民幣單日漲幅超過1%,在岸人民幣也上漲約0.8%。雖然從本周三開始匯價出現連續回調,但截至本周五16時30分,在岸即期匯率收盤價仍較上周上漲638個基點,幅度為0.93%,亦創出最近44周最大周漲幅。

  在匯價寬幅波動中,人民幣匯率充分展現出對外部環境的敏感性。

  外部風險因素有所收斂

  業內人士普遍認為,此輪匯價反彈很大程度上源自外部環境邊際改善。

  一是美元漲勢放緩。在剛過去的11月,人民幣兌美元收獲8個月以來首次月度升值表現。當月,美元指數僅上漲0.06%,月漲幅為過去3個月最低。12月以來,美元指數有所下跌。近期無論是美聯儲,還是外匯市場參與者,對2019年美聯儲加息路徑的判斷均出現微妙變化。不少機構認為,隨著美國經濟本輪增長周期的拐點漸行漸近,美聯儲可能提前結束本輪加息,2019年加息次數或少于先前預期。美國經濟持續增長及貨幣政策收緊一直是本輪美元賴以走強的基礎。

  二是國際貿易消息面新增利好促使市場參與者重新審視對貿易形勢的看法。

  應該看到,過去一段時間,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有所貶值,美元走強以及貿易環境變化是兩個重要誘發因素,這些外部環境的變化,既給宏觀經濟運行帶來不確定性,從基本面預期的角度引發匯率波動,還可能衝擊投資者情緒,加劇匯率波動。隨著外部風險因素出現更多緩和跡象,人民幣匯率上演積蓄已久的爆發式反彈也就不足為奇。

  等待基本面實質性回暖

  不過,業內人士表示,由于缺乏持續升值基礎,最近這一輪人民幣匯率升值可能是階段性的。展望未來,雖然較難期望人民幣走出強勢升值行情,但人民幣匯率貶值風險有所緩解。

  最近,中美利差在觸及階段低位後出現企穩勢頭。自10月底以來,中國央行基本暫停短期流動性投放,市場利率沒有進一步大幅下行;美國國債收益率因為市場參與者調整對美國經濟增長前景及美聯儲政策走向的看法,出現一定幅度下行,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已重新回到3%以下。中美利差在低位呈現企穩態勢,有助于人民幣匯率趨穩。

  中國央行發布的最新數據顯示,11月官方外匯儲備增加86億美元,終結“三連降”,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利差趨穩後,資本外流壓力有所減輕。

  此外,貨幣當局加強了外匯宏觀審慎管理,適時開展逆周期調節,保持人民幣匯率總體穩定。近期人民幣在跌至7元附近後,表現出較為明顯的止跌企穩特徵。一方面,這與外部壓力減輕有關;另一方面,可能反映出在匯價臨近關鍵心理位置情況下,外匯逆周期調節適時加大力度,並取得一定效果。

  當前,市場對2019年全球經濟增長放緩、貨幣政策差異化收斂的預期增強,美元指數上行難度加大,可能轉向高位震蕩或有所調整。另外,對貿易前景的悲觀預期有所改善,人民幣對美元繼續貶值的壓力得以減輕。人民幣匯率短期大幅反彈也拓寬了緩衝空間,年內跌破7元的可能性進一步下降。當然,人民幣匯率運行趨勢的扭轉仍有待經濟基本面的實質回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