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傳媒訊】北京愛滋病公益組織「白樺林」向賀建奎推薦50個愛滋病家庭進行實驗,賀建奎團隊在實驗前向他們承諾會免除所有的實驗費用以及機票、住宿費用,還指技術在動物身上成功做過實驗,也會有一系列措施保證寶寶健康,甚至“可以選擇優秀的寶寶”。但最終仍有一對夫婦選擇退出實驗,稱不想成為實驗的“小白鼠”。

 

基因圖譜(互聯網圖片)

明報引述《三聯生活周刊》報道,“白樺林”負責人白樺表示,促使他決心協助賀建奎的其中一個理由,是源於賀建奎的保證,“賀建奎向我多次強調這項研究是有國家經費支持的,對於受試者完全免費。”白樺覺得是件好事,因為愛滋患者生育不易。他向賀建奎推薦了50個家庭,最終進入研究團隊的有20對夫婦。按照規定,這20對夫婦與賀建奎簽訂了知情協議。賀建奎當時介紹說,實驗開始前,助手會與參與研究的家庭進行兩小時對話,向他們解釋知情同意書,隨後,賀再與參與研究者進行了1小時10分鐘的對話。

賀建奎前日稱有一對夫婦退出,三聯周刊找到退出的實驗者鄭曉(化名),他報名的原因是需要一名孩子來維繫家庭。2016年,在結婚的前兩天,32歲的鄭曉被確診愛滋,妻子知道有些猶豫,想取消婚禮。他懇求妻子陪他走過人生最後一段路。婚後,鄭曉才知道經過抗病毒感染治療後可以生寶寶,覺得可能是挽救婚姻的唯一手段。

賀建奎日前在港大出席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峰會(互聯網圖片)

稱會為嬰兒買保險 “不健康會處理掉”

鄭曉表示,他是與賀建奎手下的一名博士聯繫的,對方告訴他實驗需要佔據受試者大量時間,但會免除所有實驗費用以及提供機票、住宿費用。博士還說,寶寶有可能不健康,但概率非常低,「技術已經在動物身上做過實驗,成功率很高」;實驗室也有一系列措施可以保證寶寶的健康,例如會在受精卵和胚胎時期做挑選,「可以選擇優秀的寶寶」,還會對女方做持續的身體檢查,會在孩子出生後為他們購買保險,並進行長年的追蹤。

“博士給我的感覺是,相對於風險,這項技術帶給我的益處更多。”另外一個受試者也證實,賀建奎跟他們提到了基因編輯脫靶的問題,但對方只是說,基因脫靶只會導致寶寶不具備抵禦愛滋病毒的能力,並未提到會有其他風險。鄭曉繼續追問博士,“那萬一生下不健康的寶寶呢”?對方回應稱“不要擔心,假如說一旦有不健康的問題發生,我們會幫你處理掉。”鄭曉與妻子猶豫很久,覺得自己像小白鼠,“但人跟小白鼠是不一樣的,人是有智商的,我拒絕他們,就是因為我不願意做小白鼠。”最終退出實驗。

峰會閉幕發聲明 批賀建奎不負責任

在港大召開的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峰會昨日閉幕,賀建奎沒有現身。組委會昨日發表聲明,指賀的實驗「出人意料和令人深感不安」,存在缺陷、不應進行,程序上不負責任、不符國際準則。組委會建議進行獨立評估,以核實賀的基因編輯是否已確定發生。

在北京,科技部副部長徐南平昨日(29日)接受央視採訪表示,以生殖為目的的人類胚胎基因編輯臨牀操作在中國是明令禁止的。本次“基因編輯嬰兒”公然違反中國法規條例、公然突破學術界堅守的道德倫理的底線,令人震驚並不可接受,科技部堅決反對,已經要求相關單位暫停相關人員的科技活動,下一步將客觀調查、依法依規作出查處。

另外,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接受《環球時報》專訪時呼籲,中國亟需設立國家層面的生命科學倫理委員會,相關法制建設也應及時跟上。

科技部副部長籲建國家級倫理委員會

黃潔夫說,上世紀90年代中期,隨着中國器官移植等生命科學技術快速發展,按照國家要求,各級醫院成立了倫理委員會,當下各醫院倫理委員會卻存在管理不統一,准入、認證標準與監管機制欠缺。

黃潔夫很憂慮,“如果把賀建奎進行這項試驗的醫院的那個倫理委員會成員找來問,我相信沒有幾個是真正懂基因編輯技術。我想他們可能連『CRISPR-cas9』的英文都讀不出來。單憑這些人就通過了倫理審查,能保證安全嗎?”

中國科協常務副主席懷進鵬則稱,以“零容忍”態度處置嚴重違背科研道德和倫理的不端行為,取消賀建奎第十五屆“中國青年科技獎”參評資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