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將在阿根廷舉行的20國集團(G20)峰會上,預期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將會面。雖然舉世期待兩國能夠藉此機會,停止貿易衝突,達成協議,但是,分析認為中國通過向美國“大妥協”而達成協議、全面停止貿易衝突的機會不大,《金融時報》則認為中美兩國目前正在爭取盟友。

此間,習近平將訪問西班牙、阿根廷、巴拿馬和葡萄牙四國。外媒就此推測中國在爭取盟友。《金融時報》指出,美國近期拋出的強硬態度,給中美領導人憑藉布宜諾斯艾利斯的會面潑上一頭冷水,讓雙方藉此取得突破的希望更加渺茫。

上周,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宣稱“中國在根本上沒有改變其行為、政策和做法”,認為中國並沒有做出美國人所期待的大妥協。於此同時,《金融時報》認為,中國在樹立進口大國的形象,因為經常帳戶盈餘已經大幅下降。

中國在2008遍經常帳年達到4210億美元的經常帳戶盈餘峰值後,今年前三個季度中國出現經常帳戶逆差。牛津經濟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預測全年盈餘將“接近於零”,不斷增加的大宗商品進口和中國人境外旅遊,已逐漸抵消了中國在製成品方面的盈餘。

分析認為這是中國對出口導向增長的依賴正在降低。但是,目前的貿易資料顯示,儘管面對關稅,但中國出口繼續強勁增長。這讓“中美貿易摩擦”的緊張情況進一步加劇。

所謂“中美貿易摩擦”原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雙方的摩擦並非貿易,而特朗普政府所聲稱的“公平貿易”也並非美方關鍵的利益訴求。中國財經媒體認為,美國意在全面遏制中國的發展,進而削弱其在國際事務的影響,讓美國第一、美國左右全局得以延續。這是中美爆發貿易衝突的根本所在。

一般認為,中美貿易摩擦的引自中美貿易逆差,美方希望中國在三方面讓步:一是工業補貼;二是技術轉移;三是市場導向。但事實上,中美貿易逆差卻在今年達到歷史最高點,美國商務部的資料顯示,今年上半年美國對華經常帳戶逆差達到1760億美元,全年的逆差也很有可能突破記錄。

九月份,當美國商務部公佈中美貿易逆差創歷史新高時,特朗普政府出乎意料地避而不談,轉而將重點放在將“毒丸條款”塞入美國、加拿大、墨西哥的貿易協定中,並且聲稱中國已經“全面孤立”;十一月,美國更開始全面堵截華為在海外的拓展,遏制中國在5G方面的發展。

這些都顯示出“貿易摩擦”只是說辭,真正的目的還是特朗普政府急需樹立一個外國的敵人,以緩解國內矛盾;與此同時,中國在國際事務日益上升的影響力,對於美國而言,也是不希望看到的。

從二戰結束以來,美國一直存在一個觀點:當國內事務出現失衡與不和的時候,最好的方法就是樹立一個外在的敵人。對美國而言,冷戰時期的蘇聯極大的團結了美國,激勵了美國在科技尤其是航天科技上取得領先優勢。

然而,冷戰早已經結束,蘇聯也已經解體,隨之而來的俄羅斯,與當年的蘇聯今非昔比。特朗普冷清上任,普遍被美國媒體看淡,認為他正在“撕裂美國”。此時,特朗普政府很幸運地找到了“中國製造2025”,於是順水推舟,十分方便地樹立起“中國”這個大敵。

自從特朗普政府一手掀開“加徵關稅”的貿易貿易摩擦之後,“特朗普撕裂美國”的說法便從此在美國本土的媒體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全美同仇敵愾地針對中國,尤其是關於中國外交政策“一帶一路”的報道。這些現象,都顯示出中美摩擦的焦點,並非貿易。對美國而言,是國際事務的話事權以及贏得美國第一的利益最大化;對於中國而言,是發展空間以及生存空間,這一點,恰恰是中國完全無法讓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