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菲律賓為期兩天的國事訪問於今天結束,“南太平洋”成為了中文網絡的熱點詞彙,同時被眾多媒體翻炒的是中國與這些國家近年來的爭端與對立。然而,隨著兩國元首簽署多達29項、涉及數百億美元的合作協議,兩國在菲律賓“大搞建設”的國策中,終於鎖定了謀求共同未來的務實途徑——中國以“負責任的大國”身份,維繫這個地區的穩定的同時,配合當地抓住扶貧、發展的契機,穩定之中求發展,發展之中得穩定。

習近平出席杜特爾特在總統府前草坪舉行的隆重歡迎儀式。這是習近平在杜特爾特陪同下沿紅地毯檢閱儀仗隊。(圖片來源:新華社)

那些憤憤不平地抗議者依然站在馬尼拉的街頭,許多媒體的鏡頭捕捉著一張張生動的畫面。可是,這些畫面喚起的對立回憶,比起真金白銀的發展規劃、數千個新的工作機會以及即將興起的商業中心,這些觸手可及的好處、不斷上升的投資、貿易額以及成群結隊的遊客,讓當地的政、商兩屆的領導開始引導公眾“向前看”。

習近平在訪問之前,特備撰文指出,期待本次訪問,可以同菲總統“就雙邊關係及重大國際和地區問題加強戰略溝通。我們要通過友好協商妥善處理分歧,加強海上對話合作,讓南海成為造福人民的和平之海、友誼之海、合作之海。”這句話,看上去像是“套話”,但是事實上,習近平剛抵達馬尼拉,雙方就傳出消息,簽署了聯合開發南海石油和天然氣的“合作備忘錄”。

據悉,中方正在與南太平洋國家一起草擬處理地區糾紛的新規則。分析認為,合作開發、共同獲益將會是新規則的主要議題。畢竟,爭奪主權的目的,還是為了得到該地區油氣資源的開發與獲利。

然而此刻,對於馬尼拉而言,開發南海的油氣資源遠不及“毒品和恐怖主義”問題嚴重緊迫,對此,中方在禁毒、反恐方面找到了雙方合作的共同點。從建設戒毒所到與香港警方合作,菲律賓與中國在這方面的合作已經初見成效。

向前看之一——前美軍百年空軍基地成為“大建特建”的工業園

就在習近平訪問菲律賓前一天,中企葛洲壩集團將投資20億美元在前美國駐菲律賓的克拉克空軍基地打造一個現代化的工業園。菲律賓期待這個距離首都馬尼拉僅60英里的工業園能帶動整個馬尼拉西北部的發展,讓這個地區成為菲律賓最為活力四射的商業中心。

雖然這個項目被中國劃為“一帶一路”倡議的框架下,成為“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項目。但是,重要的卻不是中國的帶路計劃多麼弘大,而是尚處在協議階段的克拉克工業園,本身就是本屆菲律賓政府的重頭戲。總統杜特爾特於去年4月推出“大建特建”計劃,目的是振興菲律賓的基礎設施建設。

該計劃在六年中投資8.4萬億比索(約合1800億美元),在全國範圍內發展基礎設施建設,被當地媒體譽為“菲律賓歷史上最大膽、最雄心勃勃的建設計劃”。目前,該計劃已經推出了30個大項目,克拉克工業園就是其中之一。

克拉克是馬尼拉西北的一個優良的深水港,港灣長14公里,寬8到13公里不等,可以停泊航母、核潛艇。這個優越的自然地理條件,讓美國人一眼看中,早在1901年就佔據此港作為軍事基地。

《金融時報》報道截圖

然而,就在這個著名的空軍基地慶祝九十大壽之際,1991年的皮納圖博火山爆發,將附近的克拉克空軍基地埋沒在厚厚的火山灰下,基地當場報廢。不久,駐扎在基地的一萬名軍人及家屬全數撤離,加上這個基地對於當時的美國而言,軍事意義不大卻在當地激起強烈對立,所以,美軍最終還是徹底放棄了克拉克。

一直以來,菲律賓將克拉克作為經濟特區,希望能夠吸引外資,發展經濟。目前有超過9000公頃的土地可以用於建設工業區。據稱,葛洲壩集團公司與菲律賓基地轉化與發展署在習近平訪菲期間,簽署發展其中500公頃的土地,用於中國科技和製造業在菲投資建設。《金融時報》報道說,葛洲壩集團公司已經和菲律賓確定了“投資意向和框架”,但是目前還處於商業保密階段,具體發展計劃暫未公開。

據中國觀察者網報道,菲律賓基地轉化與發展署主席迪贊目前對葛洲壩集團的投資表示歡迎,認為該集團的投資、發展計劃“高度契合菲律賓經濟建設發展的需求”。

向前看之二——電信5G的發展前景

此前,菲律賓已經在2017年向中國開放本國電信業務,據稱中國電信集團將成為該國第三家電信運營商。

目前,中國電信正在東南亞電信市場進行發展和升級,希望能夠實現5G技術覆蓋,而菲律賓也正是中企未來發展的一個重要市場。

習近平本次訪問,雙方確立了“戰略合作夥伴關係”,習近平還邀請杜特爾特第四次訪華,希望兩國高層互訪能夠進一步推進“一帶一路”倡議。然而,在今天的菲律賓社會,反華情緒依然存在。據“Social Weather Station”的民意調查顯示,84%的受訪者反對政府目前的親華態度,也反對中國參與菲律賓的基礎設施建設。

菲律賓中央銀行的數據顯示,中國在2018年開始成為菲律賓大的外資來源國。(數據提供:彭博社)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楊潔篪此前指出,中國希望在南海“不對抗”,他說:重負昂致力於與美國以“不對抗”的方式合作,希望南太平洋國家不需要在兩個大國之間選邊站,而是能夠維繫和平穩定中爭取更大的發展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