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傳媒訊】週末的熱門話題是股市。A股近期暴跌,週五收市創造出兩個半月來的最大升幅,媒體歸功於新華社對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的專訪。據稱,專訪在週五中午一經發佈,股市上證指數隨即止跌,大漲2.58%,收報2550.47點。深證成指和創業板指數分別上揚2.79%和3.72%。看似給“心中無底”的中國股市來了一個力挽狂瀾的轉變。

劉鶴坦言:中美貿易摩擦對市場造成了影響,但是這個影響“心理影響大於實際影響”,對於民營經濟發展和產權保護方面的憂慮,是影響市場信心的一個重要因素。他指出:“從全球資產配置來看,中國正在成為最有投資價值的市場,泡沫已經大大縮小,上市公司品質正在改善,估值處於歷史低位,所以很多機構建議對中國股市給予高度關注,認為中國股市已經具有較高投資價值。對這些評估,相信投資者會做出理性判斷。”

劉鶴認為,目前股市的調整和出清,正為股市長期健康發展創造出好的投資機會。然而,對於民間的輿論卻多將當前政府所頒布的一系列減稅、減費等措施與2015年股災救市相提並論。加上三季度國內生產總值(GDP)同比增速降至九年半低位,工業走弱,基建和製造業投資低迷拖累整體固定資產投資增速,消費亦未見明顯起色,經濟下行壓力逐漸凸顯。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甚至將中國目前的經濟形勢與美國1925年的大蕭條相提並論。

對此,劉鶴提出中國正在五個方面引導經濟調整方向,加速經濟結構轉變。他指出:一是在穩定市場方面,允許銀行理財子公司對資本市場進行投資,要求金融機構科學合理做好股權質押融資業務風險管理,鼓勵地方政府管理的基金、私募股權基金幫助有發展前景的公司紓解股權質押困難。

二是在市場基本制度改革方面,制定《證券期貨經營機構私募資產管理業務管理辦法》,完善上市公司股份回購制度,深化並購重組市場化改革,推進新三板制度改革,加大對科技創新企業上市的支援力度等。

三是在鼓勵市場長期資金來源方面,加大保險資金財務性和戰略性投資優質上市公司力度,壯大機構投資者力量,鞏固市場長期投資的基礎。

四是在促進國企改革和民企發展方面,加快推出一系列新舉措,包括推動國有企業在資本市場進行混合所有制改革,支援行業龍頭民營企業進行產業兼併重組,推出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支援計畫以及股權融資支援計畫等。

五是在擴大開放方面,加快銀行、證券、保險等領域的開放。

由此可見,中美貿易摩擦以及經濟結構提升的雙重壓力帶來的股市下挫,也必將從經濟整體提升中得以恢復。中國若真正能夠從贏得經濟結構破舊立新,目前股市的調整就是真正在為經濟健康發展創造投資機會。

此中,最為迫切的就是企業的稅費問題。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已多次強調將減稅降費,9月中旬他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指出,要把減稅降費措施切實落實到位,對落實情況開展檢查核實,決不允許拖延和打折扣,決不允許自行其是。

投行美銀美林最近發表報告稱,倘若中國如此前媒體報導所指,將降低增值稅及企業所得稅稅率,推算2017年全國企業課稅總額將減少約9,100億元人民幣,或相當於政府整體財政收入(不包括出售土地)約5%;假設其他因素不變,企業利潤將因而提高約4%。

劉鶴在接受採訪時說,中國意在充分發揮中小微企業和民營經濟在我國經濟社會發展中的重要作用,採取精准有效措施大力支持中小微企業發展。

為此,國務院促進中小企業發展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在各地瞭解中小微企業的發展情況,深化研究在減輕稅費負擔、解決融資難題、完善環保治理、提高科技創新能力等方面支援中小微企業發展的政策措施。

中國央行行長易綱向《金融時報》表示,央行積極鼓勵近期一些地方政府出臺的支持當地企業流動性政策,也在研究繼續出台有針對性措施,緩解企業融資困難問題。分析認為,政府的支持與引導是否精準到位,能否真正為企業帶來活力,是振興股市的關鍵。

路透社分析認為:美國股市近一兩年來持續走牛,其中一個重要因素就是特朗普對當地企業的減稅政策。去年12月,美國國會參眾兩院去年通過30年來最大規模的減稅法案,包括美國聯邦企業所得稅稅率從35%降至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