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傳媒訊】記者林海韻報道「打機無出息」呢個講法已Out﹗一個出色的電競選手20歲出頭可能就已年薪百萬,部分選手更是身價過千萬,對於他們來說,打機並非只是玩樂,更是一項競賽。就以「一帶一路」電競圈為例,從東亞的韓國、中國,到東南亞的越南、中東的沙特阿拉伯,到東歐的波蘭及非洲的南非,處處高手林立,處處商機無限。

  常言道「體育無彊界」,電競比體育更無界限,只要你接通網線,就可以透過電競遊戲,與來自世界各地的選手切磋。正所謂「不打不相識」,電競把一群素未謀面的人連繫一起。今年在雅加達舉辦的亞運會也將首次舉辦電競示範賽,電競將進一步聯繫亞洲各國。

  韓國電競一哥Faker年薪逾兩千萬

  亞洲區內,韓國電競發展可謂最蓬勃,當地電競業早於上世紀90年代已被視為一種職業存在,成績優越的選手還會受到人們的尊重和追捧。根據數據顯示,電競列在韓國小學生長大後最想從事工作的第八位。

遊戲ID為「Faker」的李相赫被爆年薪達30多億韓元,奪冠獎金加起來大約50億韓元。

  眾所周知,頂尖的運動員每年收入都非常可觀,足球界的基斯坦奴‧朗拿度(Cristiano Ronaldo)單計薪金就以5800萬美元冠絕全球,而籃球界的勒邦佔士(LeBron James)亦以3120萬美元緊隨其後,那韓國頂尖的電競選手年薪到底達多少?

  早前韓國有節目邀請了星際爭霸前職業選手洪榛浩任嘉賓,當被問到年薪最高的選手是誰時,洪榛浩爆料:「韓國有位叫做Faker的選手,淨收入30多億韓元(約2203萬港元),奪冠獎金加起來大約50億韓元(約3672萬港元)。」

  遊戲ID為「Faker」的李相赫(Lee Sang-hyeok)今年22歲,玩大熱遊戲《英雄聯盟》(League of Legends)玩得神乎其技,自小熱衷於電子遊戲,他於2013年選擇輟學成為職業電競選手,曾帶領韓國職業電競隊SKT拿下3次全球總決賽的冠軍,不僅受到眾多的粉絲喜愛,就連多位選手都以Faker為目標而站上職業舞台。

Faker下月出戰亞運會,將備受南韓全國注目。

  政府推動電競產業化

  Faker的成功與韓國重點發展電競行業密切相關。韓國職業電子競技協會秘書長金超赫(Kim Cheol-Hag)指出:「韓國是電競行業的先驅,早於2000年代中就培育出專業的電競團隊。近半人口都是遊戲玩家,是全球第六大的電子遊戲巿場。」

  香港電競總會主席周啟康接受本網記者訪問時指出,韓國電競業發展迅速,政府在電競業下了很多功夫,如韓國政府允許大企業以電競業的投入抵稅,韓國職業聯賽很完善,而且韓國將電競產業化,有很多完善的職業隊伍。

香港電競總會主席周啟康指出,韓國電競業發展迅速,主要因政府在電競業下了很多功夫。

  正所謂「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電競選手勝利背後所下的功夫又有多少人知道?被譽為世界第一的Faker,除了放假、旅遊,其他時間基本都在訓練,敬業到連戀愛都不談。Faker在SKT1的訓練一般從中午開始,直到晚上11點結束,其中包括3個小時吃飯、休息和基本力量訓練。在結束個人訓練之後,通常會加訓到淩晨4點才結束。

  中國電競業「超韓趕美」

  中國電競發展緊隨韓國之後,更有「超韓趕美」之勢。根據電競數據統計網站E-Sports Earnings的數據,截至6月27日,電競獎金排行榜中,獲得最多獎金的是中國,獎金金額達約7462.46萬美元,玩家(Player)數目2948人;美國排第二,獎金金額達約7338.95萬元,玩家數目1.06萬人;韓國排第三,獎金金額達約6348.42萬美元,玩家數目2945人,可見中國電競選手吸金能力最強。

E-Sports Earnings電競獎金排行榜按照國家/地區劃分

數據截至7月27日
資料來源﹕www.esportsearnings.com

  中國電競起步遲但卻發展迅速,全因政府背後做推手,大力推動。周啟康指出,內地電競業發展迅速,應該緊跟住韓國之後,主要因為內地政府大力投放資源於電競業內,包括不同社區興建電競小鎮,資助不同的電競公司等,於全國不同地方舉辦大量的電競賽事,將電競業專業化及體育化,從而培養出大量職業選手。他又指,全球電競業最出色的應該是北美,緊隨其後的是韓國、中國等,歐洲電競業早已被韓國、中國追上。

  UZI被爆轉會費五千萬

  中國電競選手的身價絕對可以和韓國匹敵。《英雄聯盟》職業選手UZI(簡自豪)早前被虎牙直播簽下,其簽約費被爆出高達1億元(人民幣,下同)。或許有玩家質疑這個價格,但早在2016年央視新聞中就有關UZI的轉會費做出報道:「以轉會費為例,中超球員孫可轉會費達到6600萬元,這在電競圈也並不是駭人聽聞,OMG18歲選手UZI轉會費5000萬元。」

《英雄聯盟》職業選手UZI(簡自豪)早前被虎牙直播簽下了,其簽約費被爆出高達1億元(人民幣,下同)。

  雖然中國電競發展迅速,但社會對從事遊戲、電競相關工作,普遍視為「不務正業」、「玩物喪志」——令人頗感無奈的一點是,持有這種觀點的人並非都是生於改革開放前的老一輩人,相當比例的80後、90後,即便自己也曾有過遊戲經歷,也會認同此類觀點。

  央視旗下「央視網」與「小央視頻」早前發布了《電競青春》的視頻短片深刻地呈現了有關電競選手的從業艱辛、退役困境等問題,更帶出「如果不喜歡,請不要有偏見」的訊息,希望消弭大家對電競業存有的偏見。

  此外,短片還呈現了電競選手風光背後的努力和艱辛。如UZI就提到,自己多年的職業選手經歷使得他的身體「吃不消」。

  事實上,在職業電競圈,因長久訓練和高強度比賽落下的「職業病」,早已是普遍現象。除了較為常見的近視、「滑鼠手」(腕管綜合症)、頸椎腰椎等常見疾病外,一些意外患上其他疾病的選手往往還會面臨著更大的風險。

  越南成為東南亞最大網遊市場

  越南也是電競業的後起之秀。近年越南玩家在各大世界級電競大賽上屢獲殊榮,遊戲玩家更與日俱增,已成為東南亞最大網遊市場,其電競產業發展不容忽視。

  越南是擁有大量年輕人口的發展中國家,以全球遊戲市場規模來看,越南是全球第三十五大的遊戲市場,也是東南亞第五大市場。越南遊戲人口大約在3400萬人,其中願意為遊戲付費的佔41%,年均消費金額在15.76美元,相較東南亞的平均值22.9美元還是稍微落後,預計到了2018年底總遊戲消費金額會再增長28.1%。

  越南政府方面,除了設立了名為Vietnam Recreational e-Sports Association (VIRESA)的電競專門扶持團體,在國際大賽中獲得較高名次的選手,還能得到國務總理的表彰,如此高規格的的獎賞和鼓勵,代表了越南政府對於電子競技事業的支持力度和決心。

越南戰隊GAM當家打野選手Levi被傳加入了北美戰隊「100大盜」(100 Thieves)《英雄聯盟》的青訓隊中。

  越南電競發展起步遲,電競選手的裝備仍較落後,但選手仍然打出水準。從越南戰隊Gigabyte Marines(簡稱GAM)於2017《英雄聯盟》季中邀請賽中,團隊中的表現最為耀眼的當家打野選手Levi比賽中使用的滑鼠更是使用售價不到 1 美元、最高只支援1000dpi的富勒光學滑鼠(Fuhlen 102),顯示出即便GAM處於電競資源較貧乏的賽區,但仍然靠著過人的天份和實力在世界級賽事打出好表現,在入圍賽、敗部賽以及小組循環賽擊敗歐美及中國強隊,贏得全世界玩家的尊敬。Levi近日被傳加入了北美戰隊「100大盜」(100 Thieves)《英雄聯盟》的青訓隊中。

  中東人最流行的娛樂之一

  走入中東地區,這裡大部分都是位處沙漠地區,加上宗教信仰關係,民風保守,娛樂消遣活動也較少,因此中東的電競業充滿商機。

中東地區中,暫以沙特阿拉伯的電競業發展較快,且有職業選手。

  根據數據顯示,中東地區的電競電腦銷量急速成長,2017年的年增率高達27%,遠優於亞太地區年增14%、西歐地區年增5%。市場分析指出,由於中東受政治、社會風氣及氣候的影響,休閒娛樂活動項目相當有限,因此當地居民興起「宅」在家中打電競遊戲。

  台資電腦廠商宏碁中東及非洲區總經理Paul Collins表示,電競產品在中東地區大受歡迎,主要是因為社會及政治的因素,許多嚴守教條的伊斯蘭國家都實施禁酒令,如沙特阿拉伯、科威特等,沙國甚至過去35年來都沒有電影院,直到去年才解除禁令。

  他又指,中東地區大部分國家氣候相當炎熱,尤以沙國位處沙漠,一年有將近5個月室外溫度超過攝氏40度,較不利於從事室外娛樂活動。他補充道,在石油大國沙特阿拉伯,富有的國民通常不用工作,待在家的時間長,打電競自然也就成了現今最流行的娛樂之一。

  中東地區中,暫以沙特阿拉伯的電競業發展較快,且有職業選手。以今次亞運電競預賽,據悉沙特阿拉伯在《英雄聯盟》西亞賽區成功出線。

  波蘭卡托維茲﹕歐洲電競中心

  離開中東,走入歐洲,當地電競業又是另一風景。歐洲電競發展早過亞洲,但卻被韓國及中國迎頭趕上,皆因背後欠缺政府及大型企業的「銀彈」支持。

蘭的卡托維茲就是世界上最大的電競賽事中心,連國際性電競賽英特爾極限高手盃大賽(IEM)每年都會在卡托維茲舉行世界大賽

  不過,由於當地電競業發展成熟,有相當龐大的電競觀眾,所以歐洲可以說是最適合舉辦國際性電競賽事的地方。其中,波蘭的卡托維茲就是世界上最大的電競賽事中心,連國際性電競賽——英特爾極限高手盃大賽(IEM)每年都會在卡托維茲舉行世界大賽。

  過去,卡托維茲以工業和藝術場景聞名於世。但近年,這個城市已成為了電競職業選手和遊戲愛好者的聚集地。卡托維茲作為波蘭第十大城市,人口數量約為30萬人。雖然這些條件未足以讓卡托維茲成為歐洲電競的中心,但這裡依然匯聚了世界上最強的職業選手和戰隊,他們在世界上最熱情的電競觀眾面前展開角逐。如今,一個電競賽事已能於一個周末內吸引超過10萬名觀眾,這幾乎是卡托維茲每年遊客總數的四分之一。

  ESL(電子競技聯盟)職業副總裁Michal Blicharz表示,卡托維茲之所以如此特殊是因為這裡有著一群充滿熱情的人。「觀眾們非常熱情,他們產生的氣氛甚至無法被複製」,他表示。

  網速窒礙南非電競發展

  當電競遇到新興市場,發展潛力應該巨大,但往往因為先天性不足,如互聯網收費太貴、網速太慢窒礙發展,這正正是非洲電競業的寫照。由於非洲大部分地區資訊落後,部分地區更長期面對戰亂及貧窮等問題,連每日溫飽都未解決,又如何談上電競?

  綜觀非洲,南非相信是唯一一個電競發展較為先進的國家。南非電競發展獨當一面,全因當地有自家開發的電子遊戲《Broforce》,這個以美國電影英雄為賣點的橫向射擊遊戲,在電腦及PS4上推出,銷量超過100萬。

rAge是南非每年最大型的遊戲活動,是以玩家為主導的南非E3(電子娛樂展)。

  除了研發電子遊戲外,南非每年也舉辦大型的電競活動。rAge是南非每年最大型的遊戲活動,基本上可說是以玩家為主導的南非E3(電子娛樂展),每年的Lan Party 更是眾所矚目的焦點。

  在這場為期3天的活動裡,玩家會帶同自己的電腦到會場,54小時不眠不休玩遊戲 (累了還是可以休息的)。而大會亦會同時舉行各種直播活動及電競比賽。Lan Party在南非如此受歡迎,其中一個原因是大會能夠提供玩家平日得不到的高速網絡,讓他們解除平日的枷鎖,發揮真正實力。若然說課金影響遊戲的公平性,那麼非洲玩家所經歷的則是國家基建投資差距而影響遊戲體驗。

  【源解碼】香港電競業如斯落後!

  鄰近地區大力發展電競之際,香港政府也不輸蝕。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於今年財政預算案提到會向數碼港撥款合共3億元,以加強支援初創企業、促進數碼科技生態以及電子競技的發展。

  正當大家期待政府有突破性措舉,卻發現原來只是舉辦電競音樂節,目的還是離不開吸引來自各地的遊客前來觀賞這個盛事﹗推動本地電競業,為何卻變成推動旅遊業?相信這個又是「錢」作怪﹗

香港資訊科技商會會長方保僑表示,港硬件及軟件都未做足準備措施,令電競發展比較窄,因此暫時只能將電競發展層面朝著娛樂事業發展。

  分析指,香港想於「一帶一路」電競圈內爭一席位,仍然是路遙遙,建議政府多向鄰近的韓國、內地等地區取經。香港資訊科技商會會長方保僑接受本網記者訪問時指出,香港硬件及軟件都未做足準備措施,如香港一直沒有出現衝出國際並廣受歡迎的軟件遊戲,也沒有自家的電腦產品,欠缺硬件及軟件發展下,香港電競發展比較窄,香港暫時只能將電競發展層面朝著娛樂事業發展。

  香港電競總會主席周啟康則指,香港應該慢慢發展出自己的職業聯賽,因香港要有職業聯賽,才能令選手有目標參與賽事,從比賽中獲獎,並提升香港的地位。

  「不少香港電競選手走去台灣或內地繼續其電競生涯,都是因為香港沒有職業聯賽,令電競選手沒有生計維持生活,唯有選擇到外國或其他地方發展所長。要有職業聯賽,他們才有固定收入。」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