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傳媒訊】記者陳越溪报道 備受世人矚目的93歲高齡的馬哈蒂爾訪華於今日結束。作為全世界在位時間最長的民主國家元首,馬哈蒂爾將訪華形成的首站設在杭州,並且整整花了兩天的時間與中國的企業家直接對話,在每一個與中國國家領導人會面的時候不斷強調:歡迎中國企業到馬來西亞投資。這位遠見卓識的政治家向中馬雙方都透露出一個重要的信息——馬來西亞對中國的政策不會改變,參與“一帶一路”不會改變,中馬在新經濟中,將會攜手共進,共享科技進步帶來發展,共同為老百姓贏得美好的未來。
 

 8月20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同來華進行正式訪問的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舉行會談。兩國總理共同見證雙方經貿、農業、金融、科技等領域多項雙邊合作檔的簽署。 (圖片來源:新華社)

雖然馬哈蒂爾訪華之前,最為著緊的是叫停兩項“一帶一路”倡議下涉及200億美元的基礎建設項目。然而,在中馬元首會面期間,雙方都沒有直接向外界談到該項目,轉而異口同聲地談到雙方應務實合作。習近平主席指出:雙方“應進產業和創新合作,培育新合作兩點,探討合作新領域、新思路、新模式,持續做大合作增量,擴大互利共贏。”習主席所說的“創新合作”、“新領域”,首當其衝的就是數字經濟方面的廣闊合作前景。

被譽為“馬來西亞現代化之父”的馬哈蒂爾或將成為“馬來西亞數字經濟之父”,他指出:本次訪華,日程繁忙,卻充實愉快。希望借鑒中國的成功發展新經濟、新產業以及電子商務方面的經驗,不斷創新、創造,實現更大發展。

在馬哈蒂爾結束訪華前的記者會上,他指出中方理解大馬目前的處境。他的隨行官員向媒體透露:馬方此行“成果豐厚,超乎預期”。此刻,中馬雙方看到的是一個共同的、前景廣闊的未來——數字經濟。通過與中國合作,馬哈蒂爾幫助大馬抓住新一輪經濟躍升的機會。

中馬在數字經濟方面的合作,早在“一帶一路”倡議正式提出之前已經開始了。2000年是一個分水嶺,1999年,在馬拉西亞的中資企業屈指可數,但是從千禧年開始,中資企業開始大舉進入大馬,華為等IT、電訊行業首當其衝。到了2018年,華為手機已經成為當地最為廣泛使用的智能手機之一。

一些中資企業還在馬來西亞設立培訓中心,華為已經培訓了超過是簽名信息通信技術人才。而且,由於馬來西亞獨特的地理位置和伊斯蘭教的信仰,相當一批來自中東的技術人員也在這裡接受培訓。

去年年底,阿里巴巴坐落在吉隆坡國際機場的數字自由貿易區開始動工,該項目旨在讓所有通過吉隆坡國際機場的貨物與巴生港的空運與海運實現高速連接,讓貨物在72小時之內運到東盟各國。這樣一來,預計2050年,馬來西亞航空貨運量將提升四倍有餘,從目前的72.6萬噸猛增至240至300萬噸。

這只是阿里巴巴去年在馬來西亞創造數字奇跡中的一部分。現在,在吉隆坡,有阿里巴巴和馬來西亞數字經濟公司(MDEC)聯手為當地中小創業者服務的數字孵化中心。數字自由貿易區的基礎設施建設雖然尚未完成,但是吉隆坡國際機場的服務已經躍升了一個等級:清關時間從以前的24小時大幅縮短至3小時。93歲的馬哈蒂爾訪華會見的第一人便是53歲的馬雲,原來背後的玄機,既是阿里巴巴在大馬的出色表現,又是數字經濟背後的前景與錢景。

對於馬來西亞而言,數字經濟是國家經濟發展的重要戰略。“數字馬來西亞”的發展計劃預計:到2020年,大馬數字貿易額將較2015年增加250%,從680億令吉(166億美元)增值1700億令吉(414.5億美元)。屆時,數字經濟對馬來西亞GDP的貢獻率將從2016年的18.2%增至20%。

今年七月,馬哈蒂爾剛剛當選時,馬來西亞經濟部長阿茲敏阿里就向當地媒體表示:馬哈蒂爾的當選,將讓馬來西亞成為數字經濟的國際中心。

在馬哈蒂爾訪華期間,區塊鏈和電子支付是他非常重視的兩個領域。事實上,在這個領域,中國的影響力已經在馬來西亞的市民生活中隨處可見。總理對馬雲說:“中國遊客到馬來西亞消費,使用的是支付寶,不用現金。”現在,支付寶已經普及到了街邊的超市和快餐店。

去年三月,Maybank與阿里巴巴合作,支付寶在五月即全馬開通。現在,馬來西亞在期待無現金的社會,幫助年輕人以及婦女實現創業營銷,同時,期待藉助大數據幫助馬來西亞開拓國際市場。提升出口,正是馬哈蒂爾所期待的。

現在,無論是街邊的便利店,還是餐廳,在馬來西亞都可以用支付寶付款。(圖片來源:源傳媒)

據悉,2017年中馬雙邊貿易額960.3億美元,同比上升10.5%,佔中國與東盟貿易額的18.7%。中國已連續9年成為馬來西亞最大交易夥伴,雙邊貿易額有望於今年突破1000億美元。

在馬哈蒂爾訪華期間,他特別會見了馬來西亞的汽車製造商Proton和浙江吉利集團。去年,Proton與吉利集團合作,吉利佔有Proton49.9%的股份,今年一月,首個SUV汽車駛出生產線。馬哈蒂爾期待與中國企業的投資與合作,能夠全面提升馬來西亞的製造業。他在與中國企業家論壇中指出了馬來西亞所具備的成本優勢,並且由此期待本地的技術革新:“馬來西亞對於外國直接投資的一些看法,那就是外國公司帶來資本、帶來技術,在馬來西亞開辦工廠、雇傭馬來西亞工人、在馬來西亞生產產品。”馬哈蒂爾所期待的未來是:這些打著“馬來西亞製造”標籤的產品,藉助該國的地理優勢,出口世界各地。而中國,依然是馬來西亞所看重的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