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傳媒訊】記者王蓉报道:中美貿易戰煙硝味越來越濃,特朗普繼續向中國施壓已超越一般貿易戰的範疇,並正擴散至較全面的經濟戰,包括指控中國操縱人民幣匯價;近期美元獨強打壓以人民幣為首的一眾新興貨幣驟然貶值,一場貨幣戰爭正悄然拉開序幕。分析認為,中美雙方博弈力度正在加強,11月美國中期選舉將是中美貿易戰發展的分水嶺,美元強勢會否逆轉屆時可揭曉。

貿易戰從來沒有贏家,然而特朗普繼續向中國施壓已是非一般的力度,並擴散至較全面的經濟戰,包括指控中國操縱人民幣匯價、美國不斷找出新的藉口指控中國,令中國這個正在崛起的亞洲大國,不能挑戰全球第一經濟強國。

內地貨幣政策在貿易戰壓力之下轉向寬鬆,包括2018年7月5日起下調銀行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估計釋放約7000億元人民幣資金,市場普遍預期下半年內地仍會降準一至兩次。然而,人民幣近三個月貶值約8%,有多少是市場力量所致,有多少是政府行為,就不得而知。不過,美國總統特朗普曾稱「人民幣如石頭般墜落」,使外界認為中國可能正以貨幣戰對抗美國貿易戰 。

网络图片

人民幣匯率沒有刻意貶值

布朗兄弟哈里曼高級外匯策略師Win Thin認為,人民幣貶值只是反映市場,是市場使美元兌人民幣升高。中國並沒有刻意把人民幣匯率當作貿易戰武器,因為這對中國來說非常危險。

中華經濟研究院第一研究所(大陸研究所)所長劉孟俊指出,人民幣貶值,來自三個壓力。特朗普透過減稅手段,鼓勵製造業回流美國,外資企業匯出資金是第一個壓力;中國經濟降溫趨緩,投機性外資基於避險,人民幣資產減磅是第二個壓力;人民幣貶值有助於房地產泡沫持續吹大,並抵銷美國課關稅的衝擊,穩定經濟成長,此為第三個壓力。

經濟學家、冠域商業及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關焯照認為,中央政府在貨幣政策上不可以過份寬鬆,因為這只會為人民幣匯價帶來更加大的貶值壓力,最終引發大走資潮。過去幾個月的人民幣貶值幅度已足夠,只要人民銀行能夠穩定在6.9以下,不再繼續貶值,人民幣匯價便會穩定下來。

新興市場現大規模走資潮

環球資金流向很大部分來自政策引導 。特朗普上任以來對內啟動大型減稅,鼓勵資金回流美國,力挺美國經濟復蘇;對外採取各種極端政策打經濟戰,劍指新興市場,除了與中國、歐洲展開貿易戰之外,並對伊朗、俄羅斯等國家實施經濟制裁。如此動蕩不安的環境下,美元與美債成為了環球資金避險首選,美匯指數2月中見底後穩步回升8%,至今升逾3%見96水平。

強美元成為新興市場走資的導火線,今年里拉兌美元瀉40%、阿根廷披索挫36%、俄羅斯盧布、巴西雷亞爾、南非蘭特亦跌12%至15%。主要貨幣兌美元錄得上升的,只有日圓年內漲1.7%,中國及印度,離岸人民幣年內倒跌5.2%,印度盧比則跌7.2%。其他一些國家如智利、菲律賓、印尼、波蘭甚至匈牙利等國貨幣兌美元年內亦跌6%至8%。

不過,貨幣升值某程度上意味競爭力的下降,美元持續走強,影響到美國貨品的出口競爭力,這是特朗普所不能控制的。同時,有別於1997至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亞洲多國貨幣大貶值,大鱷通過沽空亞洲貨幣發大財,如今,美元匯率大升,美元獨強,全球熱錢回流美國,炒起美股,這種情況與1990年的日本相似。當年日圓升值,熱錢湧入日本,日股狂升,最後泡沫爆破,日本也由此衰退20年。

與此同時,美國聯儲局今年仍將繼續加息,意味美元強勢仍然可期,引來了特朗普不滿。早前,特朗普接受訪問時批評強美元影響美國出口,令人擔憂政治壓力影響貨幣政策。更甚者,摩根大通竟然表示特朗普可能直接動手干預美元的升勢,拋售美元,如此一來,一場國際性的貨幣大戰便揭開序幕。

貿戰發展還看11月美中期選舉

事實上,在人民幣貶值10%之後,特朗普亦下令將原本打算徵收中國產品的10%關稅提高到25%。近一段日子,土耳其貨幣貶值,特朗普亦不忘落井下石,下令將土耳其輸往美國的鋼鐵關稅由25%加到50%,鋁材由10%加到25%,命令一出,土耳其貨幣再進一步貶值,年初至今貶值約四成。

高盛經濟學家指出,特朗普政府可能認為近日人民幣走貶狀況,來自中國政府故意放任貶值,藉此打「貨幣戰」,這正是特朗普政府將對中國2000億美元進口加徵關稅由10%提高到25%的主因。高盛預計,美對中關稅稅率是否會提高至25%,將取決於人民幣是否會繼續貶值或逆轉。

資深投資銀行家、中國人民大學講座教授溫天納表示,中美貿易戰從時間上來看正在惡化,因為美國不停威脅增加關稅,像放了把刀,令談判難以達成。特朗普當選初時對於中國取態溫和,現時只是露出真面目,這亦是他兌現當年競選的承諾。中美貿易戰發展的分水嶺要取決於11月美國中期選舉,若果結果利好,不排除特朗普將更加有恃無恐。

溫天納指出,與金融海嘯不同,現時新興市場走資主要是特朗普以美國優先為口號,重奪美國中心地位,而美國民粹主義抬頭,投資者不可以太過於理性,特朗普或者不是想重回貿易談判桌這麼簡單。

星展銀行(香港)財資市場部董事總經理王良享認為,美國中期選舉前,特朗普有傾向繼續製造國際間混亂形勢,以突出美國資產的「可靠性」,可見貿易戰在11月大選前不會紓緩。不過,如果共和黨失去參眾兩院任何一個控制權,都會令特朗普的態度軟化,亦可能減低部分關稅措施,並且專注於解決財赤問題。屆時亞太股市會重回升軌,美元及美息都將會回軟。

 

【源解碼】人民幣走弱 關鍵在於速度

  本月初在美元兌人民幣匯率跌至6.9關口,央行明確指出要使用遠期售匯風險準備金,是啟動人民幣匯改之後第三次,這某程度上說明內地現階段並不希望人民幣持續貶值;當然遠期售匯風險準備金還只是工具箱的第一個,後續還有逆週期因數,甚至直接入市干預等等。

  回顧歷史,當2005年啟動人民幣匯改時,1美元大約兌8.2人民幣,以現時大約兌6.85水平而言,即過去13年,人民幣大約升值兩成。直至2014年開始,人民幣的走勢首度轉弱,當年人民幣全年大約下跌了2.6%;到了2015年,中央突然拉闊人民幣的波幅範圍,再加速人民幣的跌勢,當年大約下跌了4.5%;到了2016年,人民幣跌勢再轉急,全年大約下跌了6.5%。今年人民幣下跌,主要因為中美爆發貿易戰。

  美元對人民幣走勢圖

  力圖避免人民幣快速貶值

  ING銀行經濟學家彭藹嬈表示,人行已經暗示如果遠期售匯業務外匯風險準備金不起作用,將會採取更多行動,例如重啟中間價逆周期因子。人行是力圖避免人民幣快速貶值,但是緩慢、有序地跌向7應當是沒甚麼關係。關鍵是速度,而不是水平。

  星展香港高級經濟師周洪禮認為,內地貨幣政策拐點已經出現,去槓桿將放慢腳步等待經濟回穩,預計今年還會降存款準備金率兩次,每次0.5個百分點。中美貨幣正朝相反方向走,隨貿易戰拉開帷幕,美元只會越來越強,人幣則掉轉走弱,中國出口減少,貿易帳順差下降,加上避險情緒影響,下半年人民幣不見得可以扭轉貶值趨勢。

 

  【源拆局】特朗普兌現「美國優先」政策支票

  美國長久以來,不時以貿易戰作籌碼,迫使他國談判或達成共識。但對於今次中美貿易戰大規模開打,不少人仍是感到意外。除了特朗普藉此鞏固中期選舉之外,亦是兌現在競選時所開出的「美國優先」政策支票,故貿易摩擦恐難以在短時間內平息。

  利用301調查以達目的

  今年3月23日,美國政府宣布基於所謂「301調查」結果對5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徵25%關稅,由此挑起中美經貿摩擦。回顧歷史,美國從1974年頒佈「301條款」以來,共啟動了125項「301調查」,歐盟、日本、加拿大、韓國、巴西等多個世貿組織成員都屢次成為調查對象,其中部分成員被迫對美國企業開放市場或是成為美國實施報復措施的目標。

  上世紀80年代中期至90年代中期,日美之間爆發過貿易戰,日本經濟自此一蹶不振。據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研究部整理,截至1989年,美國貿易代表總計向日本發起了24項「301調查」,幾乎均使得日本政府做出相應讓步。

  特朗普上台後推行的政策,一直在兌現其選舉承諾,除了廢除「奧巴馬醫改」的企圖不成功以外,大部分的措施及策略都得心應手。

  貿易摩擦難以短時間平息

  中金報告指出,中美兩國如果實施所有加徵關稅措施,會帶來雙輸結果,但是仍然存在通過談判降低負面影響的可能。對於美國提出的市場開放、技術轉移、知識產權等方面的要求,雙方消除分歧的難度較大,貿易摩擦可能難以在短時間內平息。對中國自身而言,短期內可以通過擴大內需應對外部衝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