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隻H股青島啤酒1993年在香港上市,至今已經25年。在這25年間,內地和香港經濟日漸融合,中國企業已經成為香港資本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隨著兩地經濟結構變化,未來香港資本市場將迎來更多內地新經濟公司,兩地的資金管道日益暢通。

 

香港成為融資橋樑 內地企業成港股重要組成


香港一直是內地對外的視窗,也是其重要的資金來源。1993年7月15日,青島啤酒在香港H股上市,也是首家在香港發行H股上市的企業,從此香港成為內地企業重要的集資平臺,也為想投資內地企業的資金提供管道。

H股一般指在香港聯合交易所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外資股,但在港澳臺註冊或外國註冊,而總部在中國的公司則不算H股公司。所以為人熟知的騰訊等內地公司,並非H股。在這25年間,香港市場的H股持續增長,1993年只有6家,而 2018年6月底已經有232家,升幅超過40倍。

整體H股的市值,更是從182億元(港元,下同)大增352倍至6.43萬億元。H股中,目前市值最大是中國建設銀行,市值約1.74萬億元。而在香港聯合交易所GEM(原稱創業板)上市的有24間中國公司的H股,市值最大者為 H股上市25週年 資金管道日益暢通

80年代內地改革開放進行得如火如荼,中國的企業需要大量的資金發展,而鄰近的香港成為內地企業重要的融資平臺。除了H股公司外,其他內地企業,例如紅籌股和內地民營企業也相繼奔赴香港融資。截至2018年6月底,共有1085家內地企業在香港上市,包括256家H股、164家紅籌股和665家內地民營企業。這些企業香港證券市場市值佔比接近七成,其成交金額佔比超過八成。

兩地資金管道進一步打通

隨著兩地經濟的發展,單單內地企業來港上市已經不能滿足兩地以及外國投資的需求,因此在內地和香港有關部門的努力下,香港和內地的融資管道進一步打通,兩地的資本市場日漸融合。

2014年和2016年,滬港通及深港通先後推出,是香港、上海和深圳股票交易所的合作計劃,可以讓國際和內地投資者通過本地交易所的交易和結算系統來交易對方市場的證券,該計劃現在共有超過2,000隻合資格股票。除了證券市場外,債券通也在去年7月推出,兩地的資本市場再通一架新列車。

香港交易所主席史美倫表示,過去二十多年,香港金融市場一直以來都是與內地經濟息息相關,優勢互補,大家都在成長的過程中得益。今年是H股上市25週年,回看當年香港聯交所引入H股的舉措,絕對是幫助內地企業「走出去」的重要一步,同時香港也因為國企的上市,吸引了國際資金的注目,因而擴大本港市場的深度及廣度。成為真正的國際金融中心。

她進一步指出,環顧全球金融市場,香港與紐約及倫敦一起並稱「紐倫港」,這三個地區都是成熟、活躍的國際金融中心,具有全球影響力。而香港位處於紐約及倫敦之間的時區,更是輻射「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與地區的關鍵節點,在中國主導的「一帶一路」建設中,香港可以在項目融資和推動地區跨境合作、經濟融合等方面發揮一定的作用。

史美倫認為,香港是連接內地與全球市場的先行者,近年來香港與內地建立的互聯互通機制已經逐漸贏得了中國投資者和海外投資者的信賴,不僅成功為內地市場引入國際資金,也活躍了香港市場。

 

內地經濟轉型 新經濟成為新股新力軍

過去數十年,內地經濟需要龐大資金發展,香港扮演了資金水龍頭的角色,但是隨著內地經濟發展成世界第二經濟體,內地來港上市企業的類型逐漸變化,而且兩地的融資角色也有所調整。

過去,金融、能源、房地產等行業是來香港上市的領軍隊伍,但是隨著內地經濟轉型,香港新股市場的動力也在隨著經濟轉型而轉型。新經濟公司,例如科技創新產業或會成為新力軍,加上「一帶一路」倡議的發展,並且在香港上市制度改革催化下,將可以吸引更多新經濟和「一帶一路」地區的企業來香港上市,成為香港IPO市場的新動力

回顧2017年,香港IPO市場中,新經濟企業的佔比不斷增加。據瞭解,香港新股中,新經濟公司的佔比過去大概3%,目前已經升至30%,而這還是沒有調整上市架構的前提下。2018年,這個趨勢似乎在延續,今年7月香港迎來了第一隻同股不同權的公司-小米,未來這些新經濟公司將陸續有來。

香港不接受同股不同權,所以導致了不少科技巨頭放棄香港,轉戰美國,當年的阿裡巴巴就是經典例子。從此次矛盾引發了同股不同權的討論和諮詢,經過數年發酵,香港今年終於推出上市改革,允許同股不同權公司以及部分還在虧損的新經濟公司來香港上市,畢竟錯失過一次阿裡巴巴,不能失去更多的阿裡巴巴。

市場人士預計,小米成功在香港上市,將吸引更多類似公司來香港,未來兩三年港股市場會迎來科技相關企業的上市大潮,總估值或超過5000億美元,豐富港股市場的多元性。而未來同股不同權更有機會納入互聯互通,內地的投資者也可以購買。

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日前表示,中港兩地3間交易所已開始工作組的工作,在同股不同權公司納入互聯互通機制方面方向已定,具體框架亦有共識,「在他們心中都有非常明確的時間表」。

他表示,事情不會遙遙無期,只是當中的細節仍需要一點時間完善,交易所有大量工作,商量及協定具體方向需時,希望能在不久將來解決,並在合適時間公佈。(源傳媒記者:黃旖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