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傳媒記者:林子捷

潮州作為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節點和門戶,擁有豐富的海絲文化遺存。潮州土樓就是其中之一。在一般人印象中,提到「土樓」,就會想起福建被美國衛星誤認為導彈基地的永定土樓。其實,潮州的土樓不比福建的少。最為盛名的就是位於饒平的道韻樓,它不是普通的圍屋,而是一座極具獨特建築風格的八角土樓,呈現道教文化特色。據說,道韻樓是黃姓家族所有。從歷史看,潮州人的先祖多是因戰亂南遷的中原士族。未知當年攜中原農耕文化而來的客家人,如何走向海洋?

樓韻樓因年久失修,現已是破舊危樓,當局封存不對外開放,為了讓更多輿論界朋友深入瞭解內裡情況,這天,破例接待了香港記者。副縣長詹瓊英告訴我們,近年縣政府花大氣力保護道韻樓,並為其申報國家非常物質文化遺產,現在進入審批程式。
 
在與福建交界的饒平縣大大小小600多座土樓中,位於三饒鎮南聯村的道韻樓,建於1587年,距今已經有四百多年的歷史。這一獨特的古民居,是迄今發現的中國最大的八角土樓,是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被譽為民族建築之花、潮汕文化遺產中一朵瑰麗的奇葩。

走進道韻樓,我們被它的古樸與宏偉所吸引。當天未見到多少居民,每家門戶關閉但都貼著對聯,院子裡有幾隻「走地雞」在筧食,感覺尚存少少「人氣」。據悉目前還有200多人生活在這裡。
道韻樓的特色之處在於整個土樓處處與八卦相關,土樓中廳有左右兩口水井,像八卦兩儀,在主樓八角的棱角相對留出8條巷道,土樓外環巷之外有圍屋8列,3進3環圍,24排層,宛如八卦三爻,在總體上看,樓內外共同構成了八卦圖的佈局。土樓許多建築的數目都是八的倍數,如水井32眼,天窗16個,房72間,梯112架。此外,土樓具有八防的功能。據居住在土樓的當地人介紹,土樓修建成八卦形亦是機緣巧合,當初設計的是圓寨,不知為何三建三倒,後依照八卦形狀構建,才建成全國少見的大型八卦形圍樓。
 
站在三樓往下看
 
我們自行登樓參觀一進一進走進去,第一進是客廳,穿過一個天井後第二進是廚房,到了第三進是住房,一側有木梯通向樓上。二樓除了住房之外,對外的牆上顯眼地開有內大外小的洞口,那是土樓居民用於自衛向侵略者發起攻擊的地方。登上三樓俯瞰剛才走過的兩進平房的房頂,那些傾斜的線條和密密匝匝的瓦片組成的繁複圖案呈現一種古樸美感。
 
道韻樓一角
 
沿著狹窄的木樓梯拾級而上,腳底下的木板吱吱吖吖、顫顫巍巍,似乎隨時都有倒塌的危險。心裡不禁要問:這座四百年危樓,底還能承載多少重量?要修輯這樣古物,無論人力物力都要大量投入。雖然道韻樓作為明代古建築被國務院批准列入第六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名單,但當地是否已投入相應資源用作保育?今年初,潮州市公佈了「潮州海上絲綢之路文化地理坐標」18處入選的潮州海絲文化地標,涵蓋了與海絲文化相關的港口、古寨、窯口、古道、月臺、城所、府第等各類文化遺存的古蹟,但道韻樓就未被列入。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範疇的土樓人家民俗風情,傳統生活方式,土樓製作工藝等也尚待挖掘。
 
龍湖古寨石板街
 
位於潮安縣龍湖古寨的保育就比較完整,雖然也是多見房屋少見人,漫步其中,隨處可見千年潮州府的縮影。這座古寨始建於南宋年間,距今已有1000多年的歷史,目前仍保存著上百座古建築。古寨主要由三街六巷組成,這裡的原住民宗族姓氏繁多,舉人達60多人,走在厚厚的石板路上,兩旁民宅中有著數不清的公祠和甲第,每一戶都有著自己的故事。這些建築既體現了宋,元,明,清各歷史時期的不同建築風格,又薈萃了木雕,石雕,嵌瓷,彩繪,貝灰塑等典型的潮汕民間工藝精華,可謂一座潮汕建築博物館。
 

【相關鏈接】

四文物列「申報中國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單」
潮汕文化歷史悠久,源遠流長。起源於潮汕原始先民、成形於秦漢、發展於唐宋、昌盛於明清、創新於現代。潮汕文化作為中華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保留中華文化最完整最傳統的地方文化之一」(已故國學大師季羨林教授語),其鮮明的地方特色已成為全球華人的共識,其文化精粹和博大精深的內涵薰陶造就了一代代傑出潮汕人。

龍湖古寨阿婆祠門匾上書「椒實蕃枝」四個大字出自《詩經.唐風》
 
潮汕保留的古建築和文化,其歷史價值和文化價值都是全國海上絲路遺產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目前,潮州市已列入「申報中國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單」的海上絲綢之路相關史蹟有四項:柘林港,筆架山潮州窯遺址,廣濟橋,龍湖古寨等遺跡。其中,筆架山潮州窯遺址是中國海上絲綢之路史蹟的重要節點,其窯場生產的瓷器是宋代海上絲綢之路瓷器外銷的重要生產基地,是潮州港成為海上絲綢之路始發港,轉發港的主打商品;廣濟橋是贛閩粵三邊區域水陸商道的起始點,歷代官府在東,西橋上設置關口,常設稅官嚮往來商船徵稅,使之成為一座獨特的海關;柘林港是古代海上絲綢之路的主要口岸,保存著鎮風塔,白雀寺,風吹嶺摩崖石刻群,青嶼島摩崖石刻等豐富的文物古蹟;龍湖寨則是潮州城以南的又一商貿集鎮,是潮州商品的一個重要的分銷,集合點,素有「潮居典範,祠堂千家,書香萬代」之美譽。
 
從韓文公祠眺望韓江湘子橋
 
【源解碼】立足現代構築未來的文化工程
中國對歷史悠久、文物眾多,但為什麼保護歷史文化遺產一向不如歐美和日本等?從觀念上看,以建築為例,中世紀時歐洲人即有「建築保護」一說,主要針對宗教建築。保護「神的居所」有助於上天堂。所以,至今歐洲大部分敎堂都保護得很好,不少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中國人似乎從來沒有追求過一個永恆的「神的居所」,加上傳統建築多為木製,沒有石材建築容易保存,很多都毀於戰火。
上世紀文化大革命的浩劫,「破四舊」不但破壞歷史古蹟難以估計,更摧毀了人們保護古老文明的意識。近年經濟發展,如何處理好發展改革和保護歷史文化的矛盾,也成為了「魚與熊掌」的問題,「殺雞取卵」的情況也隨處可見。 1985年中國正式加入了《世界遺產公約》,對國際社會作出了為全人類妥為保護中國境內世界遺產的承諾。政府在政策和管理層面加強了工作,民間對文化遺產意識的逐步覺醒。
目前,中國列入世界遺產名錄的項目共有53項,居世界前列,保護、管理世界遺產的工作水準不斷提高。但是世界遺產保護事業面臨著不少問題和困難,距離《世界遺產公約》的要求還存在一定差距,主要表現在法制建設有待加強,保護資金不足,專業人才缺乏,重大項目決策程式不夠完善以及開發利用過度、忽視保護,甚至出現一些建設性破壞等現象。
 
泰國詩琳通公主訪問潮州時為道韻樓題字
 
去年七月在波蘭召開的第四十一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委員會會議(世界遺產大會)對加強對文化與自然遺產的保護和修復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指出要提升人們的社會責任和保護意識,為世界遺產提供最佳保護。世界遺產保護中心主任羅斯勒在大會發言時指出,「遺產保護方要對整個地區、當地社會、國際社會以及人類後代負責任。」他強調,對於已列入名錄的遺產,最大挑戰是,如何在瞬息萬變的社會發展中,維持遺產本身的獨特性和本來的樣貌。遺產保護者應該有一種使命感,能夠對抗外界經濟、政治、戰亂等不穩定因素;同時,也要運用所具備的專業知識,向大眾普及自然文化遺產保護的重要性,形成全民共識。
所以,保護世界遺產是一個立足現代、構築未來的文化工程,任重道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