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型企業已趨向成熟,若要取得新突破,須對外尋求新意念,其中參與天使投資就是其中一個辦法。

【源傳媒訊】(源傳媒記者 梁思行)初創企業 (StartUp) 近年屢屢成為香港「富二代」的搜獵目標。他們往往「不務正業」,不少投資與他們家族生意的本業「風馬牛不相及」,但卻有聲有色。香港知名「富二代」參與天使投資者,包括被視為新世界上市王國接班人的鄭志剛、亞視前老闆邱德根孻子邱達根、及已故全國政協副主席安子介的孻孫、恩迪安(NDN)集團創辦人暨首席執行官安宇昭。

鄭志剛:藝術為名 埋首新經濟

鄭志剛雖然貴為新世界上市王國接班人,仍然鍾情私募投資,謀求為創業人「點燈」。

現年38歲、喜愛藝術文化的鄭志剛,除了積極參與新世界發展(017)及周大福(1929)的日常營運外,亦組織 C Ventures 及 K11 Investments 等創投平臺,參與另類投資。他近年較為知名的投資,除了 DayDayCook 外,還包括參與富達及LVMH 共同投資、從事美國時尚電商 Moda Operandi。未知鄭志剛參與Moda Operandi 融資的過程中,能否攀附國際奢侈品牌的管理層,從而吸取經驗,反饋周大福的日常營運?

除了主動參與創業及風險融資外,鄭志剛亦銳意支援初創企業發展。去年9月,鄭志剛推出名為Eureka Nova 的初創孵化器,支援香港及大中華區的初創企業;並且與騰訊(700)合作,助其建立騰訊首個海外眾創空間。

邱達根:棄「磚頭」投身創新產業

邱達根早年淡出家族生意,全身投入香港創新產業投資。

已故亞視前老闆邱德根孻子邱達根,學成歸來後本加入遠東系的生意王國,雖然及後因為涉嫌「穿櫃桶底」而辭去遠東控股(036)執行董事,但他早已為自己「鋪定後路」,在悉售遠東控股股份後,全力投入創新產業。邱達根於2014年創立慧科資本(Radiant Venture),專攻大中華、北美及以色列的創新投資項目。據估計,慧科資本現時手上項目逾30個,投資規模合共逾2億元。

雖然慧科資本成立只有短短4年,手上絕大部項目仍處投資期,但相信憑邱達根早年投資中軟國際(354)並退出獲利數十倍的輝煌戰績,慧科資本假以時日可望在創投界大放異彩。

 

安宇昭:先創業再當天使投資者

安宇昭早年成功「連環創業」,如今卻回饋創業圈,助年輕創業人獲得首筆資金。

在2000年代已投身創業圈的安宇昭,在圈內可謂身經百戰。安宇昭先是充當連環創業人,當中最成功例子,莫過於2008年創辦內地線上高端婚慶市場品牌大日子(DARIZI)。安宇昭曾接受本網記者訪問時說,創業之初,他手上的資本僅有數萬元,取得今天的成就絕非靠祖蔭,而是自己的努力。

安宇昭沒有滿足於成功創業家的名譽,反而積極從事天使投資工作,回饋新一代創業人。近年埋首人工智慧(AI)及區塊鏈(Blockchain)領域的安宇昭,分別成立創投平臺NDN Ventures以及共用工作間NDNX,為初創企業提供資金及工作空間。

 

 

投資初創企業以新知識應用家族生意

從上述例子可見,參與天使及風險投資的「富二代」,大多在上世紀80年代成長,90年代後期從海外學成回港。「富二代」的長輩大多從事地產或製造等傳統產業,隨他們長輩手上的產業於90年代步向成熟,或促使他們意識若再固步自封,將無法追上時代步伐,從而他們走出舒適圈,投身風險投資行列。

香港英諾天使投資脈絡主席譚偉豪接受訪問時表示,「富二代」早已意識到繼續從事父輩們的事業欠缺前景,故期望藉從事天使投資,從中尋找他們未來的事業方向。譚偉豪認為,傳統的企業管治方式難以再突破,促使「富二代」藉投資初創企業求新知識,務求將之應用於家族生意。

天使投資屬高風險投資,若要取得理想回報,非專業投資者操作不可。那麼,「富二代」及家族生意的繼承人,又以何種方式參與天使投資?譚偉豪分析,不少「富二代」初期大多會以私人投資方式,相約朋友一同參與天使投資;待時間過去,才設立家族基金,以有限合夥人(Limited Partner,LP) 方式參與,從中瞭解世界一流天使基金及創投基金(Venture Capital)的投資策略。

【專家解讀】「富二代」投資初創企業 宜選取後期項目

香港「富二代」投身天使投資行列,在於有個「富爸爸」在背後提供無限支援,但他們的錢並非無限。他們如何自處,才可避免損手?譚偉豪認為,為平衡風險「富二代」宜選取中、後期項目,策動A輪及B 輪融資;不宜投資種子期(Seed Round) 項目,主因是一旦行業不景氣,或會招致巨額損失。

不宜單打獨鬥

譚偉豪又建議,「富二代」若不熟悉風險投資市場,不宜單獨投資項目,可選擇與其他投資者跟投有潛力的項目。至於回報率方面,譚偉豪指,國際機構天使投資者的內部回報率(IRR),一般以25%至30%為目標,當中有經驗者,更將IRR 的目標提升至30%至50%;但由於香港的天使投資者一般欠缺經驗,故他們的IRR目標亦會較國際稍低,介乎20%至 30%。

文立認為,香港「富二代」若要參與天使投資,可先向後期項目埋手。

海闊天空創投管理合夥人文立認為「富二代」要調整心態,「不要當手上項目為下一個阿裡巴巴及騰訊」。他亦認為,後期及準備上市的項目,大多已有財務數據,易於分析,相反早期項目則「多數要憑感覺」,失手機會高,若「富二代」要做天使投資者,可向後期項目埋手。

文立續說,一般而言,知名家族若要從事風險投資,大多數會對外聘請銀行家或財務顧問,再成立家族基金進行。他建議,若欠缺經驗,「富二代」在單獨從事天使投資前,可考慮先投資天使基金,從中獲取人脈之餘,亦可參透從事天使投資的方法,以備日後所需。

【源解碼】為了企業的承傳 「富二代」走新路

香港家族企業的第二或第三代接班人相繼投身天使投資的行列,除了印證資本市場的轉變,更反映香港「大孖沙」踏入垂暮之年的一刻,手上事業亦面臨樽頸。這使到繼任人為了維護祖業,急需尋找方法突破。

常言道「富不過三代」,創業一代本可將手上事業交予外人,惟礙於華人的根深蒂固的觀念,往往選擇交予他們的子女打理。即使「富二代」接了班,亦不代表往後就一帆風順,不少事例顯示,他們從長輩手上接過的,往往是邁向老化的家族生意。

細看香港知名上市公司的管理層,便可解釋為何「富二代」難以駕馭他們。以長和系為例,雖然李嘉誠及李澤钜父子長期是最高決策人,但長和(001)及長實(1113)的董事會成員亦伴隨兩人成長,堪稱是集團的「老臣子」。

家族企業老臣子多 改革不易

其中長和聯席董事總經理霍建寧自1984年起出任和記黃埔執行董事,進入長和系管理層34年;現年65歲的長和執行董事兼副董事總經理葉德銓,自1993年出任長江實業(集團)執行董事,晉身長和系管理層25年;至於長和另一副董事總經理甘慶林,亦於1993年出任長江實業(集團)副董事總經理。雖然李澤钜早於上世紀80年代加入長和系,但下屬大多擁有極長年資,極度熟悉系內公司的運作,要他們完全執行自己的決定尚且殊不容易,更何況年紀比李澤钜年輕的「富二代們」!

表:長和系高級管理層年資(個別)

資料來源:長和(001)及長實集團(1113)年報

老化的家族生意往往有數個特徵:一、「老臣子」眾多;二、初級職員流失嚴重;三、山頭林立,人事鬥爭影響企業營運。人總有惰性,不少老臣子為了保住位置,往往成為企業改革的阻礙者,企業繼任人若要大刀闊斧改革,必須要繞過這些「大山」。

參與天使投資獲取新技術新方法

以地產商為例,在區塊鏈 (Blockchain) 日益興起的今天,如何將之應用於物業開發、銷售以至管理之上,絕對是一大難題。由於傳統業務模式已根深柢固,企業管理層亦沒有具備相關知識,若要擁抱區塊鏈蘊藏的巨大力量,便要外求人員及技術,而透過參與天使投資,便是獲取相關技術的其中一個重要途徑。

若果大家能夠看清「富二代」的接掌家族生意的難處,便不難理解為何他們寧願從事天使投資,對外求教營商之道。大家可以說他們「有錢就任性」,縱然某程度是為了滿足個人興趣,但更多是為了家族生意。為了企業的承傳,不少「富二代」希望藉助外力,走出一條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