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學深圳醫院於2012年開幕,經營模式和經驗值得本港醫療界借鑑。 資料圖片

  粵港澳大灣區總人口達6600萬,為大灣區發展提供了龐大人力資源支援。不過,在專業服務領域,大灣區內地城市面臨?人才短缺的制約,研究發現,單單是廣州市的跨境物流、跨境電子商務、國際會展等方面的高級管理人才缺口,就達50萬人以上。另一方面,香港會計師、測量師、評估師等專業人才越來越依賴內地市場就業。因此,專家建議,應發揮香港在專業服務領域的人才優勢,比如將香港發展成為法律仲裁中心以及輸出醫療服務,服務大灣區。記者 潘晶

  粵港澳大灣區覆蓋珠三角11個城市,在世界四大灣區中人口數量最龐大。香港前任行政長官梁振英多次提到,香港應該在大灣區的規劃工作中,發揮其專業服務的優勢。

  近年香港與內地的人才交流日益頻繁,現時長期在內地工作的港人有約30萬,而需要定期或偶然北上工作的人才亦不少。會計、金融、建築、測量與城市規劃,是香港總體上的優勢專業。隨粵港澳大灣區規劃逐步明朗,機遇在前,專業界已開始為大灣區做準備,勢必進一步刺激大灣區內人才流動。如果能夠針對廣東省地區人口缺口進行對口專業服務輸出,無疑對香港和廣東省是雙贏。

  廣東省總體上面臨各類專業人才不足問題。以廣州為例,在打造國際商貿中心的過程中,跨境物流、跨境電子商務、國際會展等方面的高級管理人才缺口就達50萬人以上,人才問題已經成為發展上的重大瓶頸。另一方面,香港擁有大量專業會計師、測量師、評估師等專業人才,若能在大灣區的發展中找到一席之地,相信能為香港專業人士帶來不少就業和發展機遇。

  李兆波:國際視野人才是軟實力

  香港中文大學國際貿易與中國企業課程聯席主任李兆波表示,在大灣區發展中,國際化是香港有別於區內其他城市的重要優勢。得益於香港國際城市的定位,本港培養的人才大多具備國際視野。例如,香港每年都會舉辦大大小小不同展覽會,當中不少是國際性的,因此在國際展會方面積累了豐富的經驗,擁有大量相關專業人才,正好補充廣州國際會展業的高級管理人才缺口。

  李兆波又稱,香港專業人才不僅經驗多、視野廣,在本港行之有效的制度管理下,擁有良好的信譽,這些條件無疑都是在大灣區合作上的重要軟實力之一。

  事實上,在不同的專業領域上,香港可在不同層面填補大灣區專才缺口。以法律服務為例,粵港澳大灣區涉及到不同的體制,香港、澳門和內地分別有三個獨立的司法體系。鑒於目前三個地區的法庭判決和仲裁結果相互承認問題仍未解決,經貿交流糾紛問題未能完全有效妥善解決。香港法律專業人士可為大灣區法律框架提供建議和服務。另外,香港法律專才憑藉成熟豐富的經驗,在企業重組、併購跨國企業和資產等商業活動中,都能為區內的不同企業提供幫助。大灣區企業若想以香港作為「走出去」的橋樑,可以借助香港的法律顧問服務,獲取更多樣的建議和服務。

  輸出法律醫療服務

  由政府牽頭為香港法律服務尋找新的角色定位,無疑能夠強化香港法律專業的優勢,在灣區發展中佔有先機。民建聯在《粵港澳大灣區香港規劃方案建議書》中提出,香港可以充分利用本港實行普通法的優點,爭取安排區內外的融資合同在港簽署,採納香港法律為適用法律,並向國家爭取將香港作為相關合同糾紛的法律仲裁中心,並與粵澳主要的仲裁機構加強合作,將香港建設成亞太區國際法律及解決爭議服務中心,為區內外建設提供法律和仲裁服務。

  醫療服務亦有條件成為香港對外輸出服務。香港擁有世界上最先進的醫療技術,而香港的註冊醫院廣受業界認可。在深圳開立的香港大學深圳醫院,就是首間深港合作的公立醫院,並引進了香港大學先進的管理模式,本港醫療界可借鑑這經驗擴大對大灣區輸出服務。

  面對差異要互相尊重

  儘管本港可以提供的專業服務非常多樣化,但在合作過程中,難免存在差異性。李兆波表示,雖然長久以來,香港與內地合作都面臨體制不一樣的問題,但是只要互相學習,其實問題不大。他舉例表示,面對兩地的稅務制度不同,有經驗的會計師都會針對不同的法律法規,拿出兩套方案,在跨城市的企業發展中,只要有針對性地解讀政策,相信不會出現大的矛盾。而面對法律的不同,要以當地法律為準,香港企業在向內地發展的時候,只要提前諮詢,尋求知曉兩地法律的律師進行專業服務,就可以避免許多彎路。他強調,兩地想在不同的體制框架下互聯互通,說到底需要的是互相尊重。

  【深度分析】人才流通是關鍵  

 

  民建聯在《粵港澳大灣區香港規劃方案建議書》中,建議港府牽頭成立企業名錄平臺。 資料圖片

  粵港澳大灣區內人才交流和企業合作,涉及不少問題有待解決。從企業層面來講,公司需要專業服務,但是往往面臨資訊不對稱的問題。而在個人方面,兩地人才相互交流中由於存在政策瓶頸,往往導致人才沒法自由順暢地在灣區流動。

  促制訂企業名錄平臺

  民建聯在早前公佈的《粵港澳大灣區香港規劃方案建議書》中就針對專業服務問題,建議港府牽頭成立企業名錄平臺,聯合區內所有城市的中小企業和各項專業服務團體,成立一個統合的平臺,並整編成為登記名錄,讓相關的政府部門和企業,有需要時能找到合適的合作夥伴,提供專業服務和聯合進行各項投資。另外,相關機構亦要更積極主動地去推動區內的商業夥伴進行合作。

  除了政府層面,香港現時有許多不同的商會,在商業事務中發揮重要的作用。在大灣區發展的契機上,商會可以針對不同的項目成立不同的考察團,到廣東9個城市為企業尋求灣區發展中的機會,以商會作為平臺,實現兩地人力資源的資訊互通。

  專業人才方面,由於目前兩地之間尚有許多專業的資格未能夠互相承認,導致人才流動大受局限。誠然,若想兩地人才互通,就必須先實現資格互認。民建聯又建議,推動更多專業資格互認,擴闊目前專業資格互認的範圍,以便利更多的專業人士在灣區內自由開展業務。這項措施不但能促進大灣區內現代服務業的發展,亦可促進其他商貿等產業的發展。

  放寬國民待遇攬高端人才

  另外,國民身份認證,是阻礙香港人才到內地工作的一個重要原因。由於「一國兩制」的特殊性,港人在內地沒有享受國民待遇。針對這個問題,騰訊(700)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就曾提出,建立人才綠卡計劃。

  現時香港的人才政策比較寬容,內地以及世界各地合法來港工作或讀書的人才,會獲得香港居民身份,他們在香港生活或工作,都享有與永久居民平等的權利。此外,香港政府的優秀人才入境計劃,也吸引了不少高技術人才或優才來港定居,大大提升了本港的競爭力。若大灣區中廣東9個城市能夠率先開放人才政策,效仿香港的開放性,相信能夠打破人才流動困難的僵局,讓灣區內最重要的人才資源發揮其重要的作用。

  在兩地不同的政策中,稅務問題是香港人的第一牽掛。根據現行稅率,港人在內地工作和停留超過183天,就要向內地繳交個人所得稅。這成為部分港人向內地流動的「絆腳石」。香港和內地的稅率相差甚遠,而高端服務人才大部分都是高收入人群,若按照內地的稅制進行繳稅,則繳交的數額遠超香港,打擊港人到灣區工作的積極性。

  除此以外,港人在內地的醫療、香港學童在內地的教育、私家車互通等等問題,都是專業人才在跨城市專業服務時的考慮因素。如果大灣區各地方政府和相關機構能夠牽頭解決問題,肯定能令區內專業服務向前邁進一大步。

  【培育人才】強化大灣區學生交流實習

  香港有5所大學躋身全球100強,教育實力不容置疑。這些大學為社會培養了不同板塊的專業人才,也為大灣區的建設提供了源源不斷的人才資源。大灣區發展機遇良多,青年人才培養是香港參與大灣區建設的重要一環,當中專業人才的培養,更是與大灣區未來的發展息息相關。

  沈建法:香港課程實用性高

 

  沈建法認為,本港的大學應該為學生爭取更多到大灣區內其他城市交流和實習的機會。 資料圖片

  香港中文大學地理與資源管理學系教授兼系主任沈建法表示,香港與內地的教育不一樣,比較之下,內地學生發展快,香港學生條件比較成熟,在商業氛圍成長,對學生面對不同環境挑戰有很大幫助。他又認為,香港高校教育在商業管理、金融服務方面有明顯優勢,提供的課程以服務業、商業為主,相當全面和深入,實用價值高。

  但是,沈建法表示,面對大灣區內激烈的人才競爭,學校應該為學生爭取更多交流和實習機會。粵港澳大灣區擁有如此龐大的人口,大學卻不足80所。另一方面,美國舊金山灣區760萬人口擁有80間大學,相比之下大灣區真是相形見絀,因此區內高校合作十分重要。

  有分析認為,香港與內地高校的合作形式可以更多元化,但最重要的是將兩地人才融合,讓他們發揮所長。與深圳相比,香港近年來科技發展稍有落後,其實香港在大學階段的科技研究毫不遜色,例如著名無人機公司「大疆」創始人汪濤,是香港科技大學畢業生。香港與內地在人才培養上各有優劣,香港有實力培養出高端專業人才,但深圳有環境和機會吸納人才。在這一層面上,香港與內地高校可以互補,針對性地培養大灣區內缺乏的人才,尋找發展機遇和風口。

  香港市場小,土地少,雖在金融、法律等等專業方面擁有根深蒂固的優勢,但在新興行業如科創方面,卻難以支撐青年人才的事業發展需求,大灣區的發展正正為香港青年提供了歷史新機遇。兩地政府應該提供平臺,讓有志青年跳出香港,尋找機遇。值得一提的是,港府為青年人才創造「走出去」的機會時,也要考慮如何利用成功的果實反哺香港經濟,不能只「為他人作嫁衣裳」。  

 

  香港會計師、測量師、評估師等專業人才越來越依賴內地市場就業,必須好好利用大灣區契機。圖為前特首梁振英今年4月率團考察中山市深中通道工程工地後合照。 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