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和記集團聯席董事總經理霍建寧(左)與小米高級副總裁王翔主持兩家公司全球策略聯盟的成立典禮。

  長和主席李嘉誠(右)與小米始創人官雷軍就智慧硬體(IoT)與智慧電話最新發展交換意見。

  【源傳媒訊】智能手機商小米5月在香港出盡風頭!與首富李嘉誠旗下基建、能源及零售旗艦長和(00001)定下全球策略合作同時,迅速推動在香港上市計劃。截至5月8日,這間創立約8年公司估值市傳或達800億美元(折合約6240億元),較李嘉誠經營超過40年的長和(約3500億)高出約8成,可見新經濟威力。更值得關注是,此次新舊經濟代表強強聯手,值得商界參考,特別是零售商,積極進行新舊經濟合作嘗試。

  香港租金昂貴是世界聞名,銅鑼灣羅素街曾為全球最貴租地段。

  回顧小米及長和「發家史」,可發現兩者立足點及發展方向截然不同,前者乘上新經濟上升氣流,後者背靠舊經濟先發優勢,但兩者的聯手意味新舊經濟企業並非「你死我活」的關係。目前看來,上世紀70年代起已與地產及基建難捨難離的長和,或可通過是次合作,擺脫舊經濟標籤,穿上新經濟新衣,再次引起市場關注。

  長和小米結盟起示範效應

  中文大學商學院助理院長李兆波指出,長和優勢在於店舖網絡(據長和介紹,是次合作可能涉及其全球1.77萬間店舖),在傳統零售方面很有實力,而小米與客戶溝通能力很強,是次合作以產生很強的協同效應,而且合作模式簡單。

  內地網購市場大,物流配套又足以支援業界發展。

  李兆波直言,內地有大約14億人,而且手機應用繁多,經濟規模巨大,因此,阿裡巴巴和騰訊(00700)可以在內地設立辦公室、倉庫和物流中生存,並獲得成功。反之香港土地非常昂貴,公司很難擁有良好離線部分,辦公室、倉庫和物流成本過高,並沒有相應配套,例如充足停車場合。

  香港OTO需要強大領導者

  事實上,香港公司其實亦早引入線上加實體店模式,如香港電視(01137)便有過去1年便開了約16間OTO(線上至線下)店,整體市場反應不如內地火熱。

  李兆波相信,相港需要一個強大的市場領導者才能實現規模經濟,而有關領導者以前末有出現。

  香港老牌食品企業四洲集團與內地移動電競企業英雄互娛簽署戰略合作。右為四洲主席戴德豐

  情況在今年卻漸見改變。長和打算在已有規劃店舖引入線上合作夥伴之前,香港老牌食品企業四洲集團(00374)早於今年3月亦公佈,與內地電競企業英雄互娛簽署戰略合作,將推出一系列活動,包括6月聯合推特別版「四洲牛奶」,以配合英雄互娛新遊戲《全民槍戰3》推出。

  四洲執行董事戴進傑表示,四洲與英雄互娛合作,不止在產品推廣上,亦包括品牌互動及遊戲IP植入等方面,具體來說,《全民槍戰》系列遊戲中,會有公司四洲牛奶的文字及圖案,公司在灣仔利東街的店亦會有《全民槍戰》推廣空間,至於其他店,暫未有公佈。他又指出,與英雄互娛合作是相中對方有龐大年輕消費群,相信是次合作有利將之轉化為集團客戶。

  除了零售業與新經濟元素結合,其他公司也在引入新經濟概念。保險公司友邦(香港)早前宣佈引入人工智慧技術,推出全港業界首創的客戶服務機械人,締造即時快捷的客戶服務體驗。有關客戶服務機械人「阿邦」已經進駐尖沙咀友邦財駿中心,向客戶介紹公司的最新資訊及保險產品。

  那麼,新經濟公司與香港舊經濟企合作有何好處?

  小米可借長和網絡拓展國外市場

  以小米為例,根據小米及長和的合作協議,小米將與長和在歐洲市場電訊門店的合作,包括在丹麥、愛爾蘭及瑞典等地,即是長和即將帶小米衝出亞洲,拓大小米潛在客戶群。

  小米高級副總裁王翔早前亦表示:「長和是一家實力非常雄厚的跨國公司,擁有十分豐富的國際運營經驗,以及龐大的零售網絡及歐洲市場主要的電訊運營商。這次的合作對於雙方是雙贏的。」

  資料顯示,小米在2010年在北京由雷軍創立,同年12月小米發布了首款移動應用程式、即時通訊軟件「米聊」,為公司產品打下了消費用戶基礎。2011年8月,小米才推出首款硬體─第一代小米手機,並放棄了依靠透過實體店銷售這傳統方法,反開創網上搶購低價智慧手機的手法,令公司擺脫了租金的限制,使價格比同業更具競爭力。

  但隨著規模擴大,小米近年增長動力原來已由網上吸「粉」及低價,轉為如線上加實體店模式。根據IDC最新報告,2018年第一季中國智慧手機市場出貨量達約8750萬台,當中小米佔了1320萬台,市佔約15.1%,排名第4,比去年同期市佔約9%高出約6.1百分點,增長為各大品牌之冠。報告認為,開設實體店,將客戶群擴大至線下,並加強客戶體驗,正正是小米過去一年成功之道。

  

背靠長和 小米或可提高上市估值

  港交所(00388)早前終就「同股不同權」公司在香港上市亮綠燈,隨之小米就遞交上市申請,有望成首隻同股不同權的新股,這不禁令人寄望新上市機製成為王牌,將大大小小創科公司目光由美國或其他市場拉回香港,助香港成「新經濟股」集中地。由於小米上市大有可能是新機制首戰,絕對是不容有失。而這次小米和長和的合作,相信也刺激市場小米上市憧憬,以及提高其估值。

  監管機構及港交所應善用小米搶先來港上市難得機會,以小米為實例加強資訊披露,通過工作坊及講座等形式,加強投資者風險教育及對新經濟企業認識。教育投資者認識何為新經濟,何為同股不同權,掀起香港對新經濟的關注。

  市場關注多了,早習慣尋找商機的商人自然會傾向新舊經濟合作。事實上,阿裡巴巴到了美國上市後,淘寶於香港消費者中越來越普及,公司上合作近年亦持續出現。去年9月,長和(00001)亦公佈與同螞蟻金股合作,組成合營運作「支付寶HK」。

  同時,監管機構及港交所就應全面審視小米上市可能出現問題,抱有彈性心態,做好完善上市規則準備。可預期「同股不同權」公司正式出現,香港面臨的金融監管挑戰隨之而至,包括審批新上市規則的解釋、對上市規則的諮詢、對新經濟企業的訊息披露,及審批人才的引入等。

 

  【源解碼】「新經濟」不限於新高科技

  「新經濟」近年經常被視部份特定板塊的代名稱,例如互聯網、物聯網、雲計算、電子商務及區塊鏈等,似乎不是這行業就不是「新經濟」。但實際上,其是一種區別於以前的「以傳統工業為支柱產業、以自然資源為主要依託」的新型經濟模式,其依託是「知識和網絡」,而不是僅僅新技術產業,傳統產業只要融合了新技術應用,亦會成為「新經濟」支柱。

  以香港一度聞名世界的製衣業為例,一提到製衣業,相信很多人只會想到勞工密集、大型機械及原始管理,絕對與「新經濟」扯不上關係。事實上,很多製衣企業已會利用大數據分析,以瞭解消費者的喜好,不少時裝品牌更已跳過分銷商,如網絡時裝品牌NET-A-PORTER及Style.com等就此建立出新的溝通平臺,直接與客戶接觸。

  近年更誕生出將「時裝、智慧科技及網絡」三者結合的時裝科技(Fashion Tech)這新概念。

  互聯網+傳統產業=新經濟

  簡單而言,「新經濟」本身包括新興產業及傳統產業,早幾年常常提出的「互聯網+」,正正是「新經濟」重要趨勢之一。「互聯網+」指互聯網加各傳統產業,即利用互聯網手段,提升其物流、價值流、訊息流的運作系統,實現傳統產業的升級改造。

  「新經濟」亦不是近年才出現的新名詞,它早於上世紀90年代已出現於美國經濟學術文章中,是一種「持續、快速、健康」發展的經濟概念,其基礎及發動力來自是第3次科技革命,即是數碼技術普及和經濟全球化。

  香港政府其實亦早已提出傳統產業,如製造業智能化,即是近幾年《施政報告》經常看到的再工業化。早在1999年,政府亦已成立數碼港推廣創科,近年更有創科局成立。不過,相對鄰近地區或國家,香港傳統產業如金融及地產業過於強勢,難免令公司不靠創科都可持續增長之「錯覺」,香港創科發展落後已是不改的事實,是更加需要扶持的時候。

  事實上,香港不乏新經濟「硬體」,數據中心數目在全亞洲上都排上號,單是將軍澳工業邨就有約10幢,2017年使用互聯網的工商機構比例更達87.7%,即是幾乎9成公司都有互聯網設備。香港所缺是「軟件」,而直接透過與有「軟件」的公司合作,吸納別人經驗,無疑是不錯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