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的今天(2008年5月12日),裡氏8級特大地震突襲四川省汶川地區,一時間山河移位,山石亂飛,建築倒塌,無數生靈塗炭,巴蜀大地遭受嚴重創傷。香港同胞血濃於水,各界紛紛舉辦籌款活動捐助四川災民, 香港政府撥款100億港元援建災區190個項目,至2016底全部竣工交付使用。兩年多的時間已經證明,香港與四川方面在「一國兩制」框架下,保證香港援建工程的質量和資金安全,把香港援建工程建成讓災區群眾滿意的「利民工程」、「放心工程」,彰顯香港人對災區民眾的同胞大愛。四川省委書記彭清華近日深情表示,香港不僅為四川建起一個個高質量的工程,也帶來了先進理念和管理機制,像征兄弟親情的紫荊花在巴蜀大地美麗盛開。

  汶川大地震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破壞性最強、波及範圍最廣、救援難度最大的一次地震,也是唐山大地震後傷亡最慘重的一次地震。據官方統計,汶川大地震共造成69227人死亡、374643人受傷、17923人失蹤。災區橫跨四川、甘肅、陝西等多省,大量的住房、校舍、通訊、交通、地貌、水利、生態、少數民族文化等方面受到嚴重破壞,直接經濟損失共8451億元人民幣。

  骨肉同胞,血濃於水。在這個危難時刻,香港同胞再一次義無反顧,慷慨解囊,及時伸出援助之手。時任中聯辦主任、現任四川省委書記彭清華近日在《紫荊》雜誌發表題為「大災更顯同胞大愛,紫荊盛開巴蜀大地」署名文章回憶說:「那時的香港正遭遇國際金融危機嚴重衝擊,股市樓市震蕩、經濟波動較大,市民生活也面臨諸多困難,但這些絲毫沒有衝淡手足之情,絲毫沒有減弱香港同胞支援救災重建付出的巨大努力。」

  地震次日,香港紅十字會首批救援人員就抵達重災區北川縣,香港特區政府消防處、衛生署、派醫院管理局的搜救隊和醫療隊等也迅速飛抵災區。香港社會各界不遺餘力支援抗震救災,港府先向災區捐贈3.5億港元賑災款和50多噸物資,香港民間捐款達到5.6億港元,還有300多噸物資。

香港援建的一段綿茂公路。

  最令四川災區人念念不忘的是,香港與四川簽署災後恢復重建協議,分三個階段對地震災區援助90億港幣,加之香港賽馬會的10億港幣,援建金額共計百億港幣。援建項目共190個,涉及學校、道路、醫院、社會福利設施及臥龍自然保護區等。

  2016年10月,隨著省道303(映秀至臥龍段)和綿茂公路(漢旺至清平段)建成通車,歷時8年多的香港特區援建四川地震災區工作圓滿結束。援建剩餘的1.9億元港元也全部用於優化特區援建的臥龍項目。

  彭清華書記高度評價香港的援建。他說:「通過無私的援助和支持,香港不僅為四川建起了一個個高質量的項目工程,也給我們帶來了先進理念和管理機制,像征兄弟親情的紫荊花在巴蜀大地美麗盛開。香港同胞的傾力援助和無疆大愛,四川人民永遠感恩、永遠銘記。」

  彭清華書記所說的香港援建帶去的先進理念和管理機制,被內地稱為香港經經驗,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1。香港沒有選擇最簡單的捐錢方式,而是不僅捐錢,還選擇過程要複查和困難得多的直接參與重建,同時把相關管理的「香港標準」、「香港做法」輸入四川和內地,把世界上最好的一切,全部無保留地帶給國家!

  2。強調援建捐款是納稅人的錢,是否花得其所,必須步步實施監督。

  時任香港發展局局長的林鄭月娥率一眾香港政府官員,在立法會上「苦口婆心」,歷時兩年,最終分三次會議表決通過了90億撥款。對這筆「來之不易」的錢,香港方面「嚴防死守」,確保每一毫子都花得值得。政府負責的151個項目,每一個都簽了雙方協議。每個項目的每一步,香港最多出多少錢,協議中都定得很清楚。港方強調:「川方有責任去用好每筆錢,如果超支,港方不再追加出資,,他們必須找別的管道籌錢。」

  每個項目都嚴格分階段撥款,比如第一階段就付打地基的錢,驗收後再付第二階段的錢。這是香港工程管理的通例,一來能保證工程不超支,二來利於出資方對工程質量的監督。

  香港政府還專門邀請四川省、市、縣負責重建的官員到香港考察,首先重點參觀廉政公署,上一堂反腐敗的大課。廉政公署的官員結合香港新機場等大工程,介紹如何在投標、項目管理及財務控制方面,設立有效的制度與程式,以防止貪汙。按香港政府和四川政府的協議,每年一月初,香港政府將對過去一年援建工程的進度、質量、成本控制等進行全面檢查,並公佈結果。

  3。強調援建工程盡可能的適 用香港標準。

  尊重內地法律法規的同時,香港政府竭盡各種安排,力圖使工程質量達到香港標準。為保證援建工程順利進行,港政向立法會特別申請新增八個公職,專為援建項目工作。還由發展局牽頭,成立「512重建聯席會議」,工程界、建築界、測量界、園藝界學會等專業團隊被招攬其中,為重建獻策。在立法會要求下,港政撥款1500萬,聘請三個獨立專業顧問公司,定期到四川檢查監督,向香港政府發回監察報告。監察報告撰寫細致詳盡,連施工現場某些材料的擺放位置,監察人員都拍照存檔。

  4。部分引入香港招標等制度。

  在內地,學校的工程校長管,醫院的工程是院長管,臥龍大熊貓自然保護區工程由該管理局局長。但按香港的規則,院長、校長、局長們可能根本不懂工程管理。香港的經驗是,由一個專業的項目公司來運作,院長、校長等都是外行人,說了不應算數。

  由於兩地法律上都有巨大差異,港方為爭取工程引入香港招標等制度,出動港川雙方負責援建的最高級別官員。時任政務司長唐英年和四川省常務副省長魏宏直接溝通,雙方的磋商進行了8個月,雙方終於敲定在雅安市的一系列項目中嘗試打捆招標。臥龍的項目,港方也獲準安排專業人士參與審標。港府援助的公路,也引人香港全套招投標做法及建築經驗。內地業界人士表示,這些制度上的經驗,可以通過四川試點,擴大到內地其它地方。

  5。香港政府注視民間專業力量,認為非政府組織在專業方面和軟件服務更加精通,因此90億撥款中有8700萬用來資助非政府組織參與援建,後來的事實也證明,民間專業力量援建的項目,不僅有很大部分是自籌資金,建築質量個個都是一流。

  6.首次把國際通用的災後康復理念包括心理康復等引入內地。港府出錢並提出援建川港康復中心,香港康復專家將國際最先進的康復標準與做法傳授四川災區,並讓四川醫護人員到港學習,雙方合力將中心提升為亞洲最大康復中心等。香港理工大學還與四川大學共建的災後與重建管理學院,香港直接聘請前聯合國的總幹事為院長,讓世衛專家以國際最先進做法,訓練出符合世衛標準的應急救援隊伍。港府還資助的青年義工多達三千多人,遠赴四川參與地震災後重建,把香港精細化的社會管理做法運用在四川。

  彭清華書記總結說,抗震救災及災後恢復重建,使川港兩地的友誼與合作進一步加深,香港已成為四川第一大外資來源地和第四大貿易夥伴,川港貿易年均增長20%以上,「我們期待雙方在“一帶一路”和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金融、科技、人文、教育、醫療、航空及旅遊等方面,進一步開展更深層次更高水準的互利合作,探索創新“一國兩制”體制下內地地方政府與香港特區合作交流新模式,共同開啟川港合作新篇章。」(記者 成文宇)

 

(表)四川地震香港援建項目

1。公路項目
省道 303(映秀至臥龍段)
綿茂公路(漢旺至清平段)

2。臥龍項目
生態保育項目共 11 個,主要為恢復保護區內自然生態環境及大熊貓保育科研設施
民生基建項目共 12 個,包括供電、供排水、垃圾處理、地質災害治理、道路、學校、醫療衞生、褔利院等

3。教育項目
包括 1 所幼兒園、17所小學、4 所九年制學校、33 所中學和 1 所職業中學;項目遍及 10 個自治州/市,共惠及178,000 名學生

4。醫療項目
35 個醫療及康復設施項目,分佈在 10 個縣市,包括醫院、保健院/衞生院、省級核心康復中心和遠程醫學網絡平臺。項目興建面積共376,764 平方米,提供 6,788 張病床。

5。社會福利項目
35個社會福利項目,包括8個社會福利綜合服務中心、1 所敬老院,以及 26 個縣級殘疾人康復服務中心,組成一個為40萬殘疾人服務的網絡

6。非政府機構項目
32 個援建項目,包括北川縣通口鎮防疫康復中心等

7。香港賽馬會項目
援建 7 個項目,包括綿陽市第三人民醫院香港馬會醫學綜合樓等

 

「坐在香港建的校舍裡有一種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我們一般就用肉眼看看建築的質量,他們香港來的人,一定要用錘子敲開混凝土柱子,看看裡面鋼筋大小、介面做得怎麼樣。」德陽袁家小學校長曾大玉對媒體說,一開始,她還覺得香港人做事復雜難以理解,隨著工程的推進,跟他們的溝通越來越多,對香港人的敬業和認真非常佩服,「坐在新落成的校舍裡,我有一種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按官方公的數據,在大地震中,有近萬間校舍倒塌,造成死亡和失蹤學生共5300餘名,當地學校建築質量的問題引起輿論強烈質疑,不少都被稱為豆腐渣工程,也引起不少死傷家長的抗議。

  為避免悲劇重演,為保證大地震等災難重臨時能最大限度保護學生,香港援建的各項工程都特別注重質量,學校建築則是重中之中。其中,
德陽市袁家小學由香港工程界社促會和九龍西區扶輪社,用部分政府資金和自籌資金共約250萬元重建。

  重建方案最初由內地設計,香港工程師認為只是震前建築的翻版,直接推翻重來。在重新設計及隨後的施工中,香港工程師特別派日本考察學習,在袁家小學的建設中就採用了不少日本的防震技術和設施,加入了更多防震的考慮,比如把教室的走廊拓寬了3米,中間的一條樓梯移到教學樓的一邊,每間教室增開了後門,強調操場的避難作用,校舍必須有一個房間專門儲備防災的緊急用品等等,獲得學校老師和學生的普遍好評。

  在香港援建工程中,共有56個教育項目,包括 1 所幼兒園、17所小學、4 所九年制學校、33 所中學和 1 所職業中學。項目遍及 10 個自治州/市,共惠及178,000 名學生。

  位於海拔2000多米的四川省汶川縣臥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的臥龍小學,建是香港援建的災後重建項目之一,孩子們經歷了臨時窩棚、帳篷、板房、異地復課,終於在2011年搬進新學校。

  新建成的臥龍小學採用全框架結構,不僅能抗8級地震,還安裝暖氣等設施,極大改變了震前教學設施設備極其簡陋的狀況,不僅有寬敞明亮的教室,還有現代化電子白板及計算機室、美術室、音樂室、心理輔導室等。

  臥龍小學教師黃建蓉說:「以前冬天只能靠電爐取暖,好多孩子手腳都生了凍瘡。上課也只靠『三尺講台、兩只粉筆、一張嘴』,現在學校條件好了,孩子們學習起來更安心,教學也更輕松,這些變化真的是溫暖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