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在中美貿易戰或將曠日持久的大背景下,「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性勢必日漸突出。中國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打造的70多個「境外經貿合作區」,因為具有良好基礎設施、投資可以享受所在國減免稅項等一大批優惠措施、產品出口歐美國家還沒有反傾銷調查及關稅壁壘等優勢,近年已吸引近4000家企業入區投資辦廠,累計投資已達270多億美元。這些園區既有加工製造、資源利用、農業產業,也有商貿物流、科技研發、綜合開發等,它們引導中國企業集群式走出去,也促進沿線國家經濟社會發展,達至合作雙贏、構建命運共同體的目標。源傳媒將用一系列專題,對這些境外經貿合作區進行詳細報道。

境外經貿合作區: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的雙贏平臺 

  「一帶一路」倡議自2013年提出以來,已有8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同中國簽署合作協議。中國和「一帶一路」沿線24個國家共建了75個境外經貿合作區,成為助力中國企業集結式「走出去」、並推動東道國工業化進程及相關產業發展的雙贏平臺。據最新統計,75個境外經貿合作區的入區中外企業達到3879家,累計投資270多億美元。截至2017年底,這些園區上繳東道國稅費累計達22億美元,並為當地創造了逾21.9萬個就業崗位,對當地的社會經濟發展作出巨大貢獻。由於仍屬探索階段,這些境外園區也存在經營管理者盈利能力不足、對國內宣傳不夠等問題,招商引資也仍然有很大的提高空間。

  境外經貿合作區是中國各級政府或企業在境外與東道國或東道國企業合作建設的、或參與建設的,基礎設施較為完善、產業鏈較為完整、輻射和帶動能力較強的加工區、工業園、科技產業園、經貿合作區等各類園區的統稱。

  歷經3個發展階段,目前進入持續快速發展期

  境外經貿合作區本身最初是中國對外援助的一種手段,大致經過三個發展階段,即從早期的低水準階段,到中期的穩定發展階段,再到2010年以後的持續快速發展階段,從無到有、由少到多,逐漸成長為中國企業「走出去」的獨特模式。

  1995年10 月,中央召開改革援外工作會議,提出要將中國改革開放的經驗用於援助發展中國家, 幫助其建立類似於深圳、廈門這樣的特區或經濟開發區,帶動其經濟發展。1998年10 月,中國埃及蘇伊士經貿合作區(最初叫特區),是中國在境外建設最早的園區之一。

  2006年,商務部公佈「境外中國經濟貿易合作區的基本要求和申辦程式」,宣佈建立50個「國家級境外經貿合作區」,鼓勵企業在境外建設工業園區、科技產業園區等各類經濟貿易合作區,為中國企業「走出去」搭建平臺,境外園區開始穩定持續地發展。「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後,為境外園區的建設與發展提供了新的機遇。境外經貿合作區趁勢而上,進入快速發展期。

  由於中國政府主動地鋪路搭橋,中國一批知名企業勇敢地走出去,與各東道國密切合作,通過不斷優化合作區的發展佈局,完善合作保障機制,拓寬資金支持範圍,創新合作區融資方式,中國企業與越來越多有條件、有意願的沿線國家,共建經貿合作園區,吸引各國企業入園投資做生意,逐步形成各國優勢互補、良性互動的產業集聚區。

境外園區的當地工人正在緊張工作

  境外園區為所在國的經濟發展做出實實在在的貢獻

  2013年~2017年,中國境外經貿合作區新增40多個,短短5年的增長數量超過此前20年的總和,大部分都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一批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落地開花的中國境外經貿合作區,與所在國企業一起,致力於尋求利益共同點,充分發揮了各方優勢和潛力,推動融合與發展,合作雙贏,為加快當地的產業發展、擴大就業機會、改善民生福祉,做出了實實在在的貢獻。

  2017年堪稱境外經貿合作區的爆發年,中資企業僅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開辦的境外經貿合作區就新增加19個,涉及國家新增4個,入園企業增加2330家,比2016年年底增加2倍多,上繳東道國稅費達到11.4億美元,比2016年翻了一番。

  商業部在今年3月的「兩會」期間透露,目前,中國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建設的境外經貿合作區共有75個,入區企業達到3879家,累計投資270多億美元。

  這些園區,既有加工製造、資源利用、農業產業等類型,也有商貿物流、科技研發、綜合開發等類型,不僅使中國優勢產業汽車、摩托車、機械、電子、化工、紡織、服裝等在海外形成集聚效應,也降低了中國企業「走出去」的風險與成本。它們引導中國企業集群式走出去,實現產業集聚式發展,也大大促進了園區所在國的經濟社會發展,推動其加速工業化進程。

  對於東道國而言,這些合作區吸引了更多的中國企業前來投資建廠,在增加就業、提高稅收、擴大出口創彙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有力地推動了其工業化進程,並促進相關產業的升級。截至2017年底,這些境外合作區上繳東道國稅費累計達22億美元,為當地創造了21.9萬個就業崗位。

  經商務部考核確認的20多家境園區盈利狀況良好

  在這些境外經貿合作區中,以在東南亞國家設置的園區目前發展最好,建設速度也較快,其次則是在俄羅斯、匈牙利等國家。

  商務部相關負責人表示,通過商務部、財政部考核確認的21家境外經貿合作區盈利狀況良好。這20個境外經貿合作區中,與東南亞國家合作的經濟區有8個,包括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經濟特區、泰國泰中羅勇工業園、中國印尼聚龍農業產業合作區、雲南首個國家級境外經貿合作區、老撾萬像賽色塔綜合開發區等。

              表1 商務部考核確認的21家境外園區

  另外,在非「一帶一路」的20個國家,截至2017年,中國企業也建成初具規模的境外經貿合作區24家,累計投資近70億美元,入區企業575家。

  華東師範大學等單位近期發布「『一帶一路』倡議下中國海外園區建設與發展報告」顯示,建設、發展比較的海外園區,多位於產業基礎較好、社會穩定的國家,如越南龍江工業園、泰國羅勇工業園、埃及蘇伊士經貿合作區、華夏幸福印尼產業新城、中國·印尼聚龍農業產業合作區等,一般增長潛力非常高,尤其是園區建設模式具有可推廣和可復制的價值。

  而目前發展不太理想的園區,多位於產業基礎較差、多種風險較大的國家,如中塔工業園、格魯吉亞華淩自由工業園、中哈邊境合作中心等。

  另一方面,由於國內對境外經貿合作區的宣傳介紹力度不夠、資訊等比較缺乏,國內企業對境外經貿合作區價值的認識,還處於相當不足的狀態,加上很多境外園區位於比較貧窮落後或發展水準不足的國家,導致不少境外園區在國內外的知名度都不高,對其打開招商市場、吸引企業入駐等帶來不少困難。

  為進一步推進境外經貿合作區的建設,中國商務部與相關部門出臺一系列措施:一是加強規劃引導,2017年4月商務部推出「境外經貿合作區發展佈局指引(2016-2025年)」,指導地方和企業有序開展合作區建設;二是與園區所在國的政府簽署有關協議,共同提供優惠政策支持;三是強化雙邊機制保障,充分利用雙邊經貿工作機制以及合作區工作組,與東道國加強溝通和協調,為企業建設合作區創造良好的外部環境;四是加強服務理念指導,推出《境外經貿合作區服務指南範本》,推廣國內開發區的建設理念、管理機制和招商經驗;五是發揮國內行業商/協會作用,利用商/協會的資源和管道,幫助園區進行招商推介。因此,一般認為,境外經貿合作區具有非常廣闊的發展前景。

 

  專家:海外園區已成「一帶一路」國際合作強推手

  內地學者分析,建設比較成熟的境外經貿合作區,目前已在多方面發揮作用:一是成為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和國際產能合作的重要載體,二是成為中國企業「走出去」的平臺和名片,並且是強有力的推手。很多園區都對入園企業提供「一站式」服務, 打破了企業家和投資人對地域的陌生感和不適感,在幫助企業發展和處理當地政策關係上起到重要作用。

  「境外經貿合作區有效降低了中國企業走出去、東道國引進外資的交易成本。」 北京大學盧鋒教授認為,當前吸引中國投資的「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大多是不太發達的國家,制度、基礎設施條件等相對來說都不太完善,這樣投資環境也難以在短時間內改善,海外園區借鑒了中國開辦特區的做法,可以提供一個比較現實的解決方案,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在園區有限的空間點提供有利條件,實行降低關稅、減少官僚主義等新制度,創造新的經濟環境,在地緣風險突出的國家,中資企業「抱團」經營比「單兵作戰」能更好地對抗風險和不確定性。

  一般情況下,境外經貿合作區都有兩國政府間的協議作為基礎,享受多項優惠政策,獲得東道國提供的土地、稅收、基礎設施配套等方面的優惠政策和便利條件,入駐企業都享受到良好的待遇。

  例如,越南龍江工業園的優惠政策是企業從有收益當年起享受15年的企業所得稅優惠,稅率為10%;自盈利之年起4年免稅,後續9年稅率為應繳稅款額度的50%等。中老磨憨-磨丁經濟合作區給予區內企業的政策是可取得老撾原產地證書,享受發達國家的最惠國待遇,還可以享受自由用工、自助注冊、稅費減免等優惠。

  同時,規避貿易壁壘也成為一些海外園區得天獨厚的優勢,一些產品從中國出口會受到歐美國家的反傾銷調查及關稅壁壘,但從一帶一路相對貧窮國家出口同樣的產品,則沒有這方面的障礙。例如,作為世界最不發達國家之的柬埔寨,基本不存在發達國家的貿易壁壘阻礙,反而可享受歐美等國給予的特殊貿易優惠政策及額外的關稅減免優惠。

柬埔寨西港經濟特區漂亮的廠房

  境外經貿合作區經過多年建設,已具備基本齊備的基本設施,免去企業赴外國投資最初建設的煩惱。園區都為入駐企業提供一站式、一條龍服務,強調孵化功能,為中國企業「走出去」提供保姆式的服務。比如,中國·印尼聚龍農業產業合作區為例,該園區投入大筆資金興修道路、橋梁、水電等,水電路網設施齊全,此外還可為入駐企業提供簽證、企業注冊、政府審批、勞工、法律、稅務、金融、物流報關等服務。泰中羅勇工業園為入園企業在泰國的注冊、取得各項許可證提供幫助,並在企業遇到問題時出面協調。

  國務院發研中心研究員羅雨澤認為,境外經貿園區目前進入了加快發展的黃金時期,因為目前中國勞動力成本比較優勢已大幅弱化,土地使用成本的上升,加上中國產業國際競爭力提升,在其他發展中國家建設經貿園區成為比較好的選擇,一些發展比較好的園區現在都在考慮擴區。(記者 成文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