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
 
  因改革開放而生,因改革開放而興。三十而立的海南,在改革開放時代大潮的背景下,經過30年的不懈努力,實現了從邊陲小島向國際旅遊島的蛻變,成為當代中國改革開放的一個縮影。如今,海南站在新的發展起點上,未來海南將實幹推動新一輪改革開放,實施更加精准、更加配套的改革舉措,建設新時代更加開放、更具活力、更為國際化的經濟特區。
 
  三十而立,海南改革再出發
 
  在建省辦經濟特區30周年的時間節點,海南如何扛起“三十而立”的責任擔當?如何提升經濟特區的品質和內涵?如何打造一個升級版的國際旅遊島?成了這個時代的海南新命題
 
  今年,恰逢東道國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博鼇亞洲論壇2018年年會設置了“改革再出發”板塊。繼往開來的歷史關口,中國改革開放的話題再次引起世界關注。
 
  40年風雷激蕩,中國依靠改革開放這個決定命運的關鍵一招,闖出了一條中國特色的跨越式發展道路。而在中國最南端的海南,經過30年投身改革開放時代大潮的不懈努力,實現了從邊陲小島向國際旅遊島的蛻變,成為當代中國改革開放的一個縮影。
 
  因改革開放而生,因改革開放而興。三十而立的海南,如今站在了新的發展起點上。
 
  向南,一直向南
 
  1988年4月的一天,黃一鳴從位於海口市海府路的海南行政區委辦事回來,看到兩名工人正踩著三輪車,緩緩地往區政府大院方向騎去,車子上放著一塊大大的牌匾,刻著七個大字:“海南省人民政府”。
 
  黃一鳴沒多想,立即返回區政府院內的單位辦公室拿上相機,跟著三輪車,一路去了當時即將成為海南省政府辦公地的大院門前。一名穿著白襯衫的工作人員踩著倚門的竹梯,正準備從另兩名工作人員手中接過紅色彩緞,將印有“海南省人民政府”字樣的大牌匾掛上牆,“哢嚓”一聲,黃一鳴用鏡頭定格下了這一珍貴時刻。
 
  就在拍下《建省掛牌》照片的第二天,1988年4月26日,在當時的廣東省海南行政區政府大門,包裹的紅布被拉下,“中國共產黨海南省委員會”“海南省人民政府”正式掛牌,海南的發展 進入了新的歷史時期。
 
  其實,海南島的開發建設在改革開放之初就受到中央的關注。
 
  海南,扼守海上絲綢之路要衝。歷史上,它經歷了血與火的洗禮,飽經滄桑,終是不屈不撓;建省之前,它作為中國南大門的國防前哨,資源富饒,卻較落後封閉。
 
  1978年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後,中央決定進行對內改革和對外開放。為了給改革尋找突破口,相繼在深圳、珠海、廈門和汕頭四個地方設立經濟特區。
 
  海南島的開發也在這個時期開始破題。1980年,國務院專門召開了海南島問題座談會,並形成了《海南島問題座談會紀要》。
 
  1983年二三月間,國務院連續三次召開了研究海南島開發建設問題的座談會,並形成了《加快海南島開發建設問題討論紀要》,明確提出了“以實行對外開發促進島內開發的方針”。從此,海南的開放和發展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
 
  “我們正在搞一個更大的特區,這就是海南島經濟特區。海南島好好發展起來,是很了不起的。”1987年6月12日,鄧小平首次向世人宣佈了這一重大決策。
 
  10個月後,1988年4月13日,七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正式批准海南建省、辦全國最大的經濟特區。由此,海南實現了歷史大跨越:從廣東省的一個行政區成為共和國最年輕的省份,從封閉落後的國防前線成為改革開放的最前沿。
 
  很快,海南成為上世紀80年代中後期知識份子和青年學生嚮往的熱土,數以萬計的人川流不息地跨越瓊州海峽,湧向海南。這一改革開放中的罕見現象,後來被稱為“十萬人才下海南”,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名字:闖海人。
 
  北京青年秦建國上島的那天,藍天白雲,陽光燦爛。他背著幾十包速食麵和一本畢業證書,經過幾天幾夜的顛簸後才踏上這片熱土。嚴嚴實實的冬裝,終於在秦建國輾轉於火車、大巴、輪渡之際,被一層接一層地脫去,甚至可以視其為一種儀式——告別過去,奔向未來。他一直記得那首歌:“誰不愛自己的家,誰願意浪跡天涯,只因要走自己的路,只因種子要發芽。”
 
  1988年前後,“十萬人才下海南”,不同於海南島歷史上的任何一次人口大遷移,對於這些新理想的追求者而言,海南省比“特區更特”的設想,曾代表著夢想與希望。
 
  三角池,在當年的海南,沒有比這個名字更被人熟知的地名。
 
  它位於海秀路與博愛路、海府路三條路交叉地帶,緊挨海南省委、省政府,距當年的人才交流中心不過六七百米。由於人才交流中心場地有限,海口東湖附近逐漸自發形成了一個求職資訊交流的場所。求職大學生們在三角池公園的圍牆上粘貼留言、互換資訊,他們互相鼓勵,互相寬慰,甚至夜幕降臨時在那兒朗誦詩篇,大聲歌唱……
 
  如今,作為海口城市更新項目之一,三角池片區(一期)綜合環境整治專案,修復了城市記憶,再現著市井活力。據說,這裡還將搭建一面“闖海牆”,以打造具有闖海文化歷史的特色記憶帶,讓人記住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
 
  闖海人的大軍中,後來最為人熟知的就是“萬通六君子”。王功權、馮侖、王啟富、易小迪、劉軍、潘石屹,6個風華正茂的年輕人,湊足了3萬塊錢,在海南開始了一場華麗的冒險。到1993年改名成立萬通集團時,他們已經賺到了3000萬元。從海南做房地產起家,萬通六君子中的馮侖、易小迪、潘石屹都成為中國房地產界的大佬,王功權後來轉身成為著名投資人。
 
  一往無前走下去的闖海人精神,是大特區精神的重要組成部分。
 
  “敢闖敢試敢為人先埋頭苦幹的特區精神,是海南特區建設中逐漸孕育和錘煉出的思想靈魂和精神風貌,是展示特區人品格、凝聚特區人力量、激勵特區人奮進的精神財富。”海南省委黨史研究室主任毛志華認為,特區精神是勇於探索、奮力爭先的“首創”精神;特區精神是腳踏實地、尊重規律的“求是”精神;特區精神是顧全大局、甘於奉獻的“擔當”精神;特區精神是奮發有為、自強不息的“拼搏”精神。
 
  30年來,敢闖敢試敢為人先埋頭苦幹的特區精神,提振了海南大特區讓人刮目相看的精氣神。
 
  2017年6月,海南省委書記劉賜貴在與南海研究院、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的專家學者舉行座談時談道,“要發揚敢闖敢試敢為人先埋頭苦幹的特區精神,善於抓住機遇、創造機遇,立足全國最大經濟特區,進一步明確海南未來的戰略地位和歷史使命。”
 
  這裡留下奮鬥的汗水
 
  2018年央視春節聯歡晚會三亞分會場異常繽紛奪目。作為央視春晚策劃人,三亞分會場的第一場展現方案,朱海投了贊成票。
 
  事實上,看過2018年央視春晚的觀眾,也切實體味到了這樣一種觀感。那一種對海南感情的涓涓傾訴,一如數十年前的朱海之于海南,在寂靜的深夜,跑向沙灘,面對大海,放聲朗誦詩歌,追問大海:“你聽到了嗎?你聽到了嗎?”
 
  對於在海南奮鬥的那些歲月,朱海歷歷在目。
 
  辦省級經濟特區,沒有現成的經驗可以借鑒,海南要“摸著石頭過河”,趟出一條前人沒有走過的路。建省之初,海南緊鑼密鼓地推出了多項領風氣之先的改革,成了全國改革的試驗場。
 
  體制改革方面,海南更是一馬當先。1988年,海南率先進行省級機構改革試驗,實行省直管縣體制,探索“小政府、大社會”管理架構,極大地提高了行政效率。1991年,率先推行全民所有制企業股份制試點,全面推進企業股份制改革。1993年,率先推行“先上車後買票”的企業登記制度改革和機動車燃油附加費改革。2004年,率先取消農業稅,2005年比全國提前一年取消了農業特產稅。
 
  發展路徑方面,從“一省兩地”到“生態立省”,從“國際旅遊島建設”“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12個重點產業”到“構建現代化經濟體系”“高品質發展”,海南不懈探路尋徑,積蓄起發展的後勁和活力。
 
  對外開放方面,1990年,國務院批准,外國人可在海口或三亞辦理入境簽證,海南成為了國內率先實行落地簽證的地區。 2000年,經國務院批准,海南開始實行21國旅遊團免辦簽證政策。1993年,洋浦經濟開發區正式封關運作,被稱為“中國改革開放晴雨錶”。2003年,率先實行航權開放試驗,開放第三、四、五航空運輸業務權。2001年,博鼇亞洲論壇召開成立大會,選定瓊海市博鼇鎮為永久會址。2009年12月31日,國務院《關於推進海南國際旅遊島建設發展的若干意見》,明確賦予海南省26國免簽證政策,目前,免簽政策覆蓋面還在進一步擴大。
 
  一項項改革措施,突破當時思想和體制的藩籬,引領了全國相關領域的改革開放,至今都還有著深遠的影響。
 
  海南立昇,這家從海南起步的科技實業公司,不僅在海口建成了全球最大的超濾膜生產基地,而且逐步發展成為世界上少數幾個能自主開發高性能超濾膜並達到產業化生產的大型超濾膜及其元件供應商之一,其產品和服務覆蓋到全球40多個國家和地區。
 
  “來海南,我從未後悔過!”海南立昇淨水科技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陳良剛不止一次吐露心聲:“如果換一個城市,或許就沒有如今的海南立昇 。來海南,是我的選擇,是新生活的開始,海南留下了我奮鬥的汗水。”
 
  在海南尋求破題的突圍中,中央給予了高度重視和親切關懷。
 
  “我很喜歡出海,有時間跟你們一塊出海去。”潭門不少漁民的家中,都珍藏著一張照片,那是2013年習近平總書記來到潭門時與他們的合影留念。
 
  2013年4月,剛就任國家主席20多天的習近平,出席博鼇亞洲論壇年會,向中外嘉賓宣告:“中國將堅持改革開放不動搖!”“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上!”在隨後視察海南時,他強調全國最大的經濟特區、重溫鄧小平的夙願。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改革開放是決定當代中國命運的關鍵一招,也是決定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關鍵一招。
 
  聲聲囑託,穿雲破霧。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征程上,海南經濟特區的使命遠沒有完結,而是要求更高,任務更重,責任更大。
 
  2017年4月,海南省委書記劉賜貴履新伊始,就主持召開省委常委(擴大)會議,認真學習習近平總書記2013年在海南考察工作時的重要講話等內容。隨後,新一屆海南省委在全省開展了轟轟烈烈的“百日大研討大行動”,以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視察海南時的重要講話精神、建設美好新海南為主題,謀劃推動海南新一輪改革開放發展。
 
  中共十九大閉幕不久,海南省委七屆三次全會通過了《中共海南省委關於認真學習宣傳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的意見》,出臺33條學習宣傳貫徹意見。
 
  改革開放的珍貴樣本
 
  在海南經濟特區的改革開放和建設發展史上,洋浦始終備受關注,但又命途多舛。建省初期,它曾開創了“外商成片開發,綜合補償,承租土地”的洋浦模式。但隨後的“洋浦風波”讓它飽受爭議。1992年,洋浦成為中國唯一享受保稅區政策的國家級開發區。
 
  自2004年開始,在國務院的支持下,海南省委、省政府對洋浦的開發主體實施了兩次重組,於2007年實現了政府主導開發的重大轉變。2008年11月,洋浦保稅港區正式開港運行,這是中國正式投入運行的第四個保稅港區。各項體制機制理順之後,洋浦的產業發展開始發力。
 
  洋浦經濟開發區管委會主任張磊向《中國新聞週刊》介紹,洋浦目前的主導產業已經成形成勢,堅持集約、集群、環保、園區化、高技術的發展方向,推動新型特色工業成長壯大。“建區以來,累計完成固定資產投資1100億元,其中生產性投資890億元,形成油氣加工一個600億級產業集群,油氣儲備、漿紙一體化兩個200億級產業集群,港航物流、農產品加工、現代金融等若干個十億級產業集群。”
 
  在一些重點領域改革取得更大進展,是海南近年來體制機制改革的重要突破方向。
 
  2015年6月5日,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中央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十三次會議,同意海南省在全國率先開展省域“多規合一”改革試點,要求發揮好試點對全域性改革的示範、突破、帶動作用。
 
  作為中央全面深化改革的重點任務,“多規合一”要破解規劃建設“相互打架、難以對接、各自為政、資源浪費”等問題,為當前定下規範的發展路子。
 
  2017年6月,海南成立了全國唯一省級規劃委,主要負責全省空間類總體規劃的編制、管理和督察,確保《海南省總體規劃》出臺後,能夠一張藍圖幹到底。
 
  在成立大會上,海南省省長沈曉明將這個機構的設立與海南改革全域相提並論,指出省規劃委員會就是因改革而生,要勇於為改革擔當,發揮敢為人先敢闖敢試敢於突破的特區精神,努力推動政府治理體制機制創新。
 
  海南省規劃委主任丁式江在接受《中國新聞週刊》採訪時表示,海南省“多規合一”改革試點自2015年啟動以來,在統籌協調主體功能區規劃、生態保護紅線規劃、城鎮體系規劃、土地利用總體規劃、林地保護利用規劃、海洋功能區劃等六類空間性規劃的基礎上,編制完成《海南省總體規劃(空間類2015-2030)》並於2017年11月獲國務院批准實施,繪就了全省“一張規劃藍圖”,建立了統一的空間規劃體系。
 
  如今,這項發軔于海南的重大改革已經開始走向全國,被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評價為“在推動形成全省統一空間規劃體系上邁出了步子、探索了經驗”。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於2017年1月9日印發了《省級空間規劃試點方案》,要求在海南等地試點基礎上,將吉林、浙江、福建、江西、河南、廣西、貴州等7個省份納入省級空間規劃試點範圍,推進省域“多規合一”改革。
 
  海南的春天,是被火紅的木棉花喚醒的。每年二三月,到昌江看木棉花已成為海南島西部旅遊的熱點之一。
 
  抓住率先在全國開展省域“多規合一”改革的契機,海南把全島作為一個大景區來規劃建設。兩年來,海南以“點、線、面”入手,率先全面啟動全域旅遊示範省創建工作,為全國探索經驗、作出示範,也有效促進海南旅遊轉型升級。
 
  這既是中國大眾旅遊時代的大勢所趨,也是海南國際旅遊島建設以來經驗積累的必然結果。
 
  2009年12月31日,《國務院關於推進海南國際旅遊島建設發展的若干意見》(以下簡稱意見)發佈,標誌著海南國際旅遊島建設正式上升為國家戰略。
 
  這是繼建省辦經濟特區之後,中央對海南給予了力度最大、範圍最廣的一次支持。《意見》提出海南島的發展目標為:到2020年,旅遊服務設施、經營管理和服務水準與國際通行的旅遊服務標準全面接軌,初步建成世界一流的海島休閒度假旅遊勝地。
 
  歷史的年輪書寫發展的軌跡。
 
  2014年3月,經海南省委主動請纓,中央政法委批准海南成為全國第一批六個司法體制改革試點省份之一。
 
  “本輪司法改革的目的,就是通過競爭讓能者上、庸者下,樹立法官檢察官職業的尊榮感。”時任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院長董治良介紹,根據海南省直管縣市的省情和法院隊伍實情,在全省三級人民法院整體同步推進改革試點工作。
 
  自當年12月省委政法委全省“司改”動員會以來,至2017年10月已完成59項改革任務,被中央政法委肯定“海南‘司改’蹄疾步穩”。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兩次批示肯定了海南人民法院“司改”工作,稱海南人民法院“司法改革走在全國前列,發揮了示範作用”。
 
  2015年12月29日,按照現代企業制度的要求新組建的海南省農墾投資控股集團掛牌,解決了原農墾總局和農墾集團“兩張皮”相互掣肘、資源難以整合、決策效率不高等問題,海南農墾性質從政社企混合體向完全市場主體轉變,實現體制機制的根本性轉變,也為全國農墾系統改革提供了經驗。
 
  醫療旅遊已經成為海南吸引境外遊客的一張亮麗名片,擁有“國九條”優惠政策的瓊海博鼇樂城國際醫療旅遊先行區加快建設。2018年3月31日,位於先行區的博鼇超級醫院開業,臨床醫學領域院士和學科帶頭人領銜的國際感染病醫學中心、國際肝膽胰腫瘤診療中心等12個頂尖學科團隊正式入駐。
 
  改革並未到此為止。持續深化“放管服”和商事制度改革,開展園區“極簡審批”改革試點,建成全省“一張審批網”。
 
  一方面,在省域多規合一的指導下,海南生態軟體園等園區以統一規劃審批代替單個專案審批,打造為入園企業一站式服務的“極簡審批”;另一方面,省政務資訊資料平臺已接入500多個各部門各領域資訊系統,資訊系統共用率達99.46%,“椰城市民雲”等大資料應用APP相繼上線,市民逐漸享受到“不見面”的政務服務和審批服務。
 
  正是這些敢闖敢試的地點、“當時行之不覺”的拐點,繪製了一幅幅“將改革開放進行到底”的歷史底本。
 
  2017年4月,海南省第七次黨代會報告描繪出海南未來的發展之路—— “以加快建設國際旅遊島為總抓手,發揮‘三大優勢’”“持續開展生態環境整治,優化生態環境品質”“深入推進改革開放,爭創經濟特區體制機制新優勢”“高水準發展以旅遊業為龍頭的現代服務業”“打造熱帶特色高效農業王牌”……字字句句,飽含憧憬,指引海南邁向高品質發展。
 
  2018年2月2日,劉賜貴在外交部海南全球推介活動上說,“建省辦經濟特區30年來,特別是近5年海南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些巨大成就、巨大變化有力印證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的英明偉大,印證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是一條光明之路,印證了經濟全球化是不可阻擋的世界潮流,印證了改革開放是發展中國更是發展海南的關鍵一招。”
 
  全面融入“一帶一路”
 
  1997年7月,海南萬泉河畔一個充滿詩意的日子。
 
  在海南博鼇投資多年的蔣曉松與私人朋友日本前首相細川護熙夫婦、澳大利亞前總理霍克、菲律賓前總統拉莫斯,在他新開業的博鼇鄉村高爾夫球場揮杆。白色的小球呈弧線飛出,也飛生了一個創建博鼇亞洲論壇的構想。
 
  2001年2月27日,由25個亞洲國家和澳大利亞共同發起、非政府性的博鼇亞洲論壇正式成立,並將博鼇作為論壇的永久所在地。17年來,博鼇亞洲論壇這支巨大的“麥克風”,不斷地將亞洲聲音傳向世界。
 
  中共十九大報告指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要建設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榮、開放包容、清潔美麗的世界。”
 
  習近平總書記曾兩次在博鼇亞洲論壇年會上深入闡述人類命運共同體思想的深刻內涵和實現路徑。一次是2013年,另一次是2015年。
 
  海南省外事僑務辦公室主任王勝認為,要將論壇打造成為服務“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平臺,與“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相應銜接、互為呼應,共同推進“一帶一路”建設,服務推動構建新型國際關係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總目標。
 
  從2015年起,海南借助博鼇亞洲論壇優勢,搭建中國-東盟省市長對話平臺,每年達成一系列共識,有力推動了海南與“一帶一路”國家特別是周邊國家的交流合作。
 
  在2017年的對話會上,劉賜貴代表海南向與會各周邊地區呼籲,深化務實合作的成果不僅僅體現在倡議上,要轉化為具體的政策、專案,取得一批實實在在的成果,與東盟各省市共同打造“泛南海旅遊經濟合作圈”。他希望,“通過不斷開放合作,將海南打造成為展示中國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重要視窗。”
 
  真誠是全世界共通的語言。
 
  2017年7月,海南分別與菲律賓巴拉望省、印尼巴厘省簽訂友好協議。有關統計顯示,海南各城市已經與54個國外城市結為友城,為落實泛南海旅遊經濟合作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而2016年,海南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進出口貿易額達504億元,占全省進出口貿易額的67.3%。
 
  過去幾年中,海膠集團、海南礦業等一批本地企業在優惠政策、優勢資源的促進下,積極通過海外投資、海外並購等多種方式將生意做到海外,在創造了經濟效益的同時也為當地的發展帶去利好與機遇。
 
  “走出去”的不僅有企業,還有海南先進的技術。
 
  曾經,海南熱帶農業專家走進馬爾地夫為椰子樹“看病”,幫助馬爾地夫建設椰心葉甲天敵工廠和椰子害蟲聯合試驗室,解決了椰心葉甲天敵人工繁殖和室內飼養技術問題。
 
  自2016年9月以來,海南省已4次派出醫療隊在柬埔寨實施白內障複明手術,累計篩查病患近2500人,實施白內障複明手術543例,手術成功率100%。
 
  現代化的交通基礎設施、便捷的通關服務、迅速增長的需求,讓海南發展郵輪經濟的優勢盡顯。目前,三亞國際郵輪母港正在進行二期工程建設,目前兩個15萬噸郵輪泊位已經基本建成,兩個預留22.5萬噸級泊位也已完成建設,待獲批後即可進行設備安裝並投入使用。
 
  作為國家賦予海南國際旅遊島建設含金量最高、影響最廣泛的核心政策之一,離島免稅政策自2011年4月20日落地實施以來,已成為海南一張 “金名片”。據海口海關統計,截至2018年1月底,共監管三亞、海口兩家免稅店累計銷售額314.8億元,購物4027.2萬件,購物人數1000.7萬人次。
 
  2018年3月23日,馬德里時間晚上21點50分,西班牙馬德里巴拉哈斯機場迎來了海南航空深圳——馬德里航線首航航班HU7983。截至2017年底,海南航空已開通“一帶一路”相關國際和地區航線逾100條,為“一帶一路”沿線區域的經貿、人文交流架起了新時代的“空中絲路”。
 
  海航,是海南本土最大的企業,也是本土培育壯大起來的優秀企業,更是海南大特區一張名揚天下的名片。
 
  “必須把改革開放的大旗一扛到底!”沈曉明說,“要以開放倒逼改革,使海南成為中國服務業對外開放的重要視窗。”
 
  在開放戰略上,海南正在謀劃,全面融入國家“一帶一路”戰略大局,推動打造“泛南海經濟合作圈”,加快海南與沿線國家和地區空中、海上互聯互通,從2017年起爭取3年內開通100條國際航線,全面深化重點產業國際合作,提升國際化水準。

  以實幹推動新一輪改革開放
 
  潮起潮落,滄海桑田。在跌宕起伏的歲月中,海南曾遭遇過發展瓶頸,探索過艱難轉型,但始終沒有失去前進的動力。
 
  在建省辦經濟特區30周年的時間節點,海南如何扛起“三十而立”的責任擔當?如何提升經濟特區的品質和內涵?如何打造一個升級版的國際旅遊島?成了這個時代的海南命題。
 
  “改革開放是海南發展關鍵的一招。”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3年考察海南時如此強調。
 
  “海南因改革開放而生,因改革開放而興。”劉賜貴用兩個“三更”闡述未來海南深化改革開放的路徑:海南在認真貫徹落實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大精神、深入學習研討習近平總書記視察海南時的重要講話精神的基礎上,以實幹推動新一輪改革開放,實施更加精准、更加配套的改革舉措,建設新時代更加開放、更具活力、更為國際化的經濟特區。
 
  在海南新一輪改革路線圖的設計上,劉賜貴提出了四個重點方向:一是對海南新一輪改革開放進行系統謀劃,站在服務國家戰略的高度,開展對外開放、生態文明、產業發展等方面的體制機制創新。二是深化省域“多規合一”改革,以《海南省總體規劃》為引領,把全省作為一個大城市大景區來統一規劃、建設和管理。三是嚴格實施新的市縣發展綜合考核評價辦法,從今年起取消全省2/3市縣的GDP考核,更加側重於對生態保護、脫貧攻堅、“五網”基礎設施和“美麗海南百鎮千村”建設等考核,扭轉“唯GDP思想”和“房地產依賴症”,推動高品質發展。四是要以刀刃向內、壯士斷腕的勇氣深化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加快行政區劃和行政體制、國資國企等重點改革,激發經濟社會發展的動力和活力。
 
  與過去單兵突進式的改革模式相比,新時代,海南的改革開放更加貼合國家全方位對外開放的大局,更加主動融入國家戰略。海南開放的一舉一動,都不再是“孤懸海外”的“試驗場”,而是國家開放的排頭兵。
 
  目前,海南作為最大經濟特區,在經濟外向度方面,跟一些島嶼經濟體和國內開放度高省份相比,還存在差距。
 
  海南省商務廳廳長呂勇在接受《中國新聞週刊》採訪時表示,“下一步將著力深化服務貿易創新發展試點,推動海南服務貿易全方位對外開放。”
 
  事實上,2016年2月,海南省已經從國務院獲批開展服務貿易創新發展試點,試點期為2年,共出臺實施60多項政策措施,取得了很多成效。海南的試點,重點在旅遊、教育、醫療健康、運輸、文化體育娛樂、保險、服務外包、中醫藥等八個領域,在管理體制、促進機制、政策體系、監管模式等方面進行了探索。
 
  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院長遲福林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從30年的發展實踐看,什麼時候開放有重大突破,什麼時候海南的改革和發展就能快起來。
 
  2018年2月2日,在外交部舉辦的首場全球推介會上,時任外交部部長、現任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面對16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的240余位元外交官,風趣幽默地推介海南:“來到海南島,身體會更好;結交海南島,未來會更好!”
 
  30年前,剛從重慶大學畢業的河南青年景柱加入了“十萬人才下海南”滾滾人潮。如今,他已是海南省工商聯主席、海馬集團董事長。3月的一天,在海口西海岸面朝大海、回想往事時,他情不自禁提筆寫下了一首小詩《大海的訴說》,留下了這樣幾句話:
 
  “又是一個三十年,
 
  我們還要化作一道道海浪,
 
  簇擁無數沸騰的花朵。
 
  其中有永遠芳華的你,
 
  也有永遠青春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