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傳媒訊】中亞地處亞歐大陸心臟地帶,古時因絲綢之路而閃耀世界,也因絲綢之路逐漸沒落而退隱舞臺。隨著現代化大國的崛起,中亞等國似遊離世界邊緣。慶幸「一帶一路」的倡議再讓中亞地區重新發熱,憑藉著優越的地理位置及豐富物產,擔當著「一帶」的陸上要沖及核心利益區,潛力巨大。

  源傳媒記者 邱媛

  2013年9月,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哈薩克斯坦的納紮爾巴耶夫大學發表題為「弘揚人民友誼,共創美好未來」的演講,首次提出要創新合作模式,共同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即「一帶一路」倡議。而倡議在中亞國家首次提出,表明中國將中亞國家置於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的重要位置。

  「一帶」連接亞太地區與歐洲,中段經過中亞等國,像上海合作組織(下稱「上合組織」)中的中國、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坦、塔吉克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都在其上;上合組織其他4個觀察員國,包括阿富汗、白俄羅斯、伊朗、蒙古,及6個對話夥伴,亞塞拜然、亞美尼亞、柬埔寨、尼泊爾、土耳其、斯裏蘭卡也在沿線。

  對於「一帶一路」倡議,中亞國家積極響應並參與。3年多來,以「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為主軸,中國與中亞國家攜手並肩,不斷探索互利共贏的國際合作新模式。

  理念與「上合」精神一致

哈薩克

  哈薩克斯坦是中亞大國,現已是中國在中亞地區的第一大貿易夥伴。其天然氣、煤炭、鉻、鉛、鎢及黃金等礦產蘊藏豐富,是全球重要的能源供應國,作為「一帶一路」的重要節點,政府一直致力改善物流及貿易基建,推動有關設施現代化。

烏茲別克斯坦

  烏茲別克斯坦經濟仍與棉花、水果、蔬菜和穀物(小麥、稻米和玉米)的種植及加工息息相關。2015年6月,烏中兩國簽署協議,在「一帶一路」框架下擴大經濟合作,今後在商業、交通等領域將有更多雙邊合作,並推動大宗商品貿易、基礎設施建設及工業園項目發展。

塔吉克斯坦

  塔吉克斯坦銻、鋁、金、銀等礦產蘊藏豐富,水電開發潛力龐大,農業如種植棉花和小麥亦有發展潛質,近年該國與中國的貿易日益蓬勃,而中國企業亦派員參與更多基建項目,包括沙赫裏(Sahelistan)隧道、塔吉克至烏茲別克公路,以及多個資源開採項目。

吉爾吉斯坦

  吉爾吉斯坦是山國,經濟依賴開採及出口黃金、汞、天然氣、鈾,以及棉、肉類、煙草、羊毛及葡萄等農產品。由於山多平地少,畜牧業在該國的農業經濟中舉足輕重,糖、水果、蔬菜、肉類、奶及油等食品加工業亦很發達。

  哈薩克斯坦與吉爾吉斯坦、塔吉克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都是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創始成員。而亞投行亦將支援區內發展基建和其他產業,如能源和電力、交通、電訊、農村基建和農業發展、供水和衛生、環境保護,城市發展和物流等方面。

  上合組織秘書長拉希德·阿利莫夫早前曾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一帶一路」的核心理念中有許多重要的概念,如和平合作、開放與包容、互諒與互利等,都與上合組織憲章精神一脈相承,符合組織共同發展的基本理念。此外,他續指,在「一帶一路」建設中,上合組織已作出不少貢獻,包括「上合組織成員國國際道路運輸便利化協定」的簽訂,並於今年初生效。在經貿合作上,各國間的固定航班數量成倍增長,現在每週從吉爾吉斯斯坦、俄羅斯、烏茲別克斯坦到中國的航班增長了4倍,從塔吉克斯坦到中國的航班增長了8倍,從哈薩克斯坦到中國增長了12倍。各國相互投資在也擴大,截至去年已超過400億美元。

土庫曼斯坦

  「帶路」建設成果頗豐

  政策溝通是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基礎、前提和保障。3年來,中國與中亞國家以宣言、協議、公報、備忘錄或條約的形式明確了在絲綢之路經濟帶框架下加強合作的意願、領域和方式,包括2014年12月14日,中哈簽署關於共同推進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的諒解備忘錄,2014年9月13日,中塔簽署「關於進一步發展和深化戰略夥伴關系的聯合宣言」等。

  在基礎設施建設領域亦成果豐碩,在雙方努力下,中國和中亞國家間交通物流不斷改善,一大批示範性項目順利完成,極大地提高了雙邊及多邊貿易的便利性。其中,中哈(連雲港)物流站,連雲港—阿拉木圖貨運班列於2015年2月首發,成為中哈兩國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進程中第一個可見成果,具有示範意義。目前,中國和中亞天然氣管道建設打造了綿延上萬公裏的「能源絲路」,保證了沿線4億人口的生活燃料供應。與此同時,中吉烏鐵路、中塔公路、中塔跨境光纜等項目亦穩步推進。

  在經貿合作方面,截至去年底,中國是哈薩克斯坦第二大貿易夥伴、第四大直接投資來源國;是烏茲別克斯坦第二大貿易夥伴、第一大投資來源國;是吉爾吉斯斯坦第一大貿易夥伴、第一大直接投資來源國;是塔吉克斯坦的第二大貿易夥伴、第一大投資來源國;是土庫曼斯坦的第一大貿易夥伴、第一大投資來源國。在中亞各國注冊的中資企業約有3356家,對油氣、采礦業的直接投資亦居首要地位。據「一帶一路貿易合作大數據報告2017」統計,僅中亞5國去年的進出口總額達1013.4萬億美元,且大有增長空間。

  應對挑戰 推進貿易投資便利化

  雖現實成就頗豐,但仍面臨不少挑戰,比如中亞的政治局勢不穩,及營商環境不便等,拉希德·阿利莫夫也曾提到,探索上合成員國各國和諧發展的最佳模式,是史無前例的重大任務。習近平也曾指出,「一帶一路」建設秉持的是共商、共建、共用原則,不是封閉的,而是開放包容的,不是中國一家的獨奏,而是沿線國家的合唱。

  展望未來,中國與中亞國家推進「一帶一路」建設應對所面臨的問題有所評估,並充分溝通,全方位推進務實合作。首先,推進貿易投資便利化是現階段中國與中亞國家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的重點,貿易方面可加強口岸基礎設施建設,及加強海關資訊互換,加快邊境口岸「單一視窗」建設。投資方面,加強政府間就避免雙重課稅的溝通,消除投資壁壘。其次,擴大產能合作,強化交通基礎設施合作,充分發揮亞投行、絲路基金的作用,加強與相關國家的溝通與協調,積極推進中吉烏、中哈、中塔阿伊等互聯互通交通基礎設施建設,逐步完善中國與中亞國家間的交通運輸網絡。除此之外,還應拓展金融合作的深度與廣度,繼續擴大貨幣跨境服務,完善區域金融披露制度,擴寬企業融資管道等。最後,做好民心相通工作,有助增進中國與中亞國家的戰略互信。

  【源解碼】中巴、中西亞經濟走廊成「帶路」核心

  在2015年3月底公佈的「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中提出了,共同打造中蒙俄、第二亞歐大橋、中西亞、中巴、孟中印緬等六大經濟走廊。其中,中巴經濟走廊、中西亞經濟走廊是連結中國與中亞的關鍵橋樑,亦是「帶路」建設的核心。

  「帶路」「排頭兵」:中巴經濟走廊

  中巴經濟走廊(中國至巴基斯坦)的建設,是中國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的「排頭兵」。2015年4月,中巴兩國政府初步制定了修建新疆到巴方瓜達爾港的公路、鐵路、油氣管道及光纜覆蓋「四位一體」通道的遠景規劃。期間,中巴簽訂51項合作協議和備忘錄,其中超過30項涉及中巴經濟走廊。該工程建設長達3000公里,投資額達460億美元。

  中巴經濟走廊建設完畢後,將拓寬數條中國與中東和非洲的貿易路線,也為中國西部內陸地區打開一條新的貿易線路,有助中國西部地區發展。另外,通過巴基斯坦境內的輸油管輸送石油,大大縮短經由馬六甲海峽和印度洋來往中東的路程、時間及減省成本,亦分散風險。對巴基斯坦來說,該工程的建設,將直接為當地民眾提供大量工作機會,有效改善巴國基礎設施滯後,助力巴國改善電力供給,推動巴國農業產品「走出去」,擺脫經濟困境。

  能源大通道:中國-中亞-西亞經濟走廊

  中國-中亞-西亞經濟走廊,橫跨亞洲、歐洲和非洲三大洲,以新疆為起點,途徑波斯灣、地中海沿岸和阿拉伯半島,主要涉及中亞五國及伊朗、土耳其等國。該條經濟走廊被譽為能源大通道,是中國-中亞石油管道和天然氣管道的必經之地。目前,中國-中亞天然氣管道起於阿姆河右岸的土庫曼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邊境,經烏茲別克斯坦中部和哈薩克斯坦南部,從霍爾果斯進入中國,成為世界上最長的天然氣管道。且隨著合作的深入,該範圍亦將不斷延伸到伊朗、伊拉克、沙特、土耳其等西亞北非地區眾多國家。

  中國與中亞國家推動「帶路」建設的宣言或合作協議

  1.哈薩克斯坦: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與哈薩克斯坦國民經濟部關於共同推進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的諒解備忘錄(2014年12月14日)

       中哈產能合作框架協議(2014年12月14日)

        中哈政府關於加強工業與投資領域合作的框架協議(2015年8月31日)

        「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與「光明之路」新經濟政策對接合作規劃(2016年9月2日)

        化工、冶金、石化等領域產能合作融資合作協議(2017年5月14日)

  2.烏茲別克斯坦

        中烏聯合宣言(2014年8月19日)

         關於在落實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倡議框架下擴大互利經貿合作的議定書(2015年6月15日)

         中烏聯合聲明 2016年6月22日

         國際運輸及戰略對接協定(2017年5月14日)

         經貿合作協議(2017年5月14日)

  3.塔吉克斯坦:

        中塔關於進一步發展和深化戰略夥伴關系的聯合宣言(2014年9月13日)

        經貿合作協議(2017年5月14日)

  4.吉爾吉斯斯坦:

        中吉關於進一步深化戰略夥伴關系的聯合宣言(2014年5月18日)

        中吉政府關於兩國毗鄰地區合作規劃綱要(2015—2020年)(2015年9月2日)

  5.土庫曼斯坦:

        中土關於發展和深化戰略夥伴關系的聯合宣言(2014年5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