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傳媒訊】越來越多國家或經濟體願意支持和加入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發展大計,並正努力尋求規則和保障措施上的共識,為日後解決爭端作好準備。香港特區政府一直希望推動本港發展成為「一帶一路」調解仲裁中心。香港城市大學法律學院教授顧敏康認為,香港應以打造成為融合協商、調解、仲裁一體的「一帶一路」超級爭端解決國際中心為目標,猶如瑞士日內瓦的WTO總部的爭端解決機構(DSB),帶動法律、仲裁調解行業、以及商務旅遊等行業發展。

  源傳媒記者 黃海祥

  亞投行總法律顧問傑拉德•桑德思(Gerard Sanders)在2017年6月的《香港律師》中談到,亞投行正考慮是否選擇香港為解決合同爭議的地點。律政司發言人回覆查詢時表示,為此,當局希望利用優良的法律制度和法律專業服務,推動香港成為亞投行發展項目及相關投資的爭議解決服務中心,從而進一步帶動本港法律服務業發展。

  內地企業已切切實實投身到「一帶一路」世紀工程當中,然而,安永會計師事務所今年的調查發現,76%受訪的內地企業認為他們對投資目的地的法律和稅收環境缺乏瞭解。港府一直推動本港發展成為「一帶一路」調解仲裁中心,律政司的重點工作之一是鞏固和推動香港作為亞太區主要國際法律和爭議解決中心。

  顧敏康:香港跟隨國家走進「一帶一路」

  事實上,香港的強制執行仲裁裁決國際網路非常廣泛,在香港作出的仲裁裁決,目前可在超過150個已締結《紐約公約》司法管轄區執行,是「投資仲裁」的理想地點。倫敦瑪麗皇后大學至今最新一份有關世界各仲裁地報告書《2015年國際仲裁調查》指出,首選仲裁地及受訪者或其機構過去5年使用最多的仲裁地兩方面,香港均名列全球第三,僅次於第一位的倫敦和第二位的巴黎。香港國際仲裁中心也在首選仲裁機構中排全球第三,並在歐洲以外地區排名第一。有關報告不定期發表,下一次發表的同類報告預期是《2018年國際仲裁調查》。

顧敏康期望香港打造成為融合協商、調解、仲裁一體的「一帶一路」超級爭端解決國際中心,猶如瑞士日內瓦WTO總部的爭端解決機構。

  多次到訪WTO總部的顧敏康認為,香港應從國家發展高度來建設超級爭端解決中心,成為媲美瑞士日內瓦WTO總部的調解中心。他強調,「首先要明確,『一帶一路』與粵港澳大灣區發展,兩者是中央的頂層設計,中央實際上把香港作為『一帶一路』節點,又把粵港澳大灣區作為國家未來發展政策,兩者對香港進一步提升是有很實質性的幫助。實際上中央希望香港跟著國家『一帶一路』走出去,香港做不到領頭羊,是跟著國家出去。」香港珠海學院一帶一路研究所所長陳文鴻亦認為,香港必須以更宏觀和長遠的視野去對待「一帶一路」仲裁中心發展。

  律政司:「一帶一路」商機處處

  律政司發言人強調,國家商務部數字顯示「一帶一路」可為香港法律、仲裁及調解等爭議解決界別帶來龐大機遇。發言人說:「香港的法律專業團隊在國際商貿和投資法、智慧財產權、物流、航運以及解決商業爭議等多個範疇有豐富的經驗。國家和相關企業在開展經貿關係或進行投資項目時,可以委託香港律師參與法律顧問團隊,協助建立完善海外業務風險管理,特別是全面的法律風險管理,強化經貿合約條款,增強對海外利益的保護,故此法律和爭議解決業界若能把握『一帶一路』帶來的機會,將會是商機處處。」

  國家商務部10月18日公佈,2017年首8個月,內地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61個國家新簽對外承包工程項目合同達3164份,新簽合同額845.1億美元,占同期內地對外承包工程新簽合同額56.5%,同比增長21%;完成營業額432.4億美元,占同期總額48.9%,同比增長1.2%。直接投資方面,內地企業期內對「一帶一路」沿線52個國家進行了非金融類直接投資85.5億美元,占同期總額的12.4%,主要流向新加坡、老撾、馬來西亞、印尼、俄羅斯、巴基斯坦、柬埔寨等國家。

  廖群:香港法律優勢明顯

廖群認為,向「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提供金融相關法律服務,香港比內地城市更有優勢。

  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對法律服務質素要求極高。中信銀行(國際)首席經濟師兼研究部總經理廖群博士受訪時表示,在金融和相關法律服務上,與內地深圳、上海、北京等城市相比,目前香港還有很多優勢,「這個優勢在金融方面、法律方面、自由市場訊息、人才等,但應該考慮如何將優勢應用在幫助內地企業國際化,包括個人走出去。」

  假如香港發展成為「一帶一路」調解仲裁中心,顧敏康稱,實際上等於在港成立了WTO的仲裁部,是超越國家的爭端解決組織機構。日內瓦土地面積只得15.93平方公里,人口只有19.90萬,當地無數的國際組織總部,令該市在國際上享有超高知名度,並帶動其他產業發展。

  解決貿易糾紛和爭議,是WTO核心工作之一,WTO網頁稱,自1995年起WTO收到逾500宗貿易糾紛個案,已裁決的逾350宗。除此之外,WTO總部還是世界各地到訪者的交流、學習和參觀熱點。

  調解中心勢必帶動整體產業上升

  顧敏康說:「WTO總部很擠的,人流多到不得了,做出名氣肯定這樣, 對城市地位提升肯定有幫助。有爭端的人、使節、訪問團、學者、學生、律師和企業代表等等,這些人都要食住,帶動了各個方面的產業,單一個WTO對當地旅館業、餐飲業、觀光業就有非常高的經濟效益。假如香港設立一個『一帶一路』仲裁總部,每天有幾起案件的話,將要帶來多少的商機?大家都要帶法律代表團來住在香港、吃在香港,還可能出外逛逛。香港人定要眼光長遠,看到這一點。」

  另一方面,顧敏康表示,不要以為香港已有眾多爭端解決中心,「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願意把爭端拿到香港仲裁。他說:「如果發生爭端,內地商人肯定想放到內地,外國肯定想放在本國。從法律上來講,調解仲裁不是幫人打官司,是解決爭端,香港能不能成為(仲裁)中心,這個賣點非常重要。」

  廖群亦強調,如果沒有客戶,再好的服務也是空談,「服務業要有服務的物件,怎樣找到服務物件?比如說,做美容的說有很好的美容師,如果沒有客人,你給自己美容嗎?」

  香港不是必然選擇

  香港要營造一個爭端解決國際中心,顧敏康強調,起動方面必須靠港府向中央爭取,並引領公眾達成共識,否則服務「一帶一路」或粵港澳大灣區都是紙上談兵,「香港的『中心』地位宣傳沒有做好,主要工作在政府,政府起勁就走快些,政府不起勁,大灣區或一帶一路就只在紙上。香港的一帶一路辦公室仍只是虛紙,有什麽用?」

  顧敏康又表示,在內部問題上,當局首先必須謍造良好氣氛,減少反對派的阻撓,如果做不好,香港不是必然選擇,競爭對手不會是新加坡,而主要是內地城市, 如廣州南沙和深圳前海,該兩地正不斷更新仲裁規則,快速走向國際化。他忠告港人應有憂患意識,「香港要營造一個爭端解決國際中心,氣氛仍有點距離。港人要有期待,也要有危機感。可能因為這裡亂了,就不放在香港,拿走了。」

  【源拆局】引入海外調解人才是港成功關鍵

  香港法律界不少人認為,香港很自然地是「一帶一路」洽線國家和地區解決爭議的理想中立地,能幫助企業和投資者完善法律風險防範機制,更有潛力發展成為「一帶一路」仲裁中心。但香港珠海學院一帶一路研究所所長陳文鴻認為香港不能太過樂觀,實際上要行的路甚為艱難。他認為,當局必須投放大量功夫和資源才能做到,現時首要任務是吸引「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法律和調解仲裁人才來港。

  沿線國家文化差異巨大

  「因為『一帶一路』面對不同經貿體制國家,法律和文化都不相同,香港不能用現有的仲裁體制去應付。香港最大的缺點是從英美體制中轉型,要花好多功夫,主要只能靠借助外力和外面人才來幫助本港與其他國家合作。」陳文鴻說。

  香港律政司發言人強調,香港是亞太區重要的國際法律及爭議解決服務中心。香港的法治情況、法律制度和配套,一直在亞太區內處於領導地位。在「一國兩制」原則下,香港是中國唯一採用國際商貿界熟悉的普通法制度的城市,與「一帶一路」沿線部分國家法律體系相近,適用的相關法律原則亦與國際商貿慣例接軌。

  香港無能力培養足夠人才

  不過,陳文鴻提出質疑,「主要關鍵是有沒有能力找到這些人才來説明香港,香港專業服務偏向英美方面,與『一帶一路』國家沒有足夠的聯繫,不單只語言文化不瞭解,連企業聯繫也不存在,不知道伊斯蘭教的文化體制和法律,如何仲裁?香港不能單純以為可以本地有力培養(人才)。香港的大學沒有教授這些國家的法律體系和觀念,即使是相關國家的語言文化課程也很少。沒有聯絡,招聘會有人來嗎?香港生活成本太貴,好多方面不是要搞就搞到,這是不可能的。」

  香港難以吸引人才的另一個障礙,陳文鴻認為,在於港府入境政策過於守舊。他說:「香港似乎跟美國做法多一些,對一些發展中國家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不太歡迎,沒有免簽證待遇,反而對歐美當中較窮國家免簽證。港府可以通過協議,例如簽訂互免簽證、人才交流協定、投資協定等,各方面去做,但這些無法短期做到。」

  陳文鴻強調,在推動香港發展成為「一帶一路」仲裁中心議題上,「單靠中央給予一個制度,就可以變成仲裁中心,是不可能的」,能否成事要看沿線國家和地區對香港的信任。

  需快速增加一帶一路獎學金名額

  由2016/17學年起,港府新增設由特區政府或私人捐助的獎學金,以支持來自「一帶一路」沿線特定國家/地區的學生,來港修讀全日制第一年學士學位課程。目前計畫只開放予印尼、馬來西亞及泰國學生,每年各有10個名額,當局稱會分階段擴展至其他個別「一帶一路」國家及地區。陳文鴻認為,港府的推動力度嚴重不足,沒有擴展獎學金的時間表,特首林鄭月娥似乎未有特別重視香港與「一帶一路」國家和地區更立更緊密聯繫;此外,將會融入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的「一帶一路」辦公室,亦拓展緩慢。

  另一方面,越來越多「一帶一路」國家的學生到內地留學。陳文鴻表示,這些學生對內地城市的信任程度比香港高,達到人心相融、互相信任的效果,日後企業互相合作會大大增加,「最大問題是港府沒有興趣推動,與英國式殖民地做法不相同的,就不太做」。

  【源解碼】內地城市推崇香港調解制度

  香港法律配套完善,除了具有豐富國際經驗的法律和爭議解決專業團隊外,亦有世界級的仲裁機構,包括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法國國際商會國際仲裁院秘書處亞洲事務辦公室、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香港仲裁中心、中國海事仲裁委員會香港仲裁中心。此外,2012年成立的「香港調解資歷評審協會有限公司」,為調解員資格和培訓制定標準,該會調解員名冊上現有約2100名來自不同行業與背景的認可調解員,為不同類型糾紛提供專業爭議解決服務。

  另外,總部位於荷蘭海牙的常設仲裁法院及總部位於美國華盛頓特區的國際投資爭端解決中心(ICSID)近年分別透過有關的合作協定或常設安排,使用了香港國際仲裁中心的設施進行外國投資者與有關國家之間的投資仲裁聆訊。

  律政司積極到沿線國家及地區宣傳

  近年來,香港律政司積極向海外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及地區推廣香港的國際法律和爭議解決服務,尤其是亞太區的新興經濟體系,包括越南、柬埔寨、緬甸、印尼和泰國,並曾到拉丁美洲的秘魯進行推廣,包括於2016年2月在亞太經合組織於利馬舉行會議期間舉辦爭議解決方式工作坊。律政司亦已分別在2015及2017年兩次與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共同舉辦仲裁裁決執行的司法人員研討會

  今年6月,香港立法會通過兩條法例修訂,令香港在爭議解決繼續走在國際發展前端。一是在《仲裁條例》中澄清智慧財產權爭議的可仲裁性,強制執行仲裁裁決,不會僅因裁決涉及知識爭議而違反公共政策。第二是同時修訂《仲裁條例》及《調解條例》,厘清第三者資助仲裁或調解,不受針對助訟及包攬訴訟的普通法原則所禁止,並訂定相關的措施及保障。

  此外,香港是亞洲首個制定道歉法例的司法管轄區,亦是香港律政司曾經研究的56個普通法司法管轄區中首個確定道歉所包含的事實陳述受到法例保護的司法管轄區。立法會已於今年7月13日通過《道歉條例草案》,鼓勵道歉而促成友善和解爭議,條例即將於今年12月1日生效。

  兩岸視港為當然仲裁地

  即使海峽兩岸與港澳分別採用不同法律制度,內地與臺灣均十分推崇香港的調解仲裁制度。深圳國際仲裁院 (SCIA)於2016年10月發佈《關於適用<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仲裁規則>的程式指引》,訂明除非仲裁庭另有規定,如果當事人沒有約定仲裁地,仲裁地為香港。

  位於廣州的中國南沙國際仲裁中心(IAC),剛於今年10月13日發佈新《仲裁通則》及《中國南沙國際仲裁中心三大仲裁庭審模式流程指引》,當事人可以選定香港、澳門或廣州的仲裁模式指引,仲裁程式可按當事人所選定的規則進行。

  在臺灣的中華仲裁協會國際仲裁中心(CAAI)在今年7月發佈的2017年仲裁規則,亦訂明「當事人無約定時,應以香港為仲裁地,但仲裁庭經與當事人商議後,認定其他仲裁地更為合適者,不在此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