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傳媒訊】憑藉既有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香港將在國家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的強大機遇下,發揮重大作用。綜合香港各界人士及學者意見,源傳媒認為,香港應著力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或地區增設經貿辦事處,並且爭取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下稱:亞投行)的總部由北京遷冊至港,好讓香港更充分地發揮「超級聯繫人」角色。

  源傳媒記者 阿歷士

  今年10月,林鄭月娥發表《施政報告》時提出,「一帶一路」建設是香港經濟發展的新引擎,政府將提供額外資源,加強「一帶一路」辦公室的人手;同時與國家發展和改委委員會(下稱:發改委)成立聯合合作機制,建立直接及定期溝通平臺,加強溝通協商,監督協落實執行。

  林鄭月娥續說,正與中央政府協商,與發改委在今年底前簽署香港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全面協議,涵含蓋金融、基礎設施、經貿交流、民心相通、項目對接和爭議解決等方面。

  巫伯雄:香港可助力「帶路」國家發展

巫伯雄認為,港府認考慮向中央遊說,將亞投行的總部由北京遷往香港。

  浸會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巫伯雄稱,「一帶一路」倡議機遇龐大,香港憑藉既有的特殊優勢,從事貿易活動,發揮「超級聯繫人」角色。他說:「『一帶一路』是『國家與國家』的工程,並非純粹私人投資的關係,香港在『一帶一路』的機遇下,應搭上這『順風車』,並且大力建立網絡,幫助沿線國家發展。」

  「一帶一路」龐大機遇下涉及貿易、基建及融資等環節。分析認為,香港憑藉既有國際金融中心地位,能夠匯聚金融、法律、會計及其他專才 ,參與開發「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基建及進行質易項目融資,把握「一帶一路」帶來的機遇(詳見附表)。

  為了參與「一帶一路」融資活動,立法會於今年5月,正式通過以認購亞投行股本的撥款申請,總值60億元。另外,金管局旗下的「基建融資辦公室」(IFFO) 自去年成立以來,積極推動基建投資及融資。截至今年9月,IFFO 的合作夥伴數目,由去年成立時的41個增至超過70個。

  雖然港府早已推出一系列措施,以圖未來可參與「一帶一路」的項目融資活動,但礙於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提供發展基建資金的亞投行將總部設在北京,香港能否從中得益最多,一直成疑。

  巫伯雄認為,若亞投行總部可設在香港,對香港來說具有象徵意義;港府應考慮向中央遊說,將亞投行的總部由北京遷往香港,讓香港可淋漓盡致發揮「一帶一路」融資中心的角色。立法會議員馬逢國亦認同,港府應利用香港在效率、訊息傳遞及融資等方面的優勢,爭取亞投行在香港設立辦事處。

  方舟:人民幣債券融資可為

方舟表示,香港人民幣債券市場應該是「一帶一路」 融資中的重點發展領域。

  假若成功爭取亞投行落戶香港,港府在「一帶一路」項目融資上應如何自處?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研究總監方舟稱,香港人民幣債券市場,應該成為「一帶一路」 融資中重點發展的領域,如可爭取國家支持,將香港作為沿線項目的主要債券發行地,改變香港目前「強股票、弱債券」的狀況之餘,亦可協助國家推動人民幣國際化。

  方舟續說,目前內地在香港發行人民幣債券要逐筆審批,且品種及數量過少,導致二手市場的交易規模和具有指標意義的參考價格無法形成。他認為,香港可以通過開發以人民幣計價的債券、股票,以至金融衍生產品等避險和投資工具,使亞洲國家到港進行人民幣投資,鞏固香港人民幣離岸中心的地位。

  馬逢國:設立經貿辦一石多鳥

馬逢國稱,香港在外地的經貿辦應加強文化藝術推動,引領「一帶一路」沿線文化「走進來」到香港和內地。

  「一帶一路」除了涉及大量基建及其相關融資活動,還包括文化交流。馬逢國認為,除了增加對外經貿辦的數目,該等經貿辦更應加強文化藝術的推動工作,不僅讓香港文化「走出去」至「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更可讓上述地區的文化「引進來」到香港及內地。

  事實上,「一帶一路」與陸上及海上沿線國家重疊,有的國家如位於陸上絲路沿線的吉爾吉斯,與中國交化交流從未中斷;至於海上絲路沿線的國家,包括越南及泰國,自古以來亦與中國有密切的文化往來,若加強中國與這些國家在文化上的聯繫,對中華文化的弘揚,將起到既正面、又巨大的作用。

  除了在文化領域,加強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往來,方舟認為,香港擁有大量國際化企業以及金融、會計以及法律等專業人才,港府可搭建相應的交流機制,將國家發改委有關「一帶一路」的項目庫、企業「走出去」投資意向的訊息,與香港企業在對外投資和在東南亞地區的經營經驗進行配對,支持香港企業和專業人才把握「一帶一路」的發展機遇。

  香港日後在實踐「一帶一路」倡議時,應如何走下去?巫伯雄認為,香港地理位置優越,加上作為傳統國際金融中心,投資風險低,可透過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貿易的過程得益:香港可與之建立貿易,透過貿易發揮「超級聯繫人」角色。

  附表一:林鄭月娥《施政報告》有關「一帶一路」建設機遇部分 (撮要)

  *「一帶一路」是香港經濟發展的新引擎,政府將提供額外資源,加強「一帶一路」辦公室的人手。

  *將加強與中央溝通,進一步掌握「一帶一路」建設的政策方向和落實情況,並與企業和商會合作,將政策轉變為商機。

  *與國家發改委成立聯合合作機制,建立直接和定期溝通平臺。

  *正與中央政府協商,與發改委在今年底前,簽署香港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全面協議,包含金融、基礎設施、經貿交流、民心相通、項目對接和爭議解決等方面。

  附表二:專家學者評論香港在「一帶一路」倡議中如何自處

  浸會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巫伯雄:「一帶一路」是「國家與國家」的工程,並非純粹私人投資的關係,香港在「一帶一路」的機遇下,應搭上這「順風車」,並且大力建立網絡,幫助沿線國家發展。

  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研究總監方舟:爭取國家支持,將香港作為沿線項目的主要債券發行地,改變香港「強股票、弱債券」的狀況。

  立法會議員馬逢國:特區政府應利用香港在效率、訊息傳遞及融資等方面的優勢,爭取亞投行在香港設立辦事處。

  附表三:香港從「一帶一路」倡議中獲得的機遇

  融資中心●資本在香港可自由進出,且貨幣可自由兌換,使香港具備充份條件,成為「一帶一路」倡議下的融資中心。

  離岸人民幣中心●憑藉全球最大規模離岸人民幣中心地位,香港可提供發債、貿易結算及資產管理服務。

  貿易及投資中心●憑藉在地理位置上的優勢,香港一方面可引領外國企業「走進來」,一方面可協助內地企業「走出去」。

  專業服務人才中心●法律、銀行、會計及保險、建築及工程專業等人才,可受惠區內「互聯互通」帶來的機遇。

  物流及運輸中心●香港作為「海上絲路」沿岸的重要城市,匯聚海內外人才的潛力極大。

  【源解碼】

  向外:參與「一帶一路」建設

  向內:發展粵港澳大灣區

  「一帶一路」與粵港澳大灣區 (下稱:大灣區) 並駕齊驅之際,分析認為,兩者應互相配合,而非脫離獨立運作;雖然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已久,且具有國際化優勢,但不論文化及語文方面,香港與「一帶一路」國家都顯得「格格不入」,香港須重新學習,方能在建設「一帶一路」及發展大灣區中,獲益最多。

  廣東沿岸作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即「一帶一路」的東方起點,地理位置上剛好與大灣區的「南大門」重疊。大灣區大力提倡發展金融、航運及貿易等服務,而這同樣是「一帶一路」倡議重點涉足的領域,分析稱,兩者如何達至互補效果,是國家能否藉著「一帶一路」倡議,實現持續繁榮富強的關鍵。

陳文鴻強調,「一帶一路」與粵港澳大灣區發展必須互相配合,不可分離。

  珠海學院「一帶一路」研究所所長陳文鴻表示,「一帶一路」屬國際化倡議,而發展大灣區則屬於區域化議題,兩者宜互相配合,但不可分離。

  陳文鴻續說,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相比,雖然香港在區域發展及國際化程度方面,均見優勢,但在文化聯繫方面卻停滯不前。他認為,香港須重新瞭解這些國家的語言及文化,方能在「一帶一路」倡議帶來的機遇中,更上一層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