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8月,我們生產的首批433輛純電動城市物流車交付使用,這標誌著公司在新能源領域邁出堅實一步。”廣西玉柴專用汽車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玉柴專汽”)總經理李綱說。作為老牌國企廣西玉柴集團旗下子公司,玉柴專汽一直專注於環衛設備與專用汽車生產,新能源項目的引入,被視為公司新的增長點。

  這是傳統製造企業在新能源領域“小試牛刀”的一個案例。眼下,眾多傳統製造業的國企開始在新能源領域發力,據不完全統計,東風柳汽、上汽通用五菱、中通客車、金龍汽車、北汽集團等在新能源領域較早就開始佈局。

  與此同時,由傳統製造轉向新能源領域,企業也面臨新的挑戰,如技術儲備不夠、人才支撐不足、資金投入較少等,而國企體制機制的束縛也進一步凸顯,倒逼改革進程提速。

  下一站,氫能源

  作為我國內燃機生產最具代表性的企業之一,玉柴集團從2005年開始發展新能源動力產業,目前在南寧、玉林、蘇州、歐洲建立了四個研發基地,玉柴純電動產品在南寧市場份額達100%,在國內新能源動力研發中位居前列。

  “在玉柴集團產業板塊中,新能源已貫穿上中下游,目前已初步建成完整的產業鏈條。”玉柴集團黨委副書記郭德明說,集團以現有新能源研發、新能源汽車生產平臺為基礎,構建新能源產業鏈:在產業鏈上游,並購或參股新能源汽車電池、電機、電控研發生產企業;在產業鏈下游,並購新能源汽車企業,擬建成新能源客車、專用車整車生產線,打造綜合性汽車生產企業。

  “今年純電動城市物流車的產量將突破1000輛,未來產量將穩步增長。”李綱的底氣來源於玉柴得天獨厚的優勢:發動機保有量龐大,目前玉柴發動機年銷量約40多萬台;商用車領域的客戶群體龐大且口碑好;完善的服務體系保障,全國平均方圓20公里就建有一個服務站。“這些都是玉柴發展新能源產品的核心競爭力。”

  值得一提的是,玉柴集團正積極推進與世界著名動力燃料電池企業氫能公司的燃料電池產品合作專案,希望借助氫能公司在燃料電池領域的技術優勢,使自身具有燃料電池動力系統集成和研發相關資質。雙方於2017年1月簽署合作備忘錄,預計2020年將銷售1000台套。

  據玉柴集團董事局主席晏平透露,技術創新促進綠色動力,正在形成新的經濟增長點。統計顯示,2016年玉柴集團銷售收入達313億元,2017年前三季度累計完成銷售收入260多億元,同比增長17.67%,發動機銷量繼續保持行業首位。玉柴股份新能源研發與行銷高級總監林志強說,未來三年,玉柴集團計畫投入5億元研發更高效、性價比更高的新一代新能源動力產品。

  氫能具有資源豐富、熱值高、無污染等特點,是當今世界公認的清潔能源,符合中央建設生態文明、推進綠色發展戰略精神,是我國產業結構向高品質產業轉化的一個重要領域,在當前我國受霧霾嚴重困擾的形勢下更具有重要現實意義。

  經過多年努力,我國已初步建立燃料電池關鍵材料、電堆、動力系統、整車集成的核心技術,具備了燃料電池汽車產業化的基礎。中國標準化研究院院長劉洪生介紹,2015年研究院針對氫能領域的8個重點方向組織制訂28個國家標準,初步建立中國氫能標準體系。2017年我國首個氫能國際標準和團體標準發佈,為氫能產業發展提供有力技術支撐。

  四大“短板”凸顯 彎道超車艱難

  記者採訪瞭解到,儘管新能源被一些製造企業寄予推動業務轉型、成為新的增長點、多元化佈局的厚望,但進入新的領域,同時也意味著企業將迎接前所未有的挑戰,這其中的四個“短板”值得引起關注。

  首當其衝的是技術“短板”。我國新能源汽車在可靠性、軟體方面具有獨特性,市場經驗也是其他國家所不具備的。“但歐美國家在新能源領域技術開發比我國早得多,技術底蘊比我國深厚,譬如混合動力技術,美國、歐洲、日本等國家和地區比我國強;純電動汽車的核心部件動力電池,日本、韓國相關技術比我國先進。”廣西玉柴機器股份有限公司新能源動力研究所所長毛正松說。

  從燃料電池的整體性能看,我國自主研發的燃料電池功率密度、續航里程、壽命等多項指標與國外均存在一定差距。我國在氫燃料電池的核心技術方面,尤其是在關鍵部件的材料及加工工藝等領域的研發仍落後於美國、日本、歐洲。專家表示,我國燃料電池產業鏈體系建設不完善,特別是關鍵零部件和材料尚未實現國產化、批量化生產,在很大程度上仍依靠高價進口。

  第二個“短板”在於投入,新能源動力研發起步晚,整體推動力仍顯不足。2005年玉柴集團開始儲備混合動力技術,當時主要是跟蹤儲備,並沒有提到戰略高度,而且後續投入少。從2016年開始,集團開始把新能源產品看成動力的一種類型,並納入戰略發展板塊,但目前在國內還有不少競爭對手。一家新能源汽車公司負責人說,廣西新能源汽車上下游配套製造企業不完善、集群效應不明顯、配套設施不健全,政府引導扶持力度有待加大。

  人才也是“短板”之一,高端人才引進仍有制約。林志強說,玉柴集團新能源事業部目前有50人,其中博士畢業生3名,碩士畢業生8至10名,未來3年要擴充到400至500人。但廣西地理區位優勢不明顯、城市吸引力不足,引進高端人才難度非常大,同時地方吸引人才的配套政策仍有不足之處。

  還有一個“短板”則在於體制機制束縛制約企業轉型。一位國企負責人透露,2015年10月,自己到任後經過調研提出增資擴股的改革措施,從而解決企業發展資金短缺問題。由於出資企業分屬兩地國企,需兩地國資委審批。辦理相關手續過程中,這位負責人遭遇“外行決策內行”問題。

  “某地國資部門認為,如果採取同比例增資,他們會虧損;如果同意出售股份,又涉及售賣國有資產,所以兩年過去了,方案還沒有實現。”這位負責人很是無奈,眼看著企業經營規模逐步萎縮,且虧損不斷擴大,也沒有其他應對辦法。

  助推新能源 國企改革釋放活力

  目前,各地正積極助推新能源佈局。根據規劃,廣西將加快推動玉柴集團、柳工集團發展,加快推動南寧、柳州、玉林智慧製造城建設。到2020年,廣西機械工業規模以上企業工業總產值超過5000億元,比2016年翻一番,平均年增長16%以上。

  如何更好促進新能源研發再上新臺階,部分製造業企業提出了新的期盼。

  一盼設立專項加大研發投入,加快核心技術自主研發。期盼國家能對玉柴等大型製造業企業設立有關專項,撥付專門資金,加大新能源動力技術研發,鼓勵國內市場採用自主技術,促進新能源發動機和汽車產業發展。

  二盼加大財稅金融支持力度。從整個產業鏈健康、穩定發展角度,應利用稅收杠杆對新能源動力研發給予特殊政策支持,專項研發資金允許全額抵扣企業所得稅,全減免或部分減免終端銷售增值稅。

  三盼創新人才引進機制體制。期盼採取公司化運作模式,以合夥人方式吸引更多高端人才加入新能源研發團隊。同時,在發達國家和地區以及我國發達城市建立新能源動力研發基地或中心,期待國家給予相關支援。

  四盼加大國企改革力度,釋放企業發展活力。目前,玉柴集團正推動“兩項改革”,體制改革方面,大力推進玉柴集團體制改革,實現玉柴集團由國有獨資向股權結構多元化的混合所有制轉變,進一步完善公司法人治理結構。調整子公司所有制結構,鼓勵子公司充分對接市場,試點開展所有制改革,增強企業活力。機制改革方面,繼續推動管控再造和機構改革工作。重新定位母子公司的角色和管控方式,進一步細化和優化玉柴集團的管理職能和部門設置,注重企業管理和創新過程中的“頂層設計”,加快轉型升級。

  “按照構想,如果玉柴的整體混改方案設計得當,將為玉柴引入70億元至100億元的資金,未來幾年發展所需要的資金將能得到根本解決。”晏平的話語中充滿了期盼。(記者 吳小康 何偉 胡佳麗 南寧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