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傳媒訊】近年來,無論是以傳統煤炭領域清潔高效利用為代表的「自我革命」,還是因「葉岩革命」引發的從煤炭向天然氣等更清潔、低碳化石能源的轉型,都表明全球能源轉型的過程已經開始加速。中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費國和生產國,在能源改革上的一舉一動都備受關注,多位專家均認為中國在能源轉型上面臨巨大的挑戰。

  開啟全球能源轉型新時代

  根據全球能源轉型委員會(ETC)的研究,未來一個時期,全球能源轉型主要會從以下五個方面同步推進,一是清潔電氣化,二是加速脫碳化,三是能源高效化。四是智慧能源化,五是全球一體化。到2030年,全球需要在能源新技術上投資6萬億美元,在基礎設施的完善上投資9萬億美元。

  歐盟委員會提出的能源轉型近期、中期和長期目標分別是,到2020年,可再生能源在電力部門的占比達到21%,2030年達到45%,2050年天然氣、風能、核能將各自占歐洲一次能源供應的四分之一。其中,德國提出到2020年,可再生能源發電量占德國電力消耗總量的35%,到2030年達到50%,到2050年則達到80%,等等。這預示著人類正進入一個從「高碳」向「低碳」、從「黑色」向「綠色」過渡的能源大轉型新時代。

  中國社會科學院副研究員李志傳表示,傳統能源和新能源之間的關係是在競爭中互補的關係。從全球來看,清潔、可再生能源的提高是必然趨勢,但速度受經濟基本面波動、技術進步的影響比較大。

  他指出,新能源剛開始使用的時候,成本是非常高的,相比於傳統能源,新能源其實不具備競爭力。新能源除了清潔方面有優勢以外,成本方面還是缺乏競爭優勢的,一些產業在一定程度上尚需要支援。

  能源轉型面臨困難多

  能源是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基礎產業,能源轉型一直是全社會關注的焦點之一。作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費國和生產國,在新能源轉型上,中國面臨非常大的責任,也面臨了巨大的壓力。目前,中國的GDP占了全球的15%,但是碳排放占了全球的28%。另外,中國的天然氣比重只占到5%左右,全球是21%,美國是28%左右。因此,無論從全球的角度,或者從國家自身角度,中國都必須要向新能源方向發展。

  國家發改委國際合作中心國際能源研究所所長白俊指出,化石能源轉型是一個比較難的過程。未來國家的轉型裏肯定要減少傳統能源消費,向更清潔低碳的能源轉型,這肯定是大趨勢。但是這個過程恐怕很漫長,中間甚至可能有反復。

  清華大學核能與新能源技術研究院教授、APEC能源理事會理事吳宗鑫表示,發達國家都大力發展天然氣,把天然氣作為向未來清潔能源或者新能源發展的一個重要的過渡。中國在這一轉變過程中將面臨非常巨大的挑戰。

  轉型技術盼突破

  近幾年來,隨著中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能源領域也出現了新的變化。2016年,中國能源轉型已經取得了一定的進展。全國全年能源消費總量43.6億噸標準煤,同比增長1.4%,以較低的能源消費增速保障了國民經濟發展的需要;單位GDP能耗同比下降5%;能源消費結構進一步優化,非化石能源消費比重達到13.3%,同比提高1.3個百分點,超額完成了2.5億噸的煤炭去產能任務。

  電力裝機達到16.5億千瓦,結構更加清潔化,超過2億千瓦的煤電機組實施了節能改造,超過1億千瓦的煤電機組實施了超低排放改造,非化石能源發電裝機比重達到36.1%,其中,水電、風電、光伏、核電裝機分別達到3.32億、1.49億、7742萬和3364萬千瓦。

  國家還出臺了「加快推進天然氣利用的意見」,促進天然氣產業上中下游快速協調發展。但是,能源轉型這一長期的過程,還面臨著三個不可避免的問題。

  一是煤炭產能總體過剩的問題並未從根本上解決,去產能仍將是未來一段時期煤炭行業發展的主線。其次,電力需求增速放緩與新能源發電裝機較快增長的矛盾凸顯,棄風棄光棄水問題需要有新的政策和機制設計。再者,天然氣作為清潔能源的發展仍受到價格太高昂的影響,與2020年實現天然氣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達到10%的目標還有一定的差距,壓力較大。

  白俊指出,讓新能源變得更有競爭力,很重要的一方面就是儲能技術。大規模儲能如果能解決,對於傳統大規模的可再生能源開發就是一個很大的促進。

  李志傳也認為,當前傳統能源使用過程中出現的諸多問題,從一定程度上來講抬高了傳統能源的使用成本。而在這個過程當中,一方面新能源通過技術進步不斷降低成本,比如說電動汽車的充電設施問題解決,電池技術能解決,續航能力能保證比較穩定的話,它和汽柴油車的競爭力是非常強的。

  而資深投資銀行家溫天納則看中「可燃冰」這一領域,他指出,可燃冰分佈非常廣,資源量也極大,環球各國都爭相關注這方面的研究和試開採工作,而中國成為全球第一個實現了在海域可燃冰試開採中獲得連續穩定產量的國家,從長遠的投資角度出發,可燃冰作為化石能源的替代能源,未來商業及戰略價值不可忽略,中國大有可能成為未來的環球能源領導者。

  「一帶一路」上的國際能源合作

  「一帶一路」是中國對外合作最新戰略構想,國際能源合作是其中一項重要內容。傳統上看,國際能源合作主要包括能源貿易合作、能源開採與勘探、能源技術與生產合作,能源金融合作和國際多邊協調等五方面內容,目的是通過相互協調以保障各自的能源與發展利益。

  其中,「一帶一路」倡議連接東亞和歐洲兩大能源消費區,中間是中亞和西亞北非等能源富集區,密切聯繫了能源消費國與生產國。中國石油經濟技術研究院數據顯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石油剩餘探明儲量為1338億噸,占世界總儲量的57%;天然氣剩餘探明儲量為155萬億立方米,占世界總儲量的78%。可以說,儘管存在這樣那樣的矛盾,優化能源配置、增進能源合作是沿線各方共同的意願。

  過去三年多來,「一帶一路」框架下的能源合作已取得大量成績,沿線已開工的能源項目超過40項,簽訂的能源重大合作超過20項,亞投行首兩貸款均直接與能源有關。中國華信就是其中一員。

  中國華信一直謀求在新能源領域的產業突圍。在國家「一帶一路」倡議和中俄油氣合作的戰略背景下,近3個月,中國華信和俄石油高層的交流極為密切。最終在今年11月,中國華信與俄油在越南峴港簽署了油氣綜合煉化合作協議。

  據悉,中國華信此次與俄油簽署了關於在中國國內建立世界級煉油、石油天然氣化工聯合產業基地的協議。據瞭解,雙方正在規劃在海南洋浦建立凝析油和LPG(液化石油氣)制烯烴。下一步將建立技術及商務聯合工作組,依託俄油在海外煉油和石化生產方面廣泛的經驗,共同對化工產業技術工藝路線的方案、長期穩定可靠的原料供應和項目產品的貨幣化方案等進行深入分析研究。

  中國華信董事會主席葉簡明表示,企業發展戰略上要「走一步看三步」,正在走的這一步「入股俄油」,要走穩站穩收好尾;第二步「油氣新生」要全力以赴,爭取3-5年結出碩果;第三步「新能源」要派出精兵強將,開始深入研究,爭取成為重要的參與者和推動者。

  葉簡明認為,化工產品一直處於緊缺狀態,要把油作為原料進行精細化工加工,俄油和阿布達比在這些領域實力雄厚。下一步,華信將以天然氣發電、精細化工、智慧電力和新能源技術構建未來能源產業鏈,加大上游天然氣資源的獲取力度,建設先進精細化工生產加工基地,力爭佔據新一輪前沿產業制高點。此次化工產業基地項目的亮相,被看成是其未來天然氣、精細化工能源產業鏈上邁出的堅實一步。

  俄羅斯是世界石油天然氣大國,但俄羅斯的石油生意並不好做。因為政策壁壘高,政策風險大,大多數油企對進入俄羅斯市場態度相對謹慎,極少能深度開展相關業務。中國民營能源企業聯手俄羅斯進行油氣煉油化工領域的深度合作,此前也鮮有先例。

  「入股俄油是華信的一個里程碑,擴大了世界油氣領域的朋友圈。對油氣領域持續投資的發展戰略和強大的市場拓展能力,讓華信和俄油的合作一拍即合。」中國華信投資部副總經理蔡烽稱。(源傳媒記者 林蓁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