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傳媒訊】中歐班列在開行7年後突破6000列大關,尤其今年的班列數量呈現出了爆發性增長態勢,截至目前已超過3000列,為過去6年之總和,顯示出兩地在「一帶一路」上的合作空前緊密。中歐班列只是中歐經貿取得長足發展的縮影之一,班列發展尚處於初期,沿線國家便開始分享所帶來的早期紅利,更直接證明亞歐絲路上有著數不清的潛力尚待共掘。中歐企業家峰會聯席主席龍永圖對此指出,中歐班列每天在兩個大陸間來回行駛,足以令人充分感受到「一帶一路」上的國際合作活力,更彰顯出中歐合作極具戰略性。

中歐班列(成都至波蘭羅茲)已開行4年多,有效促進了兩國經貿發展。(圖片來源人民網)

  歐羅巴目光匯聚東方

波蘭駐華大使館貿易與投資促進處處長謝唐永出席第九屆外洽會。(圖片來源亞太日報)

  歐洲是中國最大的貿易夥伴,不少國家率先回應「一帶一路」倡議。數年間,中歐經貿在絲綢之路上愈發繁榮,率先對接的國家因此收穫了早期成果。在近日舉辦的第九屆中國對外投資合作洽談會上,俄羅斯、波蘭、匈牙利、烏克蘭等國家紛紛前往參會,越來越多的歐洲國家向東積極尋求發展機遇。

  作為首個對接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歐洲國家,匈牙利駐華使館商務參贊高博·賽蓋伊表示,「中國是匈牙利向東方開放政策中最重要的貿易夥伴。」過去幾年,中匈雙邊貿易迅猛發展實現了兩位數的增長,在去年對華出口增長25%,今年前五個月達到了更高的38%。他解釋說,匈牙利在2010年就決定與東方國家加強經貿聯繫,因為這些國家在經濟危機中保持了迅猛增長,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中國。

  高博·賽蓋伊指出,匈牙利在中國與16個中東歐國家之間展開的「16+1合作」中扮演著很重要角色,希望在區域內進行貿易投資、互聯互通、金融、農業等諸多方面的交流合作。他還透露,匈牙利作為第六次中國-中東歐國家領導人會晤的主辦國,此次會晤上會有非常多的具體成果,令主辦方不得不專設場地來簽署多達數百份的協議。

  中國不斷展現出的誠意,也令歐洲國家更為重視「一帶一路」倡議。烏克蘭駐華大師焦明坦言,近幾年來,烏克蘭感受到中國對其態度發生轉變,愈發重視雙方的戰略合作夥伴關係,這也對雙方合作產生了積極地影響,烏克蘭來華尋求合作機遇的官員、企業也是與日俱增。

  焦明認為,烏克蘭的投資環境和吸引力得到了很大改善,他希望能夠有效利用中國資本和產能來發展烏克蘭的製造業、基礎設施等。尤其是基建方面,烏克蘭擁有全歐洲最發達的鐵路和公路網絡,可以連接整個歐亞大陸,正在規劃的新運輸線路會通過烏克蘭,連接哈薩克斯坦、格魯吉亞等國家,相信這些基建專案都極具投資前景。

  中歐班列是「一帶一路」建設重要收獲

  中歐班列作為連接亞歐大陸的實體紐帶,陡增的班列數量是中歐經貿往來繁榮程度最直觀的量化指標。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西部司副巡視員郭旭傑透露,中歐班列7年累計開行6000列,僅在2017年就開行了3000列,超過過去6年總和。「中歐班列已成為深化我國與沿線國家務實合作的重要載體,成為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叫得響、看得見、有影響的重要收穫。」

全球116個國家和地區官員、投資機構代表出席2017國際產能合作論壇暨第九屆外洽會。(圖片來源人民網)

  郭旭傑強調,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是「一帶一路」建設的優先領域,也是中歐班列可持續發展的基礎條件。未來需要探索中歐班列全方位發展,深入挖掘中歐班列的人文交流功能,探索打造契合沿線人民期待的人文班列、醫療班列等新產品。

  中歐班列帶來互利共贏顯而易見,更帶動了相關國家在更廣闊的範圍展開的合作。波蘭駐華大使館貿易和投資促進處工作人員向源傳媒表示,中歐班列將兩國過去45天的鐵路運輸大幅減少至12天,讓波蘭以蘋果為代表的農產品順利打入中國市場。隨著兩國聯系日益緊密,波蘭也在其他經貿領域積極尋求與中國的合作。

  毗鄰歐洲的蒙古是中歐班列重要的過境國,蒙古亦從中看到了發展契機。蒙古國工商會北京代表處主任韓雲明向源傳媒記者坦承,蒙古在政府層面確實有待解決投資環境等問題。但他認為,中國企業仍然活躍在蒙古,特別是礦產資源開發,一旦中歐班列中通道開通,將有效緩解目前礦產資源運力不足的問題,所以蒙古也很希望搭上中歐班列的「快車」。

  記者注意到,中國與各方開始攜手解決中歐班列當前存在的政策、配套設施等問題。今年10月,中歐班列運輸聯合工作組召開了首次會議,達成由中國鐵路總公司負責人擔任第一任主席,並共同推動中歐班列在白俄羅斯、哈薩克斯坦、蒙古國、俄羅斯鐵路段「三列合併為二列」或「二列合併為一列」運輸組織方式,提高運輸效率等多項共識。

  經貿障礙待破除

  2016年,中國對歐盟直接投資激增76%,達到351億歐元。 「一帶一路」 誠然為沿線國家帶來了迅速增長的貿易、投資等機遇,但值得注意的是由於不同國家存在的政策和體制障礙,中國與歐洲各國的經貿發展亦呈現出冷熱不均的現象。有論者認為。「一帶一路」在歐洲首先要面對的挑戰就是地區的多樣化、多元化,有人不願意接收來自國外的大量資金,亦有不少人人認為合作是雙贏。

  「一帶一路」在歐洲受到了大多數人歡迎,當然也有人對中國的大筆投資產生抵觸或防備情緒。中俄間的合作也許可以作為一個參考的典型,這其中既有正面積極案例,也有代表性的負面個案。一位俄羅斯投資人士向源傳媒記者表示,中俄之間的政治經濟關係不匹配,今年投資俄羅斯總額為100億美元,而投往哈薩克斯坦則高達480億美元。

  「經貿關係和政治關係沒有匹配,這就是一個巨大的問題。」中國產業海外發展協會秘書長和振偉直言,中俄經貿發展上不去,只要突破瓶頸一定就能實現經貿投資等領域的合作。他指,在2012年,國家發改委就批准決定成立中俄地區合作發展基金,儘管目前還在籌建之中,但已經開始解決很久以來都難以破解的問題。

  對此,中國社科院東歐中亞研究所所長李永全分析說,中俄之間政治關係非常好,而且兩國在商品、結構、技術、勞動力諸多方面都有很好的互補性,但是恰恰在貿易上難以突破。他指出,實際上兩國之間擴大經貿活動最大的阻力仍然來自微觀政治和政策層面,比如一直在鐵路軌距標準上的爭拗。

俄羅斯總統顧問格拉濟耶夫認為,中國與歐亞經濟聯盟合作將破除障礙,提升經貿水準。(圖片來源央視網)

  俄羅斯總統顧問格拉濟耶夫亦承認,中俄經貿往來水準確實還比較低,確實存在很多限制因素,需要高水準的雙邊政策協調,包括消除貿易壁壘,對接產品標準等。他樂觀預計,歐亞經濟聯盟與中國即將簽署的經貿合作協議,相信會很大程度改善這些狀況。

  歐亞經濟聯盟與「一帶一路」對接,已由中俄兩國領導人達成共識,俄羅斯已經推動成員國簽署關稅條約。格拉濟耶夫指, 俄羅斯在努力與中國建立起一個平臺,希望工作能夠持續到底。儘管協議還只是一個框架性的、原則性的,還需要協調雙方很多政策、標準等等方面的問題。但是,我們一直努力的方向就是來簡化行政程式、審批流程,讓貿易更加便利化,以提高經貿合作水準。

  除了俄羅斯以外,「一帶一路」建設在歐洲也存在種種阻礙有待逐一突破。歐盟中國商會副會長莎拉·馬爾可塔分析稱,「歐盟是一個開放市場,而當中國成為開放市場後,歐盟商會也會開始考慮如何和中國進行合作,這裏同樣涉及互惠原則和平等市場准入原則。」她續指,但因為歐盟作為一個組織,各成員國有自己的方案和標準,所以如何評價一個國家在其國家的投資的成果還應當由這個國家自身去判斷,歐盟本身無法干涉過多。

  中歐合作應不斷創新

  當然,除了破除中歐之間存在的經貿障礙,各國更應當發揮創新精神,以更廣的視角來促成合作。在今年5月舉行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要將「一帶一路」建成創新之路。「一帶一路」建設本身就是一個創舉,搞好「一帶一路」建設也要向創新要動力。

  法國前總理、中歐企業家峰會聯席主席拉法蘭在出席外洽會時表示,「一帶一路」是國際間的一項合作創新,是幫助發達國家和欠發達國家一起發展的創新計畫。他認為,創新沒有國界,中歐合作並不局限於大國之間,也不僅限於政府之間,更多合作會發生在企業家之間。通過創新可以加強彼此之間的聯繫,在中歐企業家交流加深時還會自發迸發出創新。

  和振偉則分析說,以中俄之間既有的問題來說,同樣需要創新對外投資方式。他舉例稱,俄羅斯農產品廣受中國消費者歡迎,但是俄羅斯農產品銷往中國並不容易,當地也沒有相應的生產能力能夠滿足中國市場需求。傳統來說是中國人到俄羅斯去種地,但現在更多是要考慮如何提高農業附加值,通過輸出這方面的產能來提高俄羅斯農產品生產加工的能力,產品返銷到中國,既解決俄羅斯就業和稅收問題,也解決了中國對綠色產品的需求。(源傳媒記者 雷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