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圖片

  【源傳媒訊】特朗普此次訪華,成果不止2500億美元大單。在其訪華之行結束兩天後,中國政府宣佈將逐步放寬或取消對外資擁有銀行和證券公司所有權的限制。在此微妙的時間節點宣佈如此重大的舉措,市場上不少人都將此解讀為對特朗普訪華之行的回報。源傳媒記者 潘仲曉

  本次的金融開放其實早在今年4月習特海湖莊園會面時就初見端倪。是次會面中美決定啟動的「百日計劃」就已將中國金融投資領域對外開放納入在內。5月,中美雙方共同發佈《中美經濟合作百日計劃早期收穫》,中方承諾對美在金融業方面將加大開放力度。

  金融開放是大勢所趨

  不過,僅僅將這次的開放理解為送給美國的禮物,就顯然太過簡單。中國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指出,這些決定在十九大期間就已經作出。隨著內地經濟的發展,進一步融入全球經濟是大勢所趨,而作為開放的一部分,金融開放可以說是眾望所歸。雖然近年來中國金融業發展迅猛,但在全球化的今天,中國想要進一步融入全球經濟並成為世界金融樞紐,始終缺乏來自國外的實戰經驗。另一方面,種種跡象都已經表明,缺乏競爭的環境已讓內地的金融行業競爭力減弱,導致其抗風險能力變差。

  除此以外,「一帶一路」也是促使金融業開放的重要動力。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今年6月就曾指出,「一帶一路」是開放之路,將涉及大量的新型金融合作,會帶來進一步開放的需求,也為我國金融開放和國際合作提供了新的機遇。周小川表示,「一帶一路」為金融機構開展海外佈局,為貿易、投資、資本運作等提供更好金融服務提供了發展空間,而同時開放金融也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發揮積極作用,金融開放服務國家戰略、市場運作、自主經營、注重長期投資、依託信用支持、不靠政府補貼、財務上可持續性的金融模式都起到不可取代的作用。

  開放尺度超出預期

  雖然中國早已加入WTO,但外資金融機構在內地市場的佔比一向較低。長期以來,外資銀行資產在內地佔比都在2%左右徘徊,而2016年已降至不足1.5%。保險業外資佔比從2005年的8.9%降到2016年的5.6%。期間,陸續有外資從多家合資證券公司撤股。

  就基金公司而言,目前的規定是外資股東持股比例不能超過49%。觀察近幾年的數據,中外合資基金公司的佔比呈現下降趨勢。2013年,內地的中外合資基金公司有43家,國內公募基金公司的數量超過70家,中外合資基金公司占全部基金公司的38%;而直到2014年9月底,當國內公募基金公司的數量已經達到113家時,中外合資基金公司只有45家,比例僅為28.4%。

  針對此次開放,朱光耀指出,中國將開始允許外國投資者持有中國證券公司、基金管理和期貨公司51%的股權,並在三年內允許他們擁有100%的股權,這意味著外資可以成立控股的證券、基金公司。而對比目前的規定,即大型上市證券公司的外資持股上限25%,其他大多數企業的外資持股上限49%,此次的開放尺度超出了不少人的預期。

  另外,目前大多數外資保險公司的投資上限是50%,開放後三年內將提高到51%,五年內提高至100%。而銀行業的開放政策則較為模糊,朱光耀表示,目前對外資持有的銀行股份不超過25%的限制將被取消,但就沒有具體的時間表。

  促內地金融與國際接軌

  從全世界範圍比較,中國是少數在持股比例和業務範圍等對外資金融機構實行區別對待的國家,這種做法在過去幾十年有效地對中國的金融業進行保護,助其快速成長,但其弊端也逐漸顯現,近年來,債務、泡沫和低效率等衍生的問題已經越來越多。周小川表示,對國內金融業的過度保護,容易導致懶惰、財務軟約束等問題,反而使國內金融業競爭力減弱,損害行業發展,造成市場和機構不健康、不穩定。

  巫伯雄(網絡圖片)

  「有競爭才有進步」。浸會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巫伯雄表示,此次開放對中國市場有兩個層面的意義,首先內地可以藉此增加其全球視野並將其金融業擴大至全球,在經濟體積增加的同時也有能夠加強其抗風險能力。其次,金融開放在帶來國外經驗的同時,也能夠增加國內的競爭。金融開放將外資「引進來」,雖然對國內的金融業將造成一定程度的衝擊,但中信銀行(國際)首席經濟師兼研究部總經理廖群博士指出,隨著內地金融市場的發展,其抗打擊能力已經變強,不像以前般脆弱,引進外資能夠推進內地金融市場的現代化建設,令其與世界經濟接軌,並能夠在競爭中提高自身國際化水準。

  深圳率先試驗 香港優勢不減

  其實,在此次開放的信號發出前,內地一些金融中心曾率先在這條路上摸索前進,個別自貿區已經首先嘗試由外資設立合資控股機構。2016年,由恒生銀行持股70%,深圳市前海金融控股有限公司持股30%的恒生前海基金正式設立,這是首家外資持股超過49%的合資基金公司,雖然該公司的設立是依循《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補充協議框架的一個特例,但個中意義不可小覷。今年7月,由匯豐銀行持股51%的匯豐前海證券,和東亞銀行持股49%的東亞前海證券,先後獲批在深圳前海設立多牌照證券公司,這兩家均是港資金融機構,其中前者更是中國境內首家由境外股東控股的證券公司。

  但一些實際的問題仍尚未解決,巫伯雄表示,國外資金的流入和流出將是開放的第一步,現時資金的流動尚有限制,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將是影響開放的重要因素。另外,中國與國外法律、金融、監管環境上的差別,也讓外國公司持觀望態度。隨著內地的金融開放,外資更自由地進出內地,市場上不少聲音認為,香港將喪失其優勢,但匯業財經集團研究部主管熊麗萍認為,現時香港在資金出入的自由度、法律、規管等方面都為國外投資者帶來足夠信心,相信開放初期對香港影響不大,香港要做的是要緊跟變化潮流提升自身。

  【源解碼】

  券商先行利好實體經濟

  在眾多金融板塊中,證券的開放步伐最快。熊麗萍認為,相對於銀行和保險業,證券行業無論在監管和業務性質上都比較簡單,對民生、社會、資金控制等方面的重要性都相對較小,因此證券開放先行在預料之中。

  熊麗萍(網絡圖片)

  合資券商長期弱勢

  多年來,合資券商在內地一直處於相對弱勢地位。截至2015年底,內地共有120多家券商,但只有有9家是合資券商。2016年營業收入超過10億元人民幣的合資券商僅有2家,分別為中金公司和東方花旗。在全部合資券商中,除中金公司外資占比為49%之外,其餘合資券商的外資比例都少於三分之一。根據中國證券業協會公佈的2016年證券公司經營業務排名,合資券商整體排名均偏後,總資產、淨資產、營業收入淨利潤等多個指標表現都不盡人意。

  放寬持股限制可降低成本

  從以上數據可見,面對日益龐大的中國證券市場,外資券商若想分得一杯羹,政策上的開放是迫切的。隨著證券業的進一步開放,這種情況相信會有所改善。高盛就明確表示,如果能夠取得合資證券公司的全部控制權,就將作進一步投資。

  溫天納(網絡圖片)

  資深投資銀行家溫天納認為,放寬外資對境內證券等機構的持股比例限制,將提高市場的競爭和透明度,最終帶來市場資金成本的下降,有利於實體經濟發展。

  他估計,內地金融業對外開放的下一步將是對外資機構的「國民待遇化」,如降低資本金規模門檻等。他續指,外資機構准入的地域限制、上市和非上市的分別還有待相關政策進一步明晰。而從具體業務角度看,雖然外資金融機構在產品設計、風險控制等方面有優勢,但外資的先進經營理念如何與境內市場融合,亦是問題的關鍵所在。

  廖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