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9月23日香港段的高鐵正式啟用,港珠澳大橋的通車時間也受到關注。粵港澳大灣區作為世界級的經濟引擎,自提出以來就備受各界的重視。經過多年規劃發展,相關的交通設施、政策規劃開始逐步成形。源傳媒策劃大灣區系列,從交通民生、科創經濟、就業選擇、投資機會多個角度出發,剖析大灣區對香港的影響以及發展潛力,此篇為大灣區系列之二的交通民生,剖析在交通系统逐渐完善,以及其带来的便利。

【源傳媒訊】(記者:丘原)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建設自去年提出至今,各項成果逐漸落實,但不少人心中仍有一個疑問:“關我什麼事?”這也無可厚非,大灣區規劃雖然“熱熱鬧鬧”,但對本來就生活在灣區內的居民來說,就像“鏡裏觀花”,還未能真正享受到發展灣區所帶來的好處。究竟“大灣區”的建成能為他們帶來什麼便利呢?

交通:京到港朝發夕至

大灣區規劃提出後,最先拍板定案的就是交通建設。其中廣深港高鐵已經在今年9月23日通車,這意味着香港能與內地近3萬公里的鐵路網絡無縫連接;而在灣區內部,各城市之間實現1小時內通達,大大提高通勤效率。

高鐵究竟有多快?最高時速可達201公里,且乘坐舒適度宛如平地。從廣州到香港只需48分鐘,深圳到香港只需15分鐘,北京到香港也只需10小時,真的做到朝發夕至,難怪暨南大學特區與港澳經濟研究所所長鍾韻感慨:“作為一個普通廣州市民,廣州與香港之間的通勤時間縮短了,大大便利了兩地之間的交流。”

此外,“超級工程”港珠澳大橋建成並且等待通車,這座大橋首次將香港、澳門、珠海三地的陸路連接,全長55公里,是迄今世界上總體跨度最長、鋼結構橋體最長的跨海大橋。建成通車後,香港至珠海的時間將由現在的水路1小時、陸路3小時以上,縮短至半小時左右。除上述兩個龐大工程,珠三角地區的城際鐵路網亦加速構建中,據悉今年準備開工的地鐵已有12條,各個城市也紛紛投入去完善自己的交通網絡,“同城化”理念在現實世界越來越近。

吳傑莊也表示,香港的經濟服務及創新科技等高增值產業預計都能受惠於“1小時生活圈”,因為人在區內能自由流動,就能將高增值產業發展起來。

莊太量這樣形容:“以前很多不可能做的事情現在都可以做了,比方說我現在約一個朋友在廣州吃一頓午飯,我可能早上9點就要從香港出發,吃完飯回香港可能已接近4、5點。以後有高鐵,可能我就12點坐高鐵,到廣州1點,吃完飯回來可能只不過是3點,跟在香港的一趟來回都是一樣的時間。”莊太量表示,大灣區的存在令流動成本減少。

不少“港漂”對此感興奮,因為令他們回家又多了一種選擇。同時也便利了許多旅客來港,不用在口岸乘坐半個多小時的火車才抵達市區,節省了時間。

教育:擁有居住證享有義務教育

眾所周知,大灣區內的香港,專業人才優勢突出,國際教育資源更是灣區內其他城市無可比擬,因此每年來港享受教育資源的學生,從未間斷,選擇香港似乎是許多學生家長心中邁向世界的一塊敲門磚。

與此同時,隨着灣區城市發展不斷進步,區內許多一流名校也在強勢崛起,吸引不少香港學生選擇到內地就學。在8月份,中央多個部門宣布,內地高校須一視同仁招收港澳學生、在內地就業的港澳公民可享有住房公積金待遇。而在8月15日召開的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會議後,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就有喜訊公布:內地將於9月1日接受合資格港澳台居民申領居住證。實施居住證新安排後,在內地生活港人的子女,將在當地享有義務教育,入讀當地公立學校。

香港教育局局長楊潤雄10月12日表示,為推動粵港澳大灣區發展,正與廣東省教育廳爭取在大灣區辦純香港課程的學校,供在內地工作的港人子女就讀,指出港府明白推動粵港澳大灣區計劃時,有港人希望當地有港式教育課程讓子女學習。

楊潤雄指出,內地當局的態度積極,港府正就建校、土地等細節與內地商討,並與香港辦學團體商討在內地辦學的可能性。據了解,內地的港式學校相信主要以廣東話教學,但相信部分科目可能以普通話授課。

林鄭月娥表示,現時廣東省常住的港人有52萬,在內地各城市讀書的港人學生有1.5萬人或更多,符合條例都可申領居住證,政府會做好宣傳推廣工作,包括聯繫商會、社團等,特區政府在內地的5個辦事處,包括北京、上海、成都等,亦會接觸當地港人組織,告知他們可以申請居住證,同時提供協助。

早前她還曾透露,或有兩間英國名校正籌劃在大灣區內建立寄宿學校,相信日後或有更多國際名校進駐大灣區內,除可紓緩香港土地壓力,同時亦提供區內居民多一個教育選擇。港區全國政協委員吳傑莊在接受採訪時就曾表示,香港的教育產業供不應求,一些較知名的學校都不夠學位,大灣區規劃能增加本港的吸引力,不僅是灣區內及本港六七百萬人口,還可吸引其他國家的人前來求學。隨着學生、老師、教授的質素不斷提高,勢必吸引更多優質教師來港培育人才。

不過,假若將來越來越多國際院校進駐大灣區,會否對本地院校造成衝擊呢?中文大學全球經濟及金融研究所常務所長莊太量就認為,兩者之間不存在競爭,而是一種自然選擇,“現時內地獨生子女越來越多,父母一輩若受過高等教育,必定希望孩子以後的出路更好、英語更好,所以對國際學校的需求肯定大大增加”。莊太量亦相信,入學條件雖有統一的標準,但亦可優待大灣區內九大城市的學生,若香港院校招生可給予區內城市一些優待,譬如說北京來港讀書需要600分,但大灣區城市的學生可降至580分。

醫療:建立互聯機制

大灣區內不僅因享受教育資源而帶來流動,還有因生活工作而選擇移居。香港樓價貴絕全球,上車置業越發變得遙不可及,因此也促成新時代“人口遷移”,那就是“移居大灣區”。

事實上,隨着交通網絡完善,城市與城市之間的人文商業交流也將變得頻繁,區內城市居民的移居,或者去另一城市工作,也是一種必然的趨勢。雖然大灣區內城市的生活習慣、風俗、語言等都較接近,但要移居去到另一處,定必會遇到困難,尤其是在社會福利、醫療等公共服務上,或多或少都會造成一定的障礙。

粵港澳三地現時在醫療福利方面仍然不相通,內地有社會保障制度,港人因未在內地繳納醫保,所以無法享受醫療福利,因此醫療花費也相對較高。但可喜的是,今年初舉行了首屆粵港澳大灣區衛生與健康合作大會,香港特區政府食物及衛生局、廣東省衛生計生委及澳門衛生局三方簽署了“粵港澳大灣區衛生與健康合作框架協議”,根據協議,粵港澳三方將建立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對和重大突發事件緊急醫療救治、傳染性疾病等防控合作和衛生應急聯動,健全大灣區聯合救援和病人轉送等機制。如此一來,若港人在內地有突發的緊急情況,香港這邊也可以即時配合。又如在港等候公立醫院往往需時較長,便可轉到“大灣區”內醫院求診,有望盡早接受治療。

同時,兩地多項合作項目也逐步在開展。香港不僅擁有國際化的教育水平,在醫療領域亦有高水平的先進技術,廣東則是地域遼闊、醫療人才隊伍龐大,醫療技術發展快,正不斷引進新技術、新項目。兩地也正在積極建立有效的連接機制,使得兩地醫生可不斷交流及進步,緩解香港地少人多、醫院及養老設施、醫護人手不足等問題,特別是面對較為棘手的人口老化問題。

在進口藥品方面,內地對部分產品有限制,包括於海關攜帶出入品亦明確禁止藥品,網上更一度爆出中國內地及香港同種藥品相差上萬元。莊太量解釋稱:“其實就算在內地,北京能買到的藥,在上海也不一定能買得到,這是地區的利益所在。”他希望大灣區將所有的標準統一,以香港的標準來統一,將大灣區生活質量香港化,但他亦坦言這也是現時的難處所在。

吳傑莊則表示,國家主席習近平早前曾在博鰲論壇上提及內地將逐步全面開放,未來進口關稅或將大幅降低,其中包括醫療產品。他相信未來大灣區內醫藥流動將很方便,特別是一些自貿區如橫琴等,或有一些特別的政策來便利醫療行業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