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7日,在貴州省丹寨縣排調鎮黨幹村教學點,楊昌軍在教書。

今年40歲的楊昌軍是地處大山深處的貴州省丹寨縣排調鎮黨幹村教學點唯一的一名老師。新學期開學以來,每天早上楊昌軍都會準時在校門口迎接一名一年級學生和7名來自不同村寨的學齡前兒童。

雖然只有一名適齡學生,但楊昌軍還是按照標準認真地完成教學任務,每個星期排滿30節課,一個人包攬了一年級所有課程。 楊昌軍說:“如果沒有這個教學點,周邊七八個村寨的低齡孩子們上學都要到二十多公里外的鎮上,各方面都很不方便。為了讓孩子們有書讀,我將在教學點一直堅守下去。”

隨著中國城市化進程加快,越來越多的年輕人移居到城市。這些年輕的夫婦,他們的子女就留給鄉下的祖父母照顧,成為留守兒童。據外媒報道,在過去的30年中,有2.8億中國人背井離鄉,到城市打工。《紐約時報》稱之為“人類歷史上規模最大的移民潮”。

然而,規模最大的移民潮,雖然帶來了經濟起飛的奇跡、城市化進程的加快,也帶來重大的問題:兒童教育。依據中華婦女聯合會2013年的統計,十個中國的兒童之中,就有一個是留守兒童,總共大約3000萬的兒童,缺乏父母的照顧。

即便在城市,由父母親自照顧的兒童數量並不多。許多幼兒以及學齡兒童是與祖父母、鄉下的親戚照看。這一方面是戶籍制度所致,另一方面也是女性高就業率所產生結果。

中國的女性就業率是全球最高的,據世界銀行的統計,超過七成的女性是職業婦女。另一方面,現行的體制下,移民城市而很難讓子女在城市上學,這是留守兒童的另一個原因。在鄉村,打工潮讓一批鄉村小學缺乏生源,無以為繼,楊昌軍老師所面臨的正是這個問題。

在城市,打工子女的入學讓這些孩子從幼稚園開始就被邊緣化,他們所獲得的教育資源,必同齡的都市孩子們要少很多。他們因為父母收入不高,學費就不能太高。然而,由於專門接受打工者子弟的學校多為民辦,政府的支持非常有限,這令打工子弟的學校建設非常不容易。

即便如此,專門接受打工子弟的民辦學校卻發展得非常快。據清華大學中國研究碩士生李尚林研究,大約從2000年開始,在中國的一些大城市就有了打工子弟學校,期初隻不過是在民工居住“城中村”旁找一塊空地就辦起來簡陋的學校,破廠房做教室,三合板塗上墨汁就當成黑板。這批發展民辦教育的“早鳥”發現打工學校的市場非常龐大,催生出大批的民辦學校。

然而,這些邊緣化的民工子弟學校,依然存在各種隱患,例如校舍的安全隱患、學校餐飲的衛生隱患等。社會內部的不平等,資源分配的不均,依然是困擾中國教育的一個問題。

北京的蒲公英學校是當地最大的民工子弟學校,今年8月因安全問題而被政府要求關閉。(圖片來源:互聯網)

今年年初,中國推出了“3.0版的農村學校發展指導”。以小班小校,複合教育以及推行切合農村生活需要的教學作為發展方向。目的是讓農村能夠生態宜居,鄉村教育能夠得到相應的提升,通過網路教育、遠程教育來彌補目前教育資源嚴重不平衡的局面。

 

相關背景

中國的民辦教育經濟

隨著市場化的發展,以及教育改革的發展,中國的民辦教育從幼稚園、小學為主發展到民辦大學得到社會的認可。此外,中國家庭對於補習社的支出也裕來越多。在發達城市,一個家庭對一個孩子的平均支出超過了4000元。

正因如此,中國的教育板塊的股票,在香港得到了追捧,股票價格一度上揚。獨立上市的民辦高等教育的盈利能力,得到了投資人的追捧。然而,當國內就民辦教育促進法修訂徵求意見,加上下令清理學科競賽,教育股全綫下挫,多隻教育股急跌逾兩成。

宇華教育(06169)、天立教育(01773)、睿見教育(06068)、楓葉教育(01317)均跌逾兩成。另外,中教控股(00839)、新高教集團(02001)、希望教育(01765)、民生教育(01569)、中國新華教育(02779)亦跌逾一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