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出生率一向處於低水準低,根據政府統計處數字,本地2017年粗出生率為7.7%,較1986年的13%跌近一半,迫近2003年(當時香港經濟不景持續6年,兼受非典型肺炎打擊)最低位的7%。另根據美國中央情報局出版的《世界概況》在2017年12月列出世界生育率排名,在全球224個國家或地區中,香港位列倒數第四,顯示香港的低出生率位處世界前列。

  以上報告和數字,帶出兩個問題:香港出生率為何而低?如何提升香港出生率?

資料圖

  先看第一個問題。香港出生率低是一個老問題。每當有新的統計指香港的出生率低,學者、傳媒、政客等,都會列出一大堆不變的分析:樓價高、住屋難、教育差、醫療差、生活難等等。近年社會日益分化和紛爭不絕,亦被指是影響港人生育意欲的一大因素。這些看法,不無道理,問題是:以上種種老生常談的分析,是否就是導致香港出生率長期低企的最主要原因?

  以樓價高、住屋難、社會紛爭為例,香港很多人都認為這些是影響生育的最大原因。不錯,這肯定影響著香港的出生率,但實際的影響力又是否如一般想像那麼大呢?近年,香港官方和民間,都喜歡和新加坡比較,甚至說要加以學習,就讓我們看看新加坡的情況。

  新加坡的組屋制度,保障了大多數國民的居住需要。新加坡人的房價負擔小於香港人很多,新加坡人的居住面積大於香港人很多,令香港人非常羨慕。至於社會狀態,新加坡政局十分穩定,社會分歧紛爭也遠遠比不上香港,這也是人所共知的。如果居住問題和社會紛爭是影響生育的最大原因,新加坡的出生率肯定遠超香港了。

  然而事事實卻又剛好相反。根據《世界概況》排名,全球生育率最低的地方,新加坡第一,接著是澳門、台灣,然後才到香港。即是說,新加坡人比香港人更不願意生育。再看與香港一海之隔的澳門,住屋問題遠沒有香港嚴重,政府又經常全民派錢,整體社會比香港和諧得多,但出生率仍是低於香港。由此可見,住屋問題、社會紛爭,極其量只是影響香港人生育的部分原因,但絕不是最大原因。

  那影響香港人生育的最大原因是甚麼?主要不外乎兩個:(一)香港是先進的已發展地方;(二)香港女性地位高。

  當社會發展處於落後水準,生育率就會高,而先進的已發展地方,生育率一定低。《世界概況》排名顯示,全球出生率最高的國家,第一至五位分別是尼日爾、安哥拉、馬裡、布隆迪、索馬裡亞,都是非洲的發展中國家。其他排名前列的國家,很多都有嚴重政經社問題甚至是戰爭。而西歐、北歐、韓國,日本等先進而政經社狀況穩定的國家或地區,排名就後很多。我們總不能說,發展中國家出生率高是因為人民生活比已發展國家更好吧!其實,當一個社會發展起來,人民不必為基本的生存掙紮,自會追求更高的生命、生活價值,生育前會有更多考慮,如孩子的教育、前途等,寧要優生少生甚至不生,全世界都是如此。香港是先進的已發展地方,自然不能例外。

  女性地位改善是另一個直接影響生育率的因素。在落後社會,女性教育和就業機會不多,只能附屬於男性,生育更成為她們的主要存在價值,甚至成為壓迫女性的枷鎖,出生率自然高。相反,在先進社會,女性得到與男性同等的教育和就業機會,地位提高,生育只是人生的其中一個選項而非必需選項,即使生,也多是一個起兩個止,不會像落後社會的女性生得那麼多。

  再看香港情況。學業方面,香港女生平均學業成績高於男生,大學內女生人數早已超越男生;就業方面,由於新一代女性入讀大學的比率較男性高,加上社會以第三產業為主,有利於女性一般較男性優越的人際交流和語言能力,令女性在職場競爭上佔優。女性在社會上有那麼多的發揮空間,生兒育女的意欲,自然遠低於七十年代官方鼓勵的「兩個夠曬數」時代。香港女性地位大幅提升,出生率下降,自是必然。

  來到第二個問題:應如何提升香港出生率?社會上提出的稅務寬減、男士侍產假等,只是小修小補,不可能改變大勢,即使政府在社會和經濟政策上加碼,收效亦十分有限。又再以新加坡為例,為鼓勵國民生育,新加坡政府在2009年推出一系列減輕國民養育子女開支的政策,甚至直接派錢獎勵多生,可是至今依然是出生率全球倒數第一。事實上,在已發展社會中少生甚至不生的大勢之下,能大幅提升生育率的政策根本沒有。可以預期,香港出生率再創新低,只是時間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