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源社評】屢禁不止的假疫苗案,終於在這個剛過去的週日,引發了全民刷屏的浩蕩民意,民眾把滿腔的憤怒對準了生產疫苗的在深上市藥企長春長生公司,正是這家主宰了內地四分之一狂犬疫苗市場的龍頭藥企,正是這家一年生產560多萬份百日破疫苗的所謂優質上市公司,在一周之內,兩次被曝出存在疫苗造假問題,分別是凍幹人用狂犬病疫苗和百白破疫苗。它們竟敢把骯臟的賺錢黑手,伸向了才3個月大、5個月大的孩子!全國人民被氣得全身發抖!而發現自己的孩子被註冊了問題疫苗的家長,更是悲憤滿腔、絕望無助。這家壞企業,正在引爆公眾對國產疫苗的信任危機。這是繼2010年山西疫苗事件、2013年康泰乙肝疫苗注射死亡事件、2016年山東疫苗事件之後的又一假疫苗事件,假疫苗屢禁不絕,重創民眾對疫苗和國家疾控的信任,顯示內地對疫苗的監管嚴重缺失、存在重大漏洞,對造假企業的處罰太過輕飄難以絕殺。憤怒的民意當前,有關部門不可掉以輕心,此次應一查到底、絕不手軟,對疫苗造假企業和當事人給予重錘打擊,以殺無赦的監管決心絕殺疫苗造假企業,並立即全面檢討監管制度問題,以監管制度的雷霆改革行動,來挽救公眾對國產疫苗的信心。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7月22日深夜,迅速就疫苗事件作出批示:「此次疫苗事件突破人的道德底線,必須給全國人民一個明明白白的交代。」這已是李克強總理繼7月16日就疫苗事件作出批示要求徹查之後的第二次批示。

        總理深夜批示:給人民一個明明白白的交代

        李克強總理指示,國務院要立刻派出調查組,對所有疫苗生產、銷售等全流程全鏈條進行徹查,盡快查清事實真相,不論涉及到哪些企業、哪些人都堅決嚴懲不貸、絕不姑息。對一切危害人民生命安全的違法犯罪行為堅決重拳打擊,對不法分子堅決依法嚴懲,對監管失職瀆職行為堅決嚴厲問責。盡快還人民群眾一個安全、放心、可信任的生活環境。

        總理傾聽巨大民意呼聲、深夜及時回應,對神州眾多受傷的心是一溫暖的撫慰,很多人的憤怒轉為了委屈的哭泣:為什麽我們的孩子要一再遭受這等磨難!我們要孩子聽話、乖,孩子在打疫苗時忍著淚不哭要做勇敢的孩子,可是今天我們怎麼給孩子說,那個疫苗,它是假的!沒有效果!

        對孩子,我們無法引用專家的說法,專家說那不是假藥,是劣藥,就是有效成份的含量不達標,就是說,疫苗是安全的,只是有效劑量不夠,會影響疫苗接種的效果。多麼熟悉的解釋啊,當年他們也是這樣說的,說假奶粉並不是假的,是安全的,只是營養成分不夠而已。

        山東重慶河北吉林等請出來向人民交代

        但任誰怎麼解釋,也無法推翻這樣的基礎事實;第一、長春長生的2017年生產的某批次百日破疫苗效用不夠,為此吉林有關方面已經立案調查,並沒收庫存的186支疫苗、罰款總計344萬元人民幣;第二、同批次的25萬支百日破疫苗發往了山東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未知這批疫苗有無被注射進孩子們的身體;第三、根據國家食藥監總局2017年11月的公告,武漢生物製品的40萬隻百日破疫苗(批號為201607050-2)也效用不夠,這批不合格疫苗也已發出去了,其中19萬支流向重慶、21萬支流向河北,未知這40萬支百日破疫苗是否已經注射進孩子們的身體。

        最新的消息是,山東方面出來交代了:25萬支不合格百日破疫苗,接種了247359支,涉及215184個兒童,這些孩子分別來自山東濟南、淄博、煙台、濟寧、泰安、威海、日照、萊蕪等8個市!

        我們等待重慶、河北方面出來交代!武漢生物的那40萬支不合格百日破疫苗,現在去了哪裡?用了多少?涉及多少個孩子?

        我們等待吉林方面出來交代!為何2017年立案的調查,要2018年7月18日才會被公告出來?為何長春長生一年發出562萬份疫苗,問題疫苗批次25萬多支,你們為何只查封了庫存的186支?長春長生2017年的營業收入是15.39億元人民幣,你們說你們的罰款已是最高標準,的確沒錯,你們按最高標準沒收了85萬非法收入然後罰款三倍最後總數是344萬元人民幣,生產不合格疫苗發出去,違法成本是344萬元人民幣,而這家企業一年的營業收入是15.39億元人民幣,這種輕飄飄的懲戒,是在按國家要求的「絕不姑息」標準在執行嗎?

        屢禁不絕的假疫苗案顯示監管嚴重失職

        不同於狂犬疫苗屬於二類自費苗只是使用於受犬咬傷之後才注射,百日破疫苗是內地兒童必打的一類疫苗,按國家免疫程式,預防兒童白喉、破傷風和百日咳的百日破疫苗,需接種4劑次,分別於3、4、5月齡和18月齡各接種1劑次,長春長生的這批25萬支不合格疫苗流向了山東,正是這一消息令內地家長急忙找出自家孩子打疫苗記錄翻看,而發現自己孩子接種的正是長春長生疫苗的家長頓感崩潰,社交媒體被悲憤、絕望的情緒所籠罩。

        事件顯示內地對疫苗生產的監管出現嚴重缺失、重大漏洞。2016年山東濟南非法經營疫苗系列案件發生後,國務院修改了《疫苗流通和預防接種管理條例》,強調要強化制度監管,對危害群眾生命健康的違法違規行為絕不姑息。國家警告言猶在耳,龍頭上市藥企長春長生就公然違規。長春長生違法的膽子這麼大,與監管缺失有直接關係。長春長生的25萬支不合格的百日破疫苗,去年10月就立案調查,為何到今年7月18日才宣佈處罰結果?吉林監管部門是否有縱容地方創稅大戶的考慮?而且監管後的處罰明顯過於輕飄,企業違法成本太低。此次處罰僅是沒收庫存的186支疫苗,而該公司2015年年報顯示該年該疫苗批簽發量為562萬人份,且在庫存之外,已有25萬支不合格疫苗已銷往山東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罰款額上,此次沒收違法所得85萬元人民幣,同時處違法生產藥品貨值金額3倍罰款258萬總計罰沒344萬元人民幣,而這僅是該企業一年利潤的1%而已。執法者是按經濟處罰的最高額來執法的,但疫苗人命關天,又豈可只是經濟處罰?吉林執法部門的這種執法,與國家所言的「絕不姑息」有多大差距,民眾心中有桿秤。國家《藥品管理法》第74條在經濟處罰規定之外,明確寫著:情節嚴重的,責令停產、停業整頓或撤銷藥品批准證明檔、吊銷《藥品生產許可證》、《藥品經營許可證》或《醫療機構製劑許可證》;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法律在這裡,就看有關方面是否嚴格執法了。

        藥監部門要給人民一個明明白白的交代

        此次問題疫苗事件已嚴重衝擊了內地家長對國產疫苗的信心,並進而衝擊到民眾對國家疾病預防控制制度的信心,有關方面不可掉以輕心,當務之急,一是公開透明地第一時間公告問題疫苗流向及影響,並對受影響家庭提供補救方案;二是對問題疫苗事件一查到底、絕不姑息,除已查明的問題疫苗之外,還有多少種多少批次疫苗有問題?這些疫苗流向何處?各省市疾控中心庫存中有多少疫苗是有疑問的?如何處理?三是立即排查現有疫苗生產企業生產疫苗情況;四是對違規企業和當事人重錘打擊、絕殺這類賺帶血錢的無良企業;五是全面檢討疫苗監管制度,以趕殺違法企業、從嚴監管來重樹民眾對國產疫苗的信心。

        正如人民日報評論所言:對於問題疫苗,發現一起查處一起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在每次事件中找到問題的根源---在疫苗的生產、銷售過程中,是不是還存在監管漏洞?如何強化事前事中事後的全鏈條監管,形成疫苗安全管理的長效機制?如何加強處罰力度,讓企業不想、不能、不敢有違法行為?

        人民日報評論的提問,說出了人民的心聲。藥監部門,現在人民在注視,看你們如何落實李克強總理的指示,給全國人民一個明明白白的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