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無論是在阿聯酋媒體發表題為《攜手前行,共創未來》的署名文章,還是在塞內加爾媒體發表題為《中國和塞內加爾團結一致》的署名文章,習近平主席都多次提到一個關鍵字:“一帶一路”。

  “一帶一路”同樣是中阿聯合聲明中的重要合作領域。阿方對“一帶一路”倡議表示歡迎和支持,願積極參與“一帶一路”項目建設,繼續支持並參加“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等相關重要活動。雙方強調願深化在共建“一帶一路”倡議框架下的合作,建立可持續的貿易投資夥伴關係,以實現雙方的共同利益。

  今年是“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五周年。五年來,“一帶一路”受到包括阿拉伯國家、非洲國家在內的許多國家高度認同。事實上,已經有8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同中國簽署了合作協定。“一帶一路”緣何如此受歡迎?因為共建“一帶一路”倡議源于中國,但機會和成果屬於世界。

  當前,貿易保護主義、孤立主義、民粹主義等一些思潮正在泛起,開放型世界經濟和多邊貿易體系受到巨大衝擊。在此背景下,中國宣導的“一帶一路”建設,體現了一個負責任大國的國際擔當,具有多方面的世界意義和時代價值。

  首先,從世界經濟走勢看,世界經濟進入“平庸增長期”,“一帶一路”可以帶動歐亞非大陸新一輪生產力革命,推動世界經濟發展。當前,經濟全球化與逆全球化兩種現象同時存在,為推動本國經濟復蘇,一些國家趨於內顧,實行貿易保護主義,國際貿易摩擦明顯增多。“一帶一路”沿線很多國家,多年來被一些發達國家政府和跨國企業忽視和冷落,它們視“一帶一路”為擺脫貧困、實現發展的歷史性機遇。隨著中國宣導的基礎設施項目和產業投資向這些發展中國家延伸,這些國家和民眾將從中受益,“一帶一路”將有助於實現歐亞非大陸一體化和共同發展,推動全球基礎設施現代化,為建設可持續的全球經濟打下堅實基礎。

  第二,從國際機制角度看,全球治理存在嚴重赤字,“一帶一路”是中國為改善全球治理提供的可行方案。當前,經濟“弱全球化”、區域合作碎片化、氣候變化、移民問題、打擊恐怖主義等方面的全球性問題治理日益緊迫,一些國家國內問題國際化,現有國際機制難以適應,應對乏力,國際體制變革艱難推進,動力衰減。中國通過“一帶一路”扛起推動新型全球化的大旗,成為自由貿易的推動者、國際規則的維護者。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最大的工業品出口國、120多國最大交易夥伴,中國通過”一帶一路”為推動新型全球化和全球治理轉型注入新動力。

  第三,從參與主體看,“一帶一路”具有開放性,有助於推動不同地區和國家之間協調聯動發展。與傳統的自由貿易區、關稅同盟等合作機制不同,“一帶一路”具有包容性。在國際層面,聯合國開發計畫署、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聯合國人類住區規劃署、國際民航組織、國際海事組織、世界衛生組織等均從各自功能定位出發,積極尋找與“一帶一路”的契合點,聯合國大會和安理會均將“一帶一路”寫入相關決議和發展議程。在區域層面,亞太經合組織、歐亞經濟聯盟、上海合作組織、東盟、歐盟等都將其互聯互通藍圖和投資計畫與“一帶一路”進行對接。在國別層面,哈薩克“光明之路”、蒙古國“草原之路”、越南“兩廊一圈”發展計畫、印尼“全球海洋支點”構想、土耳其“中間走廊”倡議等與“一帶一路”倡議高度契合。

  總之,“一帶一路”建設有“三好”:一是對中國自己有好處。“一帶一路”是中國深度融入世界的新努力。二是對沿線國家有好處。沿線很多國家發展相對落後,基礎設施建設比較差,工業化水準比較低,“一帶一路”是帶動其發展的新舉措。三是對整個世界有好處。以前國外總有人說,中國只知道悶聲發展,對國際事務的參與度和貢獻率不夠大。“一帶一路”就是中國回應國際社會的期待,提出的重要國際公共產品理念,並且不遺餘力地在進行實踐。

  “一帶一路”的價值和魅力將不斷彰顯。

  (作者為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當代世界研究中心主任、“一帶一路”智庫合作聯盟秘書長 金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