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日前表示,“已準備好將徵稅範圍擴大至5000億美元”,該金額相當於去年中國出口美國的商品總規模;而此前,特朗普政府亦多次攻擊中國的匯率政策。交銀金研中心高級研究員劉學智明言,特朗普政府近期的言行,是典型的貿易保護主義,其“美國優先”的政策,也違背了WTO框架下多邊貿易相關協定與條款。

  匯率問題上中國不讓步

  劉學智認為,從特朗普此前一貫作風看,不排除美國將擴大對華進口商品加徵關稅至5000億美元的可能性,貿易戰未來如何演變仍難判斷;此外,美國對中國匯率政策的指責,或與近期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階段性貶值有關,但當前人民幣匯率更多是隨著美元指數的升值而被動貶值。他強調,中國無需理會美國對中國匯率政策的指責,匯率問題上中國不會讓步;同時中國應積極應對美國單邊挑起的貿易戰,包括在降低總進口關稅的同時,對美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稅。

  在蘇甯金研院宏觀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黃志龍看來,美國對中國所謂“匯率操縱”的指責毫無依據。他坦言,特朗普政府對來自中國的進口產品加徵關稅,主要是通過“極限施壓”方式,打壓日益成長的中國高端製造業競爭力。另一方面,近期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的貶值,主要原因是人民幣跟隨美元的升值而“被動”貶值,“當然中國經濟基本面有所惡化,或也是近來人民幣匯率貶值的一大因素”。

  歐元英鎊對美元再貶值

  申萬宏源債券首席分析師孟祥娟指出,受美國通脹、經濟資料等表現良好影響,六月美元指數小幅上揚,歐元、英鎊等對美元再度貶值;與此同時,在中美貿易戰烏雲密佈背景下,中國宣佈的大規模降準措施加劇了人民幣匯率的貶值預期,並使六月人民幣貶值幅度達3%左右。她續稱,鑒於上月中國外儲環比增長15億美元,近期人民幣匯率的貶值並未引發“顯著的交易性資產流出”現象,且中國的國際收支結構仍續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