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海茶緣】- 羅慶江 (澳門中華茶道會會長)

曾聽說“前生有緣同舟渡,百世修來共枕眠。”眼前風物、身邊人事,似曾相識,卻又陌生,不知是曾經夢遇抑或是無記善忘。幾十年人生經歷,也不就是緣生緣滅故事?但往往卻有揮之不去、繾綣終身之奇緣,信哉!

我生長在南越古國邊陲的一個小島上。這個小小漁村,千百年來無人問津,寂寂無聞。直至約400年前明朝嘉靖年間給葡萄牙人竊據了,他們不知小島名字,走到媽祖閣廟前嘮嘮叨叨的探問。不耐煩的老者脫口說了句粗話,洋人卻聽是“馬交”。後來跑到黑沙灣見一巨石,上有一個“礮”字,他們不知那是“砲”的古字,於是就將小島叫做“MACAU”,那大石叫做“馬交石”!不過,我喜歡她原來的名字——“澳門”,因為東、西望洋兩座小山就像家門,等待著勤勞克儉的漁民回來。我更喜歡“鏡海”、“蓮峰”、“濠江”那詩一般的雅名。

羅慶江在第二屆兩岸四地茶文化高峰論壇上演講(資料圖片)

葡人來此不是為曬牛皮,而是中國的財寶,他們首先把茶葉帶到歐洲。從16世紀初至到1842年,中國政府只開放廣州作為對外通商的港口。因為“馬交”距離廣州只有150公里的路程,而且又較易獲得補給品,於是便成為外國人聚集的地方,“馬交”就成了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啟航地。自從1607年荷蘭商船從這小漁村向歐洲輸出第一批茶葉之後,飲茶風氣便漫延歐美,單是1766年歐洲商船就這裡帶走了7000噸茶葉。此時“馬交”就成為世界茶文化傳播史上的一個重要地標,擔當著“華茶西傳”的平臺角色——這就是澳門初結的茶緣。茶,使這小島瞬即成為炙手可熱的中西貿易重鎮!

二十世紀,我國飽受侵略、內亂以及自然災害的摧殘。此時,內地的精緻茶藝文化正在加速沒落,台灣的茶藝尚未復興,而香港的生活習慣又在急劇地向西方模式轉變。可是,澳門卻因為其特殊的政治及地理因素避過了直接的蹂躪而成為避難之所,使精緻茶藝文化得以在澳門民間廣泛流傳。在嶺南文化藝術的影響下,澳門茶居茶樓不但擁有濃厚的文化氣息,而且還擁有精良的泡茶技藝。在中華茶藝文化急速下滑的二十世紀,澳門卻起著延續嶺南精緻茶藝與習慣的作用,既偶然又必然的擔當了承傳精緻茶藝文化的角色。澳門與茶,緣份未斷!

先父是著名茶樓的襄理,我這土生土長的“馬交仔”未出娘胎先與茶結緣,但愧未承父業。由讀書到工作都與茶無關,卻在不惑之年更處亞洲金融風暴之際,瞓身創立了澳門第一家茶藝館,成了我的終身事業,再續茶緣!

又是因茶,2015年在兩岸四地茶文化高峰論壇上與源傳媒主編林小姐結緣,她待人處事誠懇如茶般親和。一日,她鼓勵我於源傳媒一角介紹澳門茶文化,我欣然從命。

茶中天地,能藏日月,廣袤無垠。茶中滋味,心清香妙,啖苦回甘。蓮花遺鏡海,拙筆訴茶緣。姑且就叫《鏡海茶緣》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