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家巨頭表達了對美元的擔憂。

  北美大型資管公司Invesco近日在三季度匯市展望中提醒投資者,隨著美聯儲延續收緊貨幣政策之路,而其他央行步入貨幣政策正常化的早期階段,美元的波動性料成為市場的問題。

  Invesco認為,強勁的全球增長環境將推動美元在長期走軟,建議投資者低配美元,“美聯儲接近緊縮週期的尾聲,其他主要央行開始消除貨幣刺激措施,全球貨幣政策將走向一致。”

  針對非美貨幣,Invesco建議投資者超配歐元,“因美元走勢進一步疲軟,預期歐元將再度升值。我們認為,近期歐元的盤整已經完成,隨著歐央行採取漸進緊縮的立場,預計歐央行和美聯儲在未來一年中將實現政策趨同。”

  Invesco對英鎊持中性態度,儘管英國退歐進程和市場對英央行加息的預期或推動英鎊走強,但退歐協商並不明朗,且英國經濟並未出現過熱跡象,8月能否加息仍舊是謎。

  這家資管巨頭還對加元和澳元持中性立場,認為前者將受到NAFTA協商困境、加拿大經濟增長疲弱的壓力,而油價上漲也並未推動加元走高。澳洲方面,鑒於工資增長和通脹持續低迷,加之住房信貸增長放緩,預計澳聯儲將維持利率不變。

  “長期來看,日元可能對非美貨幣升值,”Invesco建議超配日元,表示該貨幣走勢將受到近期地緣政治風險發酵的影響,日本央行貨幣政策的變化可能會加速日元的升值。

  多家機構擔憂美元對市場的影響

  對美元將影響市場表示擔憂的,還有渣打。新浪財經援引渣打中國財富管理部投資策略總監王昕傑稱,全球已經進入波動性高漲的時代,美元走勢將成為影響市場情緒的關鍵因素,下半年美聯儲是否加息兩次以上,將成為市場風向標。渣打還表示,未來12個月全球經濟將繼續適度至強勁增長的可能性約70%,通脹料上升,美經濟料帶動全球增長,美元上揚對新興市場流動性的挑戰越發明顯。

  “2007-2009年的一輪全球衰退過後,美元在國際上發揮的作用越發重要,”福布斯專欄作家Alex Verkhivker解釋稱,對於追蹤新興市場和美以外發達國家的投資者而言,關鍵問題在於走強的美元將令這些國家背負的以美元計價的債務更為昂貴。

  本月初,《貨幣戰爭(Currency War)》作者、擁有35年經驗的華爾街老兵James Rickards也發出了類似警告。Rickards認為,美元才是全球動盪的根源。無論美元強勢還是疲軟,都會給全球市場帶來重大影響。儘管美元指數在95關口附近徘徊,在35年中處於中間位置,但他提示稱,對於商務夥伴和全球債務人而言,最重要的並非美元指數水準,而是其變動的趨勢。

  Rickards補充稱,如果把焦點放在部分特定的新興市場貨幣上,美元的升值幅度在部分情況下已經達到100%甚至更高水準。“當前唯一的問題在於,這一波新興市場危機將止步於阿根廷和委內瑞拉,抑或持續蔓延,引發比2008年還嚴重的金融危機。距離上一次新興市場債務危機已有二十年光景,而距離上一輪全球金融危機也過去了十年。這場危機可能需要一年的時間來擴散,所以投資者亡羊補牢為時未晚,只不過需要從現在著手準備了。”

  不過,也有分析師認為美元可能並非全球市場困境的“罪魁禍首”。Absolute Strategy Research首席投資策略師Ian Harnett表示,美以外部分地區的經濟增長放緩並不能怪罪于美元的上揚,但他也承認,美元上漲令投資者對風險更為敏感。

  美元如何引發全球市場巨震?

  早在今年5月,德銀分析師Aleksandar Kocic就在報告中指出,美元正在成為重要變數——它不僅是潛在宏觀風險的集合,還可能干擾美聯儲選擇的道路。換句話說,對於需要加速縮表進程的美聯儲而言,美元急速上漲是後者並不樂見的。然而這件事正在發生。

  至於強勢美元將如何“顛覆”全球市場,德銀以如下“流程圖”做出解釋:

  從左下角看起,美聯儲加息以及強勢美元打開了新興市場困局的大門:後者面臨資本外流,或是以遏制經濟增長為代價來打響貨幣保衛戰。這意味著新興市場將遭遇更大的波動性以及潛在的拋售潮,此外,對長端美債的看空壓力將抵消對美債的潛在售價。新興市場的動盪可能會對美風險資產產生連鎖效應。

  Kocic指出,如果上述週期即將結束,那麼2015年全球熊市的噩夢將再次上演。當年,因新興市場資產損失慘重,資管公司不得不拋售表現最佳的資產(美股)以求“回血”。這意味著發達市場將更為動盪,金融條件可能收緊,強美元或遭到挑戰,美聯儲可能被迫暫停貨幣政策正常化的進程。

  德銀援引EPFR數據稱,新興市場繼續遭遇資金流出,而資金持續流入美債曲線短端,這只會增加後者的壓力。所以,儘管美債曲線長端仍然保持穩定,但前端的緩慢磨損如果持續下去,可能演變為震盪洗盤。美元的進一步走強和前端拋售,可能對風險資產造成潛在利空影響,並成為利率反轉的觸發因素。

  Kocic認為,走強的美元是美聯儲表現鷹派的反映——美經濟正迅速復蘇,而其他地區的復蘇步伐仍然過於遲緩,甚至陷入衰退,或者說,美聯儲推高利率,並導致金融狀況過度收緊,這可能引發經濟衰退。另一方面,若美元走弱,通脹或信貸風險可能浮出水面,這種情況同樣棘手,因並沒有足夠的政策來應對。

  德銀總結稱,雖然美聯儲此前發現自己陷入困境,不過只有最近美元飆升迫使其採取行動——無論是更為鷹派還是鴿派——都將令市場遭遇強烈的痛苦。而美聯儲在做出重要決定上越拖延,市場就會越發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