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6月後,P2P關停潮襲來,不少投資者遇到提現困難和平臺跑路現象,讓工薪階層辛苦工作轉來的血汗錢被席捲一空、追討無門。而近期P2P關停潮或仍將繼續數年,未來存留下來的平臺數量將大減。

  3年後,平臺數將僅剩目前的10%

  中金公司在其最新報告中稱,近期中國P2P網貸平臺關停數量增加,預計P2P退潮或仍將持續2-3年。在滿足監管合規要求基礎上,再考慮運營成本的攀升,3年後正常運轉平臺預計不超過200家,僅為目前運營平臺數量的10%左右。

  報告預計,新一輪對P2P的監管細則及現場檢查即將開啟,或在2019年6月前完成進一步的整改驗收。其後將進一步完善准入制度,或進行牌照發放監管,而不僅僅是備案。

  目前大部分P2P網貸平臺業務仍不合規,當前1836家運營平臺中,仍有60%的平臺尚未完成銀行存管,即存在資金池和挪用資金的可能。

  另有25%的P2P平臺給投資人的年收益率大於12%,大概率給借款人帶來極高的貸款成本和違約可能;還有期限錯配、隱性擔保、標的超額、資訊披露等問題。

  中金報告指出,本次網貸平臺的爆雷潮主因有一下幾個方面:

  1)主打自融、虛假標的、資金池等龐氏騙局的平臺在趨嚴監管下難以為繼;

  2)流動性趨緊導致貸款端(尤其大額)逾期率上升、平臺累計的準備金難以足額賠付;

  3)投資者資金流入放緩,導致存在期限錯配的平臺流動性問題凸顯(6月行業成交量及餘額出現“雙降”)。

  備案確定推遲 未來或發牌經營

  央行副行長潘功勝近期發言稱:

  將再用1-2年時間完成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化解存量風險、同步推進互聯網金融監管長效機制建設,發揮互聯網技術在提高金融資源配置效率和金融服務普惠性等方面的積極作用。

  中金公司認為,原定於今年6月完成的P2P備案已確定推遲背景下(或因考慮到 存量違規業務消化難度大、各地具體標準不一等問題),監管本次發聲一定程度上認可了P2P有其存在的一定現實意義,更表明了加速推進存量風險整治的決心。

  該公司預計,新一輪監管細則及現場檢查即將開啟,或在19年6月前完成進一步的整改驗收、並在此之後進一步完善准入制度,未來或不僅是備案,而是發牌監管。

  P2P行業集中度上升 龍頭公司或受益

  華爾街見聞曾提及,近期P2P關停潮也導致在美股上市的國內P2P/網貸公司股價大跌。然而,這些公司的財務資料和業績實際上保持了不錯的增長,眾多外資投行亦給與買入或增持評級。預計本輪P2P整治結束後,未來行業集中度將持續上升,行業龍頭也需要直面挑戰與機遇。

  中金公司資料顯示,目前行業前100家平臺合計貸款餘額占所有P2P平臺的70%,成交量占所有平臺成交量的75%,預計未來集中度仍將持續提升,行業或迎來良性發展。

  不過,中金認為行業龍頭面臨的挑戰依然巨大:

  1)短期盈利能力受到影響:貸款餘額限制下平臺需要尋找更多機構資金合作或主動壓縮規模;行業整頓帶來獲客、壞賬及資金成本波動;準備金取締而需與擔保或保險公司合作加大成本等;

  2)中期面臨平臺定位難題:作為資訊仲介而不得承擔信用責任,需要依靠投資者風險識別能力的提升和借款者征信體系的完善;

  3)長期或受傳統金融機構和互聯網平臺下沉的衝擊(目前,3億信用卡人群,每年銀行新發行信用卡>1億張;目前螞蟻花唄用戶>1 億)。

  6月以來P2P頻繁爆雷

  6月以來,陸續有P2P平臺“爆雷”,出現提現困難、甚至跑路的情況。據網貸之家統計,6 月P2P網貸行業問題平臺數量達到63家(達2017年以來單月高峰)、當前正常運營平臺共1836 家(歷史停業及問題平臺累計達4347家)。光是7月的第一周,爆雷的P2P平臺就達40家,涉及資金超1200億。

  網貸之家顯示,7月以來爆雷的P2P公司主要集中在江浙滬一帶,而此前的“互聯網金融創新之城”——杭州,近期也成為“重災區”。

  中金固收團隊認為,杭州之所以成為“重災區”,是因為當地是房地產市場與P2P緊密相連的典型。三個月前,杭州樓市進入搖號階段。在6月21日這一天高峰期,涉及的資金約為727.06億元。搖號驗資所需的資金來源,包括自有存款資金、他人借款、拆遷賠償款、企業周轉資金、證券理財資金、民間借貸等。

  如此巨量的資金抽血,自然有很多人需要從P2P中提取投資額,或者在P2P平臺上進行借款,造成供需的失衡和暫態的資金缺口,也就有了P2P平臺的爆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