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民銀行參事、調查統計司原司長盛松成表示,隨著金融去杠杆邊際力度下降,預計今年廣義貨幣(M2)增速將高於去年,超過8.5%。

  日前,上海財經大學高等研究院發佈《2018年中國宏觀經濟形勢分析與預測年中報告》。在發佈會上,盛松成表示,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邊際上不應再趨緊。

  金融去杠杆效果顯現

  盛松成說,金融監管加強、金融去杠杆的影響首先表現在M2的增速上。央行資料顯示,5月末,我國M2餘額174.31萬億元,同比增長8.3%,增速與上月末持平,比上年同期低0.8個百分點。

  從歷史上看,社會融資規模和M2增速走勢基本一致,兩者相關係數達0.88,個別月份二者的增速走勢甚至完全一致。比如,2016年一季度,社會融資規模存量增速和M2增速都是13.4%。

  但從2016年10月開始,隨著M2同比增速的下降,我國社會融資規模與M2的增速差異逐漸擴大。2017年8月末,社會融資規模同比增速(13.1%)高於M2同比增速(8.9%)4.2個百分點,差距達到最大。“M2的同比增速在2017年5月開始跌破10%(9.6%),僅保持個位數增長,至今已經一年。”盛松成說。

  央行的統計資料顯示,今年4月我國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為15750億元,而今年5月則為7608億元,不僅環比下降較多,而且比去年同期減少3023億元。其中,今年5月當月對實體經濟發放的人民幣貸款增加1.14萬億元,同比少增384億元;對實體經濟發放的外幣貸款折合人民幣減少228億元,同比多減129億元。

  此外,在社會融資規模增量中,委託貸款減少1570億元,同比多減1292億元;信託貸款減少904億元,同比減少2716億元;未貼現的銀行承兌匯票減少1741億元,同比多減496億元。

  “也就是說,表外融資合計減少了4215億元,同比減少4504億元,這是造成5月社會融資規模增量同比下降的主要原因。”盛松成說。金融去杠杆的目標之一,就是想辦法把銀行表外業務趕入表內。顯然,金融體系內去杠杆已經初見成效。

  除了社會融資規模增量下降,M2的來源結構也顯示,對非金融部門債權對M2增速的貢獻率,今年1-5月份是99.7%,但去年1-5月份是104.5%。盛松成說,這說明從今年前五個月看,流向實體經濟的資金對M2增速的貢獻率比去年同期要低。

  “未來隨著金融去杠杆逐步到位,社會融資規模和M2增速又會逐漸接近。”盛松成說。資料也顯示,2018年5月末,M2同比增速為8.3%,比社會融資規模存量增速(10.3%)低2個百分點。社會融資規模存量與M2的增速差異已經在縮小。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是M2與名義GDP增速的相關性。

  近兩年來,M2與名義GDP增速的相關性大幅上升。據測算,2008年到2016年6月,M2與名義GDP增速的相關係數為0.18,但2016年6月至今年1季度末的這段時間,M2與名義GDP增速相關係數已經上升到0.64。

  盛松成說,當資金在金融體系“空轉”時,M2與經濟增長的相關性會降低,而當資金重回實體經濟領域時,二者的相關性會提高。

  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

  6月20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進一步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持續推動實體經濟降成本。會議指出,要堅持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和金融穩定運行。

  四天后的6月24日,為進一步推進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加大對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中國人民銀行決定,從2018年7月5日起,下調國有大型商業銀行、股份制商業銀行、郵政儲蓄銀行、城市商業銀行、非縣域農村商業銀行、外資銀行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

  此次定向降准主要有兩方面內容,一是鼓勵5家國有大型商業銀行和12家股份制商業銀行運用定向降准和從市場上募集的資金,按照市場化定價原則實施“債轉股”。二是郵政儲蓄銀行和城市商業銀行、非縣域農商行等中小銀行應將降准資金主要用於小微企業貸款,著力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

  盛松成表示,定向降准支持市場化、法制化債轉股,有助於企業降杠杆,降低債轉股的成本,也使得銀行能夠更關注企業的經營狀況。

  對於未來貨幣政策的走向,盛松成認為,從財政政策來看,今年積極的財政政策並未更加寬鬆,甚至比去年要緊。這一方面體現在今年赤字率擬按2.6%安排,比去年預算低0.4個百分點,財政的赤字率為最近三年來首次下調。另一方面體現在要求地方政府舉債更加規範化、透明化。

  考慮到財政政策與貨幣政策的配合,盛松成表示,穩健的貨幣政策邊際上不應再緊。隨著金融去杠杆的邊際力度下降,預計今年M2增速將高於去年,“我相信會高於8.5%。”盛松成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