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

  作者:李明生

  繼車費、電費後,消息指公屋租金亦將上調。根據公屋租金每兩年檢討一次的機制,由於期內公屋租戶平均月入上升了11.59%,故預料在封頂安排下加租10%,今年9月生效。

  百物騰貴固然無人願見,但各界卻不應動輒逢加必反,尤其是今次加租是按既定機制而行,而機制本身也充分考慮了租戶的承擔能力。參照租戶收入來調整租金,並於此基礎上引入上限制度,已基本確保了任何加幅都是租戶可承受的;相反,如果按照租戶支出—— 即是通脹—— 來衡量租金,則有可能跟承擔能力脫節,相對而言對租戶其實更無保障。

  當然,今次加幅料達10%,表面看來幅度無疑驚人;不過,這乃兩年檢討一次的結果,即為兩年疊加計算所得,比較每年一檢租戶亦可省下一年加幅,更何況,實際所涉平均加幅僅為188元,對比租戶平均月入的22950元,只相當於0.8%,蠶食購買力的幅度實不算多。至於有財政困難的租戶,亦可透過租金援助計劃等取得支援。也就是說,加價浪潮縱然人見人憎,惟在通脹之下卻又在所難免,更重要是,現行機制已保證了加租是合理兼合情—— 難不成,公屋租金要不加反減嗎?

  再者,正當私人住宅市場租金不斷攀升,普遍單位的索價已突破萬元,就連劏房單位也貴達數千元了;如果公屋租金過分「離地」,只怕進一步加劇有公屋者與無公屋者之間的矛盾。事實上,近年社會已有股「歪風」,就是眼紅「有幸」的公屋租戶,甚至以「上公屋」而非「上車」為人生目標,背後理由正是公屋福利實在太好,以致損害市民特別是青年的向上流動誘因。這不是說,公屋租金應該加至與市價看齊,畢竟私宅價格才更應該向下調整;當中所考慮的,乃是公平性問題—— 公屋租戶既已享受了極優厚的房屋福利,相關福利實無必要一優再優。故此,新一份預算案沒有一再向公屋租戶提供免租措施,正是因應民意向背而作調整。

  可以說,公屋加租誠或引起租戶不滿,但對大批輪候冊家庭而言,相信皆寧願盡快入住加租後的公屋,而不希望待在租金更貴、加租更烈、以至質素更劣的劏房呢!所以,為了縮短公屋輪候時間,由目前長逾5年減至目標的3年,政府及各界不單要以積極務實的態度,來凝聚開拓土地共識從而增加公屋供應,另外,由進一步收緊公屋富戶政策,到增加綠置居供應以加快公屋流轉等,也有助理順公屋政策的公平性。

  說到底,若然公屋租金加幅可以下調一點,相信許多租戶都會歡迎;若然公屋及其他住宅供應可以加多加快一點,相信全港市民更將舉腳贊成。特首林鄭月娥日前推出房策六招,包括將9幅私宅地改劃為公營房屋用途,便朝著正確方向前進;即將完成諮詢的土地供應大辯論,市民亦應踴躍發表富建設性的意見,好為解決香港住屋難題出一分力。

  始終,要整體紓緩租金貴及加租浪潮,治本王道辦法乃是增加供應;至於公屋,則相信會繼續扮演有效的福利安全網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