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與內地的去槓桿調控對經濟是否帶來較大壓力?從國家統計局公佈的6月采購經理指數PMI的情況看,到目前為止內地經濟大致維持了穩定向好的態勢,貿易戰和去槓桿對6月的經濟數據影響不大。

  數據顯示,2018年6月份,中國製造業采購經理指數(PMI)為51.5%,比上月回落0.4個百分點,仍高於上半年均值0.2個百分點,製造業總體繼續保持擴張態勢。中國非製造業商務活動指數為55%,比上月上升0.1個百分點,高於上半年均值0.2個百分點,非製造業總體保持平穩向好的發展勢頭。

  雖然6月的PMI數據中,新出口訂單指數為49.8,進入了收縮區間,開始部分反映貿易戰的負面影響,但考慮到特朗普政府與中國第一階段貿易戰規模僅500億美元,與中國內地將近13萬億美元的經濟規模相比,實際影響估計僅有0.1%,對實體經濟的沖擊並不大,暫毋須過於擔憂。

  近期的另一個新聞,國家調整棚戶區改造的政策,對未來的地產發展,特別是三四線城市的地產發展,卻可能有較大的影響。按媒體報道,市場原來流傳的「棚改,全國一刀切,全部暫停」傳聞,已被證實是謠傳。國家開發銀行實際的政策是:「並未暫停所有棚改項目,進行中的項目仍在持續執行,但早前總行收回了棚改項目的合同審批權限,早前在分支行可簽訂的合同,現在也必須由總行審批。另外過去以貨幣安置為主的方式,今年也多以實物安置為主。」

  棚戶區改造間接推高樓價

  應該說,過去兩三年大規模的棚戶區改造,推動了全國房地產的去庫存,也間接給已經高企的樓價再添了一把火,令樓價高上加高。如果未來貨幣安置要改為實物安置為主,就是說,房地產市場特別是三四線城市房地產市場的其中一個最重要的新增資金來源即將枯竭,未來房地產市場的銷售和價格可能都將受到壓力。

  房地產作為一個牽連廣泛、產業鏈很長的行業,對內地經濟一向有較大影響,如果未來房地產行業的發展有所放緩,預計會對經濟帶來一定壓力。

  為了對沖經濟放緩的風險,內地的貨幣政策近期有了明顯調整,人行貨幣政策委員會2018年二季度例會6月27日在北京召開。會議指出,要繼續密切關注國際國內經濟金融走勢,加強形勢預判和前瞻性預調微調。穩健的貨幣政策保持中性,要松緊適度,管好貨幣供給總閘門,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引導貨幣信貸及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

  對比一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可以發現,關於流動性表述的變化已正式從「保持流動性合理穩定」變為「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穩定」變為「充裕」,貨幣寬松的意圖昭然若揭。隨著內地政府金融去槓桿政策走入深水區,以及對銀行表外「影子銀行」的日益規範,金融亂象開始得到遏制,經營風險較大企業的信用債風險也開始大量暴露,這方面的工作不能退縮,否則金融治理將功虧一簣。所以,一定程度的貨幣寬松也勢在必行,以抵消「緊信用」帶來的負面影響。即是未來貨幣政策將以「緊信用」「寬貨幣」的面目出現。

  6月24日央行公佈將從7月5日起調低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釋放7000億元資金就是「寬貨幣」政策的具體體現,一般預計2018年下半年央行仍將會有1至2次降準,以支持經濟發展。不過,需要注意的是,現在的降準不是大水漫灌式的普遍寬松而是結構性寬松,比如本次降準就主要是針對「債轉股」和小微企業貸款。

  在中美貿易戰和人行貨幣寬松的背景下,6月以來人民幣兌美元走勢明顯偏軟,令市場對人民幣資金外流的憂慮增加。但在經歷過2016年人民幣資金大量外流的沖擊後,內地當局明顯加強了對各種灰色資金外流管道的控制,預計未來即使人民幣匯率進一步走弱,市場也很難重現2016年人民幣資金無序外流的狀況。只要人民幣走弱不至於影響到金融穩定,實際上有助於降低內地商品出口的成本,減低中美貿易戰對內地的負面影響,對內地經濟有利。

  內地經濟維持穩定

  除了貨幣政策,預計內地當局也將在刺激內需上推出一些新措施,比如目前正在徵求意見的個人所得稅法修正草案,建議將個稅起徵點由原來的3500元調整至5000元,並首次增加子女教育支出、繼續教育支出、大病醫療支出、住房貸款利息和住房租金等專項附加扣除等,就將明顯提升中產人士的消費能力。

  雖然內地經濟面對中美貿易戰、金融市場波動、未來房地產市場可能放緩等負面因素的威脅,但在內地政府採取放鬆貨幣政策,針對性地刺激經濟和內需等措施對沖下,預計2018年內地經濟仍將維持大致穩定,經濟出現較大風險的機會不大。

  當然,上面的討論都是建基於貿易戰不至於失控的基礎上的,如果中美或者歐美貿易戰失控擴大、影響到全球產業鏈和金融市場穩定的話,情況就難以估計。

  作者:楊玉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