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網《南方雜誌》今日(19日)發表題為:春風浩蕩大潮湧海闊帆直再出發——回望改革開放40年風雨歷程文章,認為改革開放40年來,廣東敢為人先、大膽探索、勇往直前,以“摸著石頭過河”的勇氣、“殺出一條血路”的精神,創造了奇蹟。摘要如下:

港珠澳大橋

彈指一揮間,滄海變桑田。改革開放40年深刻改 變了中國,也深刻影響了世界。推開時光之門,新時代的朝陽已躍昇在地平線上

1978—2018年,40年時光,足以讓青絲變成華髮,讓呱呱墜地的嬰兒步入不惑,讓一個國家躍升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讓一個民族改變命運,從趕上時代到引領時代,直至迎來偉大復興。

改革開放是前無古人的嶄新事業。 40年來,憑藉馬克思主義燈塔的指引,中國人民無懼風高浪急,從中國實際出發,涉險灘,避暗礁,蹚深水,在發展的航線上乘風破浪。

東方風來滿眼春,南國花開第一枝。 40年前,廣東被黨中央賦予探索新路、當好排頭兵的重要使命。 40年來,廣東敢為人先、大膽探索、勇往直前,以“摸著石頭過河”的勇氣、“殺出一條血路”的精神,創造了奇蹟。

站在改革開放40週年的特殊年份回望,大潮湧起,潮漲潮落,滄海變成桑田,不變的是中國共產黨的初心和使命——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

壯闊東方潮,深刻改變了中國,也深刻影響了世界。推開時光之門,新時代的朝陽已躍昇在地平線上。

 

先行一步,“殺出一條血路”

 

珠江邊,一輪大潮正蓄勢待發,只需一點引力,一道光亮,一絲春風,思想便會衝破牢籠,改革就會勢不可擋

40年前的神州大地,是什麼樣子?

這一年,“文化大革命”硝煙散盡,百廢待興。

這一年,鄰近港澳的寶安等地出現“逃港潮”,青年走光,田地丟荒。到廣東履新的習仲勳站在中英街上發現,香港那邊,車水馬龍,寶安這邊,冷落蕭條。

這一年,順德人梁茂賢秘密參加了一次特別的會議,會上討論要和香港一家牛仔褲廠合作開辦製衣廠。他後背滲出冷汗,心裡冒出一個可怕的念頭:“這是不是在搞資本主義?”

這一年,肇慶人陳志雄提出要承包村里的8畝河湧塘,未獲同意;比他先走一步的安徽小崗村18位農民,在一間破房子裡立下生死狀分田到戶,“如不成,坐牢殺頭也甘心”……

這一年5月,《光明日報》以特約評論員名義發表雄文《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引發了一場席捲神州大地的真理標準問題的大討論,掙脫了人們心中習慣勢力和主觀偏見的束縛。同年10月,鄧小平訪問日本,坐上新幹線,他說:“我們現在很需要跑。”

這一年是關乎國運昌盛的歷史關頭。在年徑流量排名全國第二的珠江邊,一輪大潮正蓄勢待發,只需一點引力,一道光亮,一絲春風,思想便會衝破牢籠,改革就會勢不可擋。

這一年12月18日,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作出了把黨和國家工作重心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實行改革開放的歷史性決策。這是中國共產黨歷史上的一次偉大轉折,也是開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歷史起點。

在料峭的寒冬中,潮水裹挾著春風,從四面八方湧來。

珠江兩岸的廣東人敏銳地察覺到了改革的號角。習仲勳說:“只要能把生產搞上去,就乾,不要先去反他什麼主義!”廣東向中央要來了“特殊政策、靈活措施”,先行一步,“殺出一條血路”。

生逢其時,理應當仁不讓。

河源紫金縣農民冒著坐牢的危險,在廣東第一次嘗試包產到戶,迅速解決了溫飽問題,甚至還有了余糧。

在第一次承包魚塘被挫後,肇慶人陳志雄很快開始了第二次、第三次嘗試,最終承包起了141畝魚塘。因為忙不過來,他打算“僱工”的行為,衝擊了“禁止僱工”這個政策禁區,引發了一場全國大討論。

面對地方國營工業企業效益低下、經濟發展停滯不前的現狀,清遠率先在全國試行“超計劃利潤提成獎”,進行工業企業管理體制改革。

改革推動了開放。東莞太平手袋廠、順德大進製衣廠……一個個“三來一補”企業的崛起,推動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變。隨後,集體、個體、合資、獨資企業,如雨後春筍破土而出。

“逃港潮”最嚴重的寶安縣,搖身一變成了深圳經濟特區。蛇口“開山第一炮”如同春雷炸響神州,而後,率先打破“大鍋飯”、廢除乾部職務終身製、“三天一層樓”、成立深圳證券交易所……每一項驚天動地的改革措施,都在推動著中國巨輪由江河漸入瀚海。

“逃港”這個詞語瞬間成為了歷史。鄧小平說,我們在內地還要造幾個“香港”。

改革開放的浪潮從珠江出發,向著沿海、內地蔓延,經濟特區、港口城市、沿海經濟開放區、海南經濟特區、浦東新區……一個個創造財富的源泉在中華大地上湧起,深圳興濤、海南弄潮、浦東逐浪,中國這艘巨輪終於擺脫狹小水域的困境,向著廣闊而嶄新的天地出發。

 

1992年鄧小平著名的“南方談話”給廣東正名

 

在歷史的進程中,許多時段看似靜水深流,實則動人心魄。在暗湧和礁石間,廣東劈波斬浪,敢闖敢試,迎接了無數激流與挑戰

改革開放,究竟姓“社”還是姓“資”?堅持改革開放,會不會偏離社會主義方向?會不會走上資產階級自由化道路?

從改革開放伊始,就有人不斷提出這些問題。而在風雲變幻的20世紀90年代初,這些爭論和非議始終揮之不去。改革開放大潮下,暗流開始湧動。

蘇聯解體、東歐劇變,冷戰結束,右的思潮還沒有完全清除,左的思潮又有所抬頭,兩股思潮不同程度地困擾和束縛著人們的思想。

此時,廣東的經濟發展也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陣痛:外商撤資、投資項目停建,私營經濟企業數量直線下降。

廣東面臨著極其複雜的艱難抉擇:是繼續深化改革、擴大開放,還是停步不前、走回頭路?

在正確的歷史時刻做正確的選擇,從來不會像事後總結那麼輕鬆。

在阻力和非議聲中,廣東堅持“只做不說,多做少說,做了再說”,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在隱忍和堅持中,改變慢慢到來。

“深圳的建設成就,明確回答了那些有這樣那樣擔心的人。特區姓‘社’不姓‘資’!”

1992年春天,鄧小平發表了著名的“南方談話”,給廣東正了名,也給“資”“社”之爭畫上句號:社會主義的本質,是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消滅剝削,消除兩極分化,最終達到共同富裕。

計劃和市場都是經濟手段。看準了的,就大膽地試,大膽地闖,讓改革開放激起新的浪潮。廣東肩負起了新的使命——“20年赶超亞洲四小龍”。

怎麼赶超?廣東必須擺脫舊理論、舊體制的束縛,敢於借鑒和吸收人類社會創造的一切文明成果,為我所用。

在暗湧和礁石間,廣東抓住時機,加快發展,擴大開放,繼續提升生產力水平。廣東打出了一套“組合拳”:深化企業改革、擴大對外開放、轉變政府職能、珠江三角洲率先發展……

就此,廣東經濟開始了跨越與騰飛。 1989年以來,廣東全省經濟總量連續29年位居全國首位,多項經濟指標長期位於全國前列,成為中國第一經濟大省。

東西南北中,發財到廣東,廣東也成了無數外來“淘金者”魂牽夢繞的地方。每天,數以萬計的務工者湧向廣東,車站、碼頭、路邊,人山人海。

廣東的實踐,也給全國帶來了寶貴的經驗。從中國的基本國情出發,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建立,突破了市場經濟和社會主義相互對立的傳統觀念。

隨著中國號巨輪劈波斬浪,進入更廣闊的天地,中國和世界的聯繫越來越緊密,也迎來了更多的挑戰和激流。

在歷史的進程中,許多時段看似靜水深流,實則動人心魄。 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在中國的周邊國家一一爆發,那一年的科技狂潮,也將中國帶入互聯網元年;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對外開放進入了一個全新的階段。

置身世界發展的風起雲湧,全面參與經濟全球化,怎麼保持中國經濟的可持續發展、怎麼處理好快速發展的中國與世界的關係?

中國的答案簡單而從容:從中國的基本國情出發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從當今世界的時代主題出發參與經濟全球化。

2003年,“非典”暴發,引出了另外一個話題:在走向現代化的過程中,經濟與社會應該如何協調發展?中國的回答是,尊重人的價值、追求人的幸福,以人為本,實現人的全面發展。

潮起潮落,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始終以謙遜態度和堅強意志擊水前行,融入世界。

 

一個世界矚目的一流灣區正在崛起

 

面對滾滾而來的時代浪潮,中國這艘意氣風發的巨輪已經駛進了更深的水域,開啟一段全新的征程

改革不停頓,開放不止步。

黨的十八大後,習近平總書記視察調研第一站選擇了廣東。在黨的十九大召開一周年、改革開放40週年之際,習近平總書記再次來到廣東,向世界宣示高舉新時代改革開放旗幟、把改革開放不斷推向深入的堅定意志。

40年來,作為改革開放的排頭兵、先行地、實驗區,廣東得風氣之先、走變革之路、領時代之新。 40年後,廣東總結經驗、乘勢而上,在新起點上推動改革開放實現新突破。

伶仃洋,珠江口,一橋飛跨珠海、香港、澳門三地,珠三角西部棋子全盤皆活,一個世界矚目的一流灣區正在崛起;

珠三角核心區、粵東粵西沿海經濟帶、粵北生態發展區,“兩翼”和“尾巴”齊飛,讓廣東這隻大鳥飛得更高更遠;

從“廣東製造”大步邁向“廣東智造”,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去產能、去庫存、去槓桿、降成本、補短板,為廣東高質量發展注入新動力……

一個個翻天覆地的變化,一張張令人欣喜的成績單。 “改革開放是決定當代中國命運的關鍵一招,也是決定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關鍵一招。”習近平總書記指出。

40年篳路藍縷,40年砥礪奮進,40年春風化雨。 40年的改革開放,讓一個國家躍升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讓一個民族改變命運:經濟總量世界第二,外匯儲備世界第一,7億多貧困人口成功脫貧,13億多人奔向小康……

回望改革開放40年的那些歷史瞬間,不難發現,在改革開放潮水湧現的過程中,始終貫穿著一個主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圍繞著這個主題,中國共產黨不斷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形成了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破除了改革開放路上的種種思想障礙,為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指明了前進方向。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中國共產黨的偉大創造,這一偉大創造點亮了指引改革開放航向的明燈。如今,中國這艘意氣風發的巨輪已經駛進了更深的水域,面對的是滾滾而來的時代浪潮,是洶湧浪濤的深水區域,更是廣闊前程的嶄新天地。

中國號巨輪,將要開往何方?

現在,我們站到了新的歷史起點上,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接近、更有信心和能力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

現在,中國改革已經進入攻堅期和深水區,只有以壯士斷腕的勇氣、鳳凰涅槃的決心,敢於向積存多年的頑瘴痼疾開刀,敢於觸及深層次利益關係和矛盾,才能把改革進行到底。

愈難愈進,逆流而上,正是改革者的品格。在40年的時間節點上,我們必須繼續鼓起迎難而上的勇氣,保持敢為人先的銳氣,提振開拓進取的志氣,敢於涉險灘,敢於蹚深水,勇做時代的弄潮兒,才能不斷在全面深化改革開放上取得新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