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銀香港首席經濟學家鄂志寰表示,中美貿易戰並非偶發事件,美國經濟自金融海嘯後長期低速增長,貨幣政策的刺激作用未能反映於實體經濟上,導致歐美反全球化浪潮興起。

她指,中國過去受惠於目前的全球化模式,但將來需要探索如何向前走。如果世界貿易組織出現變化,返貿易配額時代,香港亦要因應貿易戰可能持續,重新考慮自己的角色和功能,提升經濟抵抗外部衝擊的能力,業界亦應提升多元化貿易水平。



鄂志寰提到,內地8月進出口數字反映,貿易戰對中國的影響未太明顯,近期人民幣匯率貶值亦彌補相關影響。不過,她指,貿易爭端打擊投資及經濟信心,對環球供應及產業鏈的影響反映在市場上,而中國經濟放緩、美國加息的疊加效應令新興市場匯率波動,勢必加劇金融市場波動性,貿易戰的直接影響需時浮現。

鄂志寰表示,中美貿易爭端對經濟的影響不容忽視,美國首輪針對中國價值500億美元商品徵稅,佔中國GDP和整體出口分別0.4%及2.2%。在全球供應鏈分工,及人民幣近期貶值使出口保持競爭力等情況下,兩國貿易問題對中國的直接影響較低。

不過,她指出,中美貿易問題會打擊投資和經濟信心,對供應和產業鏈帶來連鎖反應,其影響和憂慮更會提早反映在金融市場的預期上,增加經濟和金融市場的波動性。

她認為,中美貿易爭端前景不甚樂觀,因兩國之間的貿易問題不僅涉及美國貿易赤字,而是美國針對中國的目標,更牽涉中國高科技和產業發展、對外開放,以及長遠中美戰略關係等複雜問題。而目前雙方分歧仍然較大,預料未來談判道路會漫長。

鄂志寰又稱,未來人民幣貶值壓力仍在,因中美貿易問題持續將會令中國的經常賬順差大幅縮小,進而影響外匯佔款及儲備,減弱市場對人民幣幣值穩定的信心。此外,新興市場出現金融危機,中國亦可能會受到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