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習近平主席主持下,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元首理事會第十八次會議6月9-10日在青島成功舉行。峰會甫一結束,上合組織秘書長拉.阿利莫夫就在北京接受了本刊專訪,就青島峰會取得的主要成果、未來發展方向、面臨的主要機遇和挑戰等回答了記者提問。他強調,本次青島峰會是上合組織擴員後舉行的首次峰會,具有里程碑意義,“上海精神”作為組織的根本原則和生命力所在得到再次確認,中國作為輪值主席國作出了卓越貢獻。

特約記者 尹樹廣

上合青島峰會簽署了23個重要文件,創歷次之最

記者:請問您怎樣評價剛剛結束的上合組織青島峰會?會議取得了哪些主要成果?

阿利莫夫:可以說,這次青島元首峰會取得了圓滿成功,具有里程碑意義,簽署了青島宣言等23個重要文件,創了歷次峰會之最。這些重要文件為上合組織未來的發展指明了方向,規劃了發展藍圖。因此,怎樣評價此次峰會的意義都不為過。今年10月,將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別舉行上合組織總理定期會晤,將為青島峰會通過的政治決議制訂行動綱要和實施計劃。

值得特別指出的是,青島峰會是印度和巴基斯坦正式成為“上合大家庭”成員後舉行的首次峰會,加上中、俄、哈、吉、烏、塔這六個創始成員國,全新的“歐亞八國”模式規模更大了,實力更強了,合作將更加有效,必將在處於深刻複雜變化的國際關係體系中發揮越來越重要作用。看看世界地圖我們不難發現,上合組織已成為具有全球責任的最大的跨區域國際合作組織,“歐亞八國”俱樂部的總人口佔世界的44%,面積佔歐亞大陸的三分之二,擁有全球最豐富的自然資源,GDP總量佔全球的20%,2016年的平均經濟增長率達5%,擁有15歲至24歲的年輕勞動力達到6.5億。以上這些優勢和潛力有待進一步發掘。2001年上合組織成立,並不斷發展壯大,充分說明瞭世界政治和經濟重心向東轉移的客觀現實。

我認為,上合成立17年來可分為兩大階段,第一階段以2006年上合成立五周年紀念峰會上簽署的《上海合作組織憲章》為標誌,這一重要法律文件奠定了組織的根基;第二階段以本次青島峰會為標誌,是在上合擴員後再次重申了“上海精神”的宗旨和原則,這是上合組織未來的生命力和力量所在。

記者在北京上海合作組織秘書處採訪阿利莫夫秘書長

 

開放性、非集團性、非對抗性是上合的根本屬性

記者:一些人預測上合組織將發展成為一個軍事政治集團,您如何看待這一觀點?為什麼稱“上海精神”是上合組織的靈魂?

阿利莫夫:這一觀點是完全錯誤的,完全是不明白上合成立的歷史背景。上合組織是冷戰後成立的新型區域性國際安全和經濟合作組織,是由前蘇聯與中國談判邊境地區軍事信任措施和機制、蘇聯解體後形成的“上海五國”機制演化而來的。上合在上海成立之初就確立了“上海精神”,即“互信、互利、平等、協商、尊重多樣文明、謀求共同發展”的根本原則;開放性、非集團性、非對抗性是該組織的根本屬性。這一屬性完全不同於冷戰期間形成的區域性國際組織和機構。
這一原則規定了上合組織的成員國不分大小、強弱,都一律平等,均要本著協商一致的原則行事,大國不會欺負小國,不會將自己的意志強加於人。“上海精神”的這些基本原則明確寫在了《上海合作組織憲章》中,該法律檔是上合組織生存和發展的基石,所有成員國必須嚴格遵守。對於有人這樣或那樣評價上合組織的性質,我建議他們去好好研究一下上合組織憲章。我們的出發點和落腳點就是要摒棄冷戰思維和做法,適應國際關係體系新的調整和變化。

記者:您是如何評價“一帶一路”倡議與上合組織合作現狀的?

阿利莫夫:在不到五年時間裡,“一帶一路”從倡議變成了規劃,變成了一個個具體項目,收獲的初步成果令人始料不及。我認為,習主席的倡議已具有全球性意義。上合組織各成員國都是“一帶一路”合作的重點國家,尤其在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產業園、能源開發和運輸等領域的合作成果豐碩。
我想指出,“一帶一路”倡議是互利共贏的。中國已同沿線87個國家簽署了合作協議,在“一帶一路”區域建立了75個自貿區,去年與沿線各國貿易額達到1.5億美元,這一數字還在增長。例如塔吉克斯坦,自2004年5月中塔位於帕米爾高原海拔4,500米的卡拉蘇—闊勒買陸路口岸開通後,兩國70%的商品貿易都是通過這裡進行的。所以說,中方倡議與上合各國經濟發展戰略正在緊密對接,互為補充。

更多地在國際舞臺發出上合聲音

記者:反恐是上合組織的優先任務之一。您是如何看待當前上合組織所在地區的安全形勢的?有哪些主要威脅?

阿利莫夫:的確,維持本地區穩定和安寧是上合組織最優先任務,17年來我們總共通過了47個相關文件。去年的阿斯塔納元首峰會簽署了《上合組織反極端主義公約》,剛剛在青島又簽署了5年實施綱要。反恐鬥爭是沒有國界的。除了上合成員國之間要展開緊密合作外,還要加強與域外地區組織和國際機構的情報交流和行動合作。比如,今年9月,上合組織就將與聯合國安理會反恐委員會和聯合國剛剛成立的反恐管理局簽署合作備忘錄。

反對“三股勢力”的鬥爭是國際社會面臨的長期而艱巨的任務。作為上合組織秘書長,我今年首次被邀請出席慕尼克安全會議並著重介紹了上合的反恐現況。近幾年,與中亞毗鄰的阿富汗毒品產量增幅巨大,僅去年毒品產量就增加了87%,而毒品收入是國際恐怖主義組織的主要資金來源。因此,我們必須將反恐與禁毒緊密結合起來,上合已為此制訂了5年行動計劃。

記者:在青島峰會上,各國元首希望上合組織能更多地在國際舞臺上發出上合聲音,擴大上合國際影響力。您作為秘書長將有何新作為?
阿利莫夫:各國元首提出了這樣的要求,我們將有一系列新的舉措加以落實。我想透露一下,在今年9月的第73屆聯合國大會上,我們將以上合組織名義提出關於加強網絡安全的倡議。這是上合組織成立17年來首次向聯合國提出倡議。這代表了上合方案,顯示了上合智慧。今後我們將提出更多類似的倡議,為優化全球治理模式貢獻上合力量。

香港與上合成員國的交往近年出現積極變化

記者:您如何看待上合組織與香港的關係?對此有何建議?

阿利莫夫:我去過香港多次,十分瞭解香港作為國際金融貿易航運中心的重要作用。去年11月初,我曾率上合成員國俄羅斯、烏茲別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巴基斯坦等國駐華大使出席在香港舉行的“一帶一路”高層論壇,與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等進行了會見。總體而言,由於地理遙遠,香港與上合成員國的交往不太活躍,但近年出現了許多積極變化,如有不少香港商人開始在上合成員國投資,越來越多香港遊客去上合的中亞絲路沿線各國訪問,越來越多的上合國家學生在香港理工大學、浸會大學等高校接受本科教育。這顯示出彼此對對方的興趣越來越高。

我希望,香港特區政府能更加重視對上合組織的交流與合作,比如與上合成員國的重點城市結成姊妹城市,派出更多的代表團去那裡實地考察。上合組織各國均是“一帶一路”重點國家,蘊含著巨大商機,需要培養香港熟悉該地區的語言人才和專業人才,使他們成為溝通雙方的橋樑。我願意為擴大香港在上合組織的作用作出自己的努力,也願意在北京的上合秘書處接待香港政商界朋友。

上合秘書處小會見廳展示的成員國元首簽名著作

 

 

上合秘書處二樓「國徽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