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學生時代開始,秦範雄就始終抱著來中國看一看的希望。大學畢業找工作時,他發現了一家公司曾在北京的工業展上參展,他想著“這樣就能去中國了吧!”便毫不猶豫地進入了這家公司……

  當時的他可能不會想到,自己會在中國生活五十多年,還獲得了編號為001號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永久居留證書”,成了獲得中國綠卡的第一人。

  圖片說明:秦範雄獲得的編號為001號的永久居留證

  結緣中國

  很多人看到“秦範雄”這個名字的時候,都會以為眼前這位元身材高大、精神矍鑠的老人是中國人。加上他說著一口流利的中文,恐怕怎麼也不會聯想到他是一位地地道道的日本人。

  今年是秦範雄在上海生活的第三十二年。雖然在此之前,秦範雄還在香港工作有二十餘年,但他覺得,使他真正結緣中國,並傾注自己後半生的所有智慧、才幹、財力、精力的是上海,這座改革開放的前沿城市。他自信地告訴記者,從中國政府授予他編號為001號的永久居留證書那一刻起,他就註定成為上海這座城市的見證人,成為與上海人民同飲浦江水、同心同德參與上海建設發展大潮中的一分子。

  圖片說明:秦範雄

  但要追溯秦範雄和中國的緣分,還要從他的高中、大學時代開始說起。

  當時秦範雄上的高中開設有“漢文”課,他的老師為了讓學生們對漢字和中國文化產生興趣,想出了這樣一個辦法:在50分鐘的課時裡,30分鐘用於教書本內容,剩下的20分鐘則用來講生動有趣的中國故事,比如講中國歷代皇帝,講《水滸傳》,講魯迅,而且還帶來了各種圖片和資料。其中雄偉的萬里長城和開闊的天安門廣場震撼了秦範雄,自此他便下定決心要自己親眼去看看。

  於是讀大學時他毫不猶豫地選擇了中國文學專業。“可是第一天上課的時候,發現課堂裡只有我和授課的老師兩個人!哈哈,”秦範雄回憶道,“現在不一樣啦,現在的中文課上,有五百個學生同時聽一位老師授課。”

  中國的影響力與日俱增,從這一變遷中可見一斑。

  秦范雄曾希望來中國留學,可惜當時中日邦交還未正常化,最終只能作罷。但秦範雄始終抱著來中國的希望。就業時,他發現了一家公司曾在北京的工業展上參展,他想著“這樣就能去中國了吧”,便進入了這家公司。然而好事多磨,由於某些原因公司停止了去北京參展的活動。這樣一來,秦範雄去中國的願望就又落空了。

  似乎當某個願望足夠強烈的時候,它總能實現。當時秦範雄所在的企業是一家跨國企業,在日本總部努力學習打字、外貿跟單、英語等技能4個月後,他便得到了去香港分公司的機會。“小秦你不是會中文嗎?就你去吧!”秦范雄記得公司領導當時這麼跟他說。

  就這樣,秦范雄開啟了在中國生活的半輩子。

  初到上海

  1987年,秦範雄在香港擔任香港神明電機株式會社的董事總經理。當時,公司總部也就是日本神明電機株式會社開始考慮投資中國大陸一事。那年夏天,他便隨同社長一起來上海考察,並與上海無線電十六廠簽訂了中外合資意向,並計畫在閔行開發區開建工廠。1988年6月,上海神明電機有限公司成立,成為上海電子元件行業中首家中外合資企業。

  但那時在上海成立一家企業不是件簡單的事。據秦範雄回憶說,新成立一家企業,開工量產、招聘員工、組織配套的生產設備、建立符合生產的工作環境,每個環節都要經過上海各級政府嚴格審核批准。光提出可行性報告、許可立項直至審核通過,政府部門就要蓋100多個印章。另外工廠建成後的通水、通電、通信、排汙都必須按照當地的要求做好備案。

  他說就以他自己申請一張中國駕照為例,也是一而再地提交三次書面申請。那兩年,秦範雄忙著為各種事四處奔走,為此他急需一張中國駕照,但直到申請到第三次的時候才獲得批准。可由於姓名像中國人,還能說一口流利的中文,他的駕照國籍一欄中被誤填成了中國籍。這張特殊的駕照,秦範雄用到了75歲,靠這張駕照,他駕車往返於市區與郊區,穿梭於上海東西南北,橫跨浦江兩岸。

  創業艱辛,秦範雄一直對上海方方面面給予的支持感激在心。他說,當年為了解決和日本總部聯繫的問題,在上海外資委的協調下,閔聯發展有限公司特地借了一根電話線給他們,解了燃眉之急。此外他們還獲得了上海免稅優惠政策,他說,“上海市政府為了支持外資,實行免稅優惠政策,讓很多外資企業在享受免稅政策的同時,不斷追加投資,擴大發展規模,從而吸引了一批又一批外資加工型企業遷入上海”。

  與此同時,秦範雄和他的企業也為上海市的招商引資工作作出了巨大貢獻。由於他的努力和執著,他曾讓企業當年投入的資金當年見效,在中日企業間傳為佳話。而這段故事又很快成為市政府和開發區加大利用外資,招商引資的典型而被傳播。

  圖片說明:為了專訪,秦范雄特意帶來了多年來他珍藏的中日友好的各類資料

  親歷巨變

  老驥伏櫪,壯心不已。如今八十歲的秦范雄依然精神抖擻,閒不住。上海神明電機有限公司在秦範雄手上從150人發展到三千多人、廠房面積擴大十倍以上,但2004年他辭去公司總經理,把企業交給下一任,開始了新的征程。

  一種用於工業製造注塑、壓模等操作技術環境中的友好型化學製劑吸引了他,使他創辦了上海泉源複合製劑有限公司。據他透露,公司已經推廣經營若干年了,產品已經得到企業和市場的認可,客戶遍及中國各地,也有少量上海企業。

  其實這也是上海發生變化之一。傳統的製造業正在逐步退場,高新技術產業成為主導核心。而留下來的製造業中,向“智慧工廠”轉變成為又一輪發展趨向。

  說起在上海的三十多年裡所目睹的變化,秦範雄有些感慨。

  “變化很多很大!比如說服飾,以前人們的衣服不是藏青色就是綠色,染髮啊短裙之類的根本沒有。再比如城市面貌,從前淮海中路、南京西路兩側建築牆面上常寫著“請勿吐痰”這樣的標語,現在都是國際一流品牌的廣告。”

  除了這些看得到的、外在的變化,秦範雄說,還有很多內在的變化。

  “人們守則意識在提高。我剛來的時候,過馬路時看到紅色的信號燈就停下來,周圍的人都用看怪人的眼神看著我……”

  “還有一件挺有趣的事。當時我的兩個部下也是日本人,他們不會說中文。我們一起出差入駐酒店的時候,因為我出示的駕駛證上寫著國籍是中國,而且我也會說中文,所以我和部下的價格是不一樣的!乘火車買票的時候也是這樣。是改革開放讓中國與國際接軌,所有外籍人士都可以享受國民待遇,據我所知,現在許多日本人都喜歡住在上海。”

  圖片說明:秦範雄對中國改革開放再出發的寄語:“祈望中國改革開放政策越開放越對世界和平貢獻”

  秦範雄獲得“中華人民共和國永久居留證”是2000年的事。之前他還曾獲得上海市政府頒發的“白玉蘭紀念獎”“白玉蘭榮譽獎”等,他把這些榮譽都歸結為改革開放的上海這座城市海納百川的胸懷,也是歷史賦予他使命的見證。

  “我這張編號為001號的永久居留證是支持我瞭解中國、安居上海、開展中日友好活動、參與城市改革開放的榮譽和見證。我非常感謝上海,感謝這座城市生生不息的發展和與我共同為上海這座城市奮鬥的朋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