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希望集團董事長劉永好最近獲得改革開放40週年“改革先鋒”稱號,此次評選出的傑出貢獻人選一共100人,民營企業家有十幾人。他接受人民網強國論壇專訪,回顧改革開放歷史畫面,暢談改革開放對個人人生軌跡帶來的影響,分享企業家責任。

劉永好(互聯網圖片)

劉永好回顧說,新希望集團創建36年了,在農業和食品領域已經作出了一定的成就,但是還有差距。集團正在努力,爭取打造世界級的農牧企業,還需要時間,還需要努力,還需要拼搏。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感覺到,這是一個責任。國家和人民的信任,我們怎麼樣不辜負這個信任,把自己的事做得更好,特別是在今天,經濟在轉型,有下行的格局。在這種格局下,從快速的成長到高質量的成長,這個轉型中,我們能否過這個關,用什麼方式來迎接這樣的考驗,能夠在新一輪的改革和開放中,能夠做得更好,這就是我們感覺的職責,同時還應該有擔當。所以,我們提出,將會投入新的資金,為精準扶貧做新的貢獻。我們在中國四川涼山州通過科學養豬實現精準扶貧,我們在貴州、雲南、廣東、山東、四川,好多省,積極投入到扶貧的事業中來。
  
改革開放四十年,作為中國普通老百姓的一員,幸運在哪裡呢?劉永好認為,國家改革開放的時候,自己正好年輕,正好積極地參與到裡面去了,是國家改革開放政策的受益者。儘管當時很困難,壓力很大,但是,堅持下來了,隨著國家的進步、發展,國家的不斷改革和開放,企業一步步做強做大。企業用實際行動,用投資發展、招收員工、上繳稅收和推動產業發展等方式為國家作出了應有的貢獻。企業發展了,規模做大了。自信心也強了,我們有了這些,當然是幸運的。

 劉永好回顧說, 國家的改革開放是漸進的。 1978年開始改革開放,自己1980年剛好大學畢業,當時就想,搞個音響,和生產隊合作一塊建個工廠,結果公社書記說是走資本主義道路,不行,可能太早了。而那個時候,剛剛傻子瓜子做一些嘗試,結果中央開會說動不動他們,結果小平說不要動,試試看。就這樣,不要動,試試看,有了中國民營企業的萌芽。可能傻子瓜子是幸運的,而那個時候,我們不夠幸運,因為公社書記說我們走資本主義道路,1980年的創業失敗了。我們並沒有氣餒,1982年我們又找到了縣委書記,說我們到農村去做專業戶行不行?而改革開放從農村起步,那個時候,農村聯產承包責任制已經開始了,國家已經逐步向改革開放邁進,這是又進了一步,我們被同意到農村去創業:開始養鵪鶉,一養養了世界第一。然後種蔬菜、養豬做飼料,這一做又做了中國飼料的第一位,我們沿著這條路前進、發展。到1995年成為中國私營企業五百強第一位,這是國家工商局評比的。我們積極參與改革開放,走到了民營企業發展的前列,所以,我們是幸運的。

姓社姓資爭論鄧小平南巡扭轉乾坤


沒想到,在1991年前後,社會上一股姓社姓資的爭論,有人說我們是走資本主義道路,不能夠支持,不能夠幹。沒辦法,我們找到了縣委書記,說現在國家是不是不太允許我們乾了,不行的話,我們把工廠交給政府算了。結果縣委書記說,他還沒收到文件,讓我們悄悄的干。後來了鄧小平1992年的南巡講話。明確發展才是硬道理,鼓勵幹,去闖,不要爭論姓社姓資,給了我們極大的鼓勵。很多的民營企業也誕生了,成長了,壯大了。我們乘勝向全國發展。以後,成為一個全國的企業,國家提出“一帶一路”的倡議,我們又大踏步的在國際上投資、發展,今天,我們在東南亞的很多國家,包括越南、菲律賓、柬埔寨和南亞等國家,中東的國家和非洲好多國家做投資,我們現在已經在海外有40多家企業,不但在發展中國家,還在發達國家做一些投資,我們在澳洲已經投資超過了100億,在那建立現代的肉牛屠宰加工食品基地,建立奶牛的養殖場,在那建立保健品的生產車間,還在澳洲建立了寵物工廠。同時,我們還在美國、歐洲一系列的佈局,把澳洲、美國和不同的國家的優勢的產品帶到中國,我們是中國進口澳洲牛肉最多的企業之一,並且,我們把澳洲的牛肉和中國的市場、亞洲各國的市場和美國的市場銜接起來,成為消費升級的積極的推動者,通過這種國際的投資和合作,提升了我們國際化的能力和水準。今天,我們可以說,企業正在向“一帶一路”的方向迅猛邁進。通過這樣的投資,既支持和幫助了所投國的經濟的發展和就業的提升,也提升了我們的產品影響力、競爭力,也給集團帶來較好的價值。這就是我們在過去這幾年所做的事。

改革開放40週年之際,在國家提出進一步的改革開放的新的征程上,我們還將把握進一步改革開放這個節拍,在農業和食品領域,在不同的國家,再做一些投資。

劉永好認為,中國企業走出去,過去這幾年走得比較快,走得也不錯。一代民營企業走出去以後,能夠更加推動“一帶一路”倡議的發展,也更加使國家和世界各國融入一體,中國加入WTO以後,中國製造成為一個主旋律,中國的成長、中國製造的能力越來越強,中國經濟結構正在做調整,很多產業都過剩了。我們從快速的成長向高質量的方向轉變,走出去就能夠學習國際的一些先進經驗,也會帶回來好的經驗能力。這就是民營企業在走出去,從走出去中不但自身獲益,也是被投國的社會、人民獲益。

澳洲養奶牛、肉牛,肉牛加工 把經驗帶回中國

 中國的企業走出去的目的是什麼?當然,我們的企業必須融入世界,參與國際的競爭,通過走出去,在檢驗,在鍛煉我們國際化的能力和水平。另外,世界經濟的分工不同,拿中國來講,牛肉、羊肉是供不應求的,因為我們的草地少,成本高,而澳洲土地面積和中國相當,但是,人口只有2000萬,在那𥚃養牛,成本最低,所以我們在澳洲養奶牛、肉牛,進行肉牛加工。現在每年能夠加工屠宰超過50萬頭肉牛,成為全球比較大的肉牛產業鏈的企業。我們聯繫了數以千家的奶牛和肉牛養殖場,成為他們十年訂單的合作夥伴,也推動了澳洲農民的增收和產業發展。我們在當地養奶牛,養了近十萬頭,並把澳洲的養牛高品質的能力和經驗帶回中國,我們在中國也養奶牛,也做一些乳業的發展,這樣就能夠學到更多的新的經驗和知識。同時,我們消費升級了,寵物經濟發展快,我們收購了澳洲最大的寵物工廠真誠寵物公司和包括中投和淡馬錫和IFC這樣的國際機構一塊去做投資,現在我們把國際優勢的技術、產品和中國巨大的市場結合起來,這也給我們帶來了能力,這個能力就是國際化運作的能力和科技盈利的能力,和食品安全和創新發展的能力。

 改革開放這40年,我感覺自己進步最大的是,對國家的認識更清晰了,中國土地900多萬平方公里,快14億人口,一個巨大的人口基數,原來一窮二白,怎麼樣走上富裕的道路,怎麼樣讓人們的生活水準提高,怎麼樣使國家的國力增強,怎麼樣有中國人做人的尊嚴。我體會很深。 90年代初到美國,看見高速公路,看見自動扶梯,看見超市裡面琳瑯滿目,就覺得我們國家可能這一百年都跟不上。沒想到,僅僅40年,別人有的我們也有了,我們的高速公路甚至做到全球的第一,我們超級市場的產品生產和進口出口,在世界的前列。各種各樣產品不但琳瑯滿目,而且質量越來越好,中國製造已經成為時代的元素。自己見證了這些,也從中受益。沒有改革和開放,不可能有民營企業,更不可能有新希望集團,也不可能有我們今天的驕傲和自豪。

劉永好說,企業進步了,發展了,應該有社會責任。我們中華民族從來就有扶貧濟困的美德,企業進步成長以後,應該對社會作出貢獻,1994年聯合了10位民營企業家向全社會發起了扶貧的光彩事業。光彩扶貧事業差不多24個年頭了,廣大民營企業通過光彩事業這個渠道,在老少邊窮地區投資、辦廠、修橋、鋪路、辦學,作出了積極貢獻,這體現了企業家的擔當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