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傳媒訊】諾貝爾經濟學獎今天揭曉,耶魯大學學者諾德豪斯因將氣候變遷整合入宏觀經濟分析的成就獲獎,紐約大學教授羅莫則因將科技創新納入宏觀經濟因素而獲肯定。

77歲的諾德豪斯(William D. Nordhaus)是耶魯大學教授(Sterling Professor)。他在耶魯攻讀學士和碩士後,1967年取得麻省理工學院(MIT)博士學位。他為“兩院院士”,既是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也是美國人文與科學院院士。

作為美國最有影響的50名經濟學家之一,諾德豪斯最為重要的身份還是全球研究氣候變化經濟學的頂級分析師之一,他此次獲獎也源于此。他的應對全球變暖的經濟模型,為人類應對氣候變化提供了有效途徑。

依據他的研究,人類不僅需要徵收碳排放稅(下圖的黑色線),更要在全球範圍內發展福利,就能夠大幅降低碳排放(下圖的紅色線,綠色線為基準,即不採取任何行動下,碳排放的增長情況)。如果人類更加博愛,不僅關懷現代的人們,更以關懷子孫後世的福祉,並且積極採取行動,那麼碳排放及其所造成的威脅,將會降至最低(下圖的橙色線)。他的研究,與傳統中國人念念為子孫造福,所謂“前人栽樹後人乘涼”的觀念相暗合。

羅莫(Paul M. Romer)生於1955年,在芝加哥大學取得學士、碩士和博士學位。畢業後,他曾任教於史丹佛大學2016年起擔任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兼資深副總裁,直到今年1月卸任,轉任紐約大學經濟學教授。

羅莫的貢獻是提出了“內生增長理論”(Endogenous Growth Theories)。該理論認為,資本、勞動、人力資本(以受教育的年限衡量)以及新思想(用專利來衡量,強調創新)這四個方面,都在影響經濟增長,並且建立了內生經濟增長模型,把知識完整納入到經濟和技術體係之內,使其做為經濟增長的內生變量。

瑞典皇家科學院(Royal Swedish Academy of Sciences)在聲明中表示:「諾德豪斯和羅莫設計出方法,針對如何創造長期持續而且能夠永續的經濟成長,解決我們這個時代最基本且迫切的部分相關問題。」

「藉由建構模型解釋市場經濟是如何與自然與知識互動,他們的發現大幅拓展經濟分析範疇。

經濟學:模型越來越弘大、研究日益人性化

古典經濟學認為,人的行為是完全理性的,行為目的是使個人利益最大化。但從諾貝爾經濟學獎可以看到,經濟學越來越貼近人性,將心理狀態、人格特質等因素納入考量。經濟模型也更加弘大,將更多的因素融匯其中。

諸多獲得過諾貝爾經濟學獎的泰斗們都將經濟學變得更加貼近生活,而非枯燥的數學模型。比如丹尼爾·卡內曼的錨定效應認為,人們做出判斷時,會不由自主地受到第一印象的支配。去年的諾貝爾獎得主理查·泰勒(Richard H. Thaler)將傳統經濟學與心理學之間搭建了橋樑,將心理學的現實假設納入到經濟決策的分析當中。今年,則將科技與氣候因素以及福利都考慮在內。

數理時代的經濟學研究

數學以及大數據處理對於建立經濟模型至關重要。近些年的得獎成果來看,數學發揮舉足輕重的作用。如安格斯·迪頓最主要的學術貢獻在於提供了定量測量家庭福利水準的工具,以此來更準確地定義和測量貧困;2013年的3位得主因對資產價格的實證分析而獲得殊榮。

長期以來,經濟學被認為是依賴實際觀察的經驗科學或是更依賴推理的思辨性哲學。而現在,諾貝爾經濟學獎更多授予那些從事數理統計分析的經濟學家,深耕古典經濟學的經濟學家們或許更難被諾獎垂青。

今天公布的經濟學獎為2018年諾貝爾頒獎季畫下句點。

由於「#我也是」(#MeToo)運動揭發的性醜聞影響,今年將是70年來文學獎首度缺席諾貝爾獎頒獎季,2018年諾貝爾文學獎將延後,並與2019年的文學獎一同頒發。